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第303节、福薄
    ()    “沈苏,你别这样……”

    “什么这样那样,你不就是嫌我花你的钱了嘛?!”

    “沈苏,我没这个意思!跟你的收入比,这个消费水平确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怎么突然就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辛冉,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以前?你以前怎么对我,你再看现在!别忘了,你说过你要带我去所有我想去的地方,给我所有我想要的东西,过我想过的生活。现在我只是买点东西,你就不满了?!”

    “沈苏,你不要胡搅蛮缠、转移话题……”

    “我胡搅蛮缠?!以前你什么事都做,现在什么都丢给我,以前你什么都听我的,现在什么都是你说了算!工作要顺着你,家里要顺着你,床上还是要顺着你,有一点不满意就给我脸色看。你当我是什么?老婆,佣人,还是你的所有物啊?!”

    “沈苏……”

    听他的话辛冉就慌了,想过来抱他,却被沈苏一把推开了。沈苏直接跑进卧室,从里面把门插上了,任凭辛冉怎么叫、怎么求也不开。

    辛冉本来还想跟他好好谈谈,好好哄哄他,这一下也上火了。插门这是什么毛病,害得他要睡客房,真成女人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各买各、各吃各的早饭,互不搭理。两人冷战了两天,辛冉出差去参加了一个商家的宣传活动,傍晚才赶回来。他打开门就楞了一下,怎么不开灯?沈苏没在家?真离家出走了?!

    黑漆漆的,辛冉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清新馥郁的酒味。等他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才看到沈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他带回来的那瓶苹果酒,眼睛有点红,桌上也并没有菜。

    辛冉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刚想去开灯,就听沈苏叫道:“你舍得回来了?!”

    还是这么个口吻。不过,彼时的愤怒不解早已被此刻的心疼怜惜所取代。辛冉叹息一声,走过去蹲在沈苏面前,才发现那瓶酒已经见了底,“怎么喝这么多?不吃东西一直喝酒会伤胃的。”

    “不要你管!”

    “好了,都是我的错。我给你带了礼物回来道歉,原谅我行吗?”辛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沈苏,“打开看看。”

    “不要!”

    沈苏虽然这样说,眼睛却下意识的转了过来。辛冉无可奈何的笑笑,直接打开给沈苏看。蓝色天鹅绒上,躺着两只小小的耳钉,造型简单,装饰更简洁,只是白金底座上镶嵌着一对隐隐生辉的净水钻。

    “喜欢吗?”

    沈苏把头偏到一边,好半天才答应了一声,“挺好的。”

    “以前……说过给你买耳钉,一忙就混忘了。就是趁这趟出去临时买的,没来得及刻名字,下次吧,好吗?”

    “嗯。”

    辛冉捋了一下沈苏的刘海,露出精致的耳垂,“来,我给你戴起来好不好?”

    沈苏顿了顿,点了点头。

    辛冉还真是没干过这活,好不容易才把沈苏耳朵上那个银塞子样的东西摘下来,对着镜子来回比量了半天,才戴好了一只。

    沈苏透过镜子,凝视着他笨拙的手势,小心翼翼的神情,心里就被酸涩的苦水浸透了,很想放弃,扑进他怀里,说出一切。他用力握着自己的手,指尖刺进手心里,突兀的一疼,好不容易才忍住了。

    辛冉还想拿另一只耳钉的时候,沈苏摆手止住了他,“不用,戴一只就好。”

    沈苏回眸看他的瞬间,银光一闪,辛冉只觉得一滴水落了下来,落进他心里。他心中一动,低头去吻沈苏小小的耳垂,“耳朵长得真好看,这么可爱的……”

    “还可爱呢?!”沈苏抬起头来看着辛冉,“耳朵尖,耳垂小,那天从潘家园出来,门口算命的人说是命浅福薄之相!”

    看着他满脸的倔强,辛冉故意逗他,“耶?算命的不都是瞎子吗?怎么还能看相?!”

    沈苏瞪他一眼。

    “我耳朵长得厚啊,可以匀给你点。”辛冉笑道:“就凭你能找到我这样才貌双全的,就是命好得很,哪里福薄了?!”

    遇见你,认识你,被你爱上,跟你在一起,可能把我一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光了。可是,这仍然是我这一辈子所能遇到的,最幸运的事。沈苏抿了抿嘴,低下头道:“你这是……不生我的气了?”

    辛冉干脆再坐近些,额头贴上他的额头,抱着他说:“谁叫我就拿你没办法呢!我的错,以后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好了。”

    “切!”沈苏鼓了鼓嘴,“你少跟我玩文字游戏!你这意思就是说,你觉得你没错,但是管不了我,是不是?!”

    辛冉低笑一声,搂紧了他,“国与国之间,都是求同存异。人与人之间,也难免在一些小事情上有分歧。不是原则性问题的话,我觉得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