第七章 生气了
    幽雪染正在收拾东西时,奚恒忽然递过来一个长方形木盒,说:“这里面是夜兮让我帮她修的东西,你帮我转交给她吧。”

    “我自身难保,谁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她。既然她让你帮忙修理,你就亲手交给她好了。”

    “雪染姐姐,我们现在就要走吗?我姐姐她还没有回来。”

    已经收拾好东西的莫瑶刚从房间里出来,站在房间门口,刚刚退烧,身体还十分虚弱,幽雪染走过去,把莫瑶抱到了沙发上,轻声说道:“瑶瑶乖,莫清有事先离开了,我们现在离开就是要去找她。芷然姐姐和夜兮都和她在一起,所以她现在很安全,你不用担心她的。”

    下意识的就说了谎话,幽雪染实在无法将实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一个八岁的孩子。

    “话说得太离谱了吧,要是她们三个一起被抓,最不安全的就是莫清了。”

    离得远些时,奚恒凑过去轻声说道,气得幽雪染直接狠狠踩了他一脚,还半带威胁地小声说道:“闭嘴。”

    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

    夜昙在森林里找到夜兮时,夜兮吐出来的血把地上的小草都染红了一片,夜昙看了看地上的那摊血,有些意外。

    没想到苏梦樱的封印如此厉害,本来以为施加一些外力就可以破除封印,现在看来,这法子行不通。

    夜昙走过去,将手放在了夜兮的额头上,散发出柔和的白光,过来一会儿,才把手拿开,开口问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伤好的差不多了,想走上次那个通道出去。”

    离开和进入幽冥岛的唯一方法,就是穿梭空间通道。空间通道不止一个,但数量也不多,每一个空间通道都是重兵把守,强闯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拿到合法出岛的凭证。森林里的那个空间通道知道的人很少,自然也不会有人看守。

    “那个通道必须要用长明灯才能打开,你去了也没用。”

    “师傅,灵魂之泪究竟是什么东西?”夜兮见夜昙转身就要离开,急忙开口问道。

    “灵魂之泪只有引路人、圣灵和候选人可以看见,至于究竟是什么,怎样去寻找,就是你要思考的问题了。”

    说完,夜昙就慢慢消失在夜兮的视线里。夜兮站起来,看了看四周的景象,顿时欲哭无泪,师傅啊,我是路痴,您又不是不知道,好歹要告诉我怎么走出去啊……

    ......

    森林的另一处,夜昙看见静静坐在轮椅上的柳亦凝,开口道:“使用的倒是越来越好了。”

    柳亦凝坐在轮椅上,却时常见她一个待着,正是她使用空间属性魂力的效果。

    “让空岚见她一面,对她破除封印也有好处。一味的施加外力,只会伤害到她,就算强行破除成功,也会对她造成无法估计的伤害。所以,倒不如顺其自然。”

    柳亦凝听得出夜昙的不满,开口解释道。夜昙却毫不客气地说道:“苏梦樱并非使她忘记了整段记忆,只是抹去了一个人的存在,是谁你我都猜得到。我觉得夜兮没有记起来的必要。”

    “何必这么说呢?你当年……也是喜欢他的吧。”

    “你难道不是吗?”

    “夜昙你还记得吗?我们九个人刚刚认识的那段时间,是我们这一生中最单纯、最快乐的时光。”

    “单纯?快乐?二十年前你这么说也就算了,二十年后你还能这么说吗?琼染那种狠毒的心思,会是一天两天养成的吗?你现在还可能像二十年前那样喜欢沈空岚吗?”

    “夜昙,你变了,你以前的话没有这么多。左眼是银色的,右眼是金色的,就像师傅的眼睛一样,可你身上总有一股若隐若无的戾气,师傅没有。我曾经好奇过,为什么选了苏梦樱没有选你,师傅的意思是,你并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