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意外
    好不容易逃出监狱,虽然明天还要再入虎口,但钱渊是铁了心今晚不回去了。

    总得喘口气吧!

    “哥哥,今天是去被相看?”小妹鬼鬼祟祟的低声问。

    钱渊一把将妹妹举起来,在空中荡了荡,“你怎么知道的?偷听墙角了吧,真是鬼精灵。”

    “顾家女在松江名气不小,据说书画双绝呢。”小妹不满的挣扎下地,“哥哥,看中没?”

    “当然……没有。”钱渊撇撇嘴,顾老头是个头铁的,但直爽脾气的外表下还是传统士大夫那一套,估摸他心目中的最佳孙婿是杨继盛那种头更铁的!

    “唉……”小妹唉声叹气,“也不知道日后哥哥会娶个什么样的嫂嫂。”

    “放心,一定找个懂得讨好小姑子的……”钱渊扯扯小妹发髻,“不过……”

    “什么?”

    “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定亲前见面……是不是太唐突了?”钱渊对未来妻子的要求不高,但至少得娶个及格线以上的吧,如果是书香门第,高门大户那就更好了。

    “怎么可能!”小妹晃晃脑袋,“就算是外出上香拜佛,也要掩挡的严严实实,你以为是西厢记啊!”

    大名鼎鼎的《西厢记》中,张生和崔莺莺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寺庙中,可惜现实中,但凡有点地位的家族,未婚女眷是绝无可能和非亲眷的外男偶遇。

    “那当年叔父和叔母……”

    钱渊话说到一半,小妹猛的咳嗽两声。

    “呃……叔母。”钱渊干笑着回身行礼。

    “发髻又乱了。”陆氏一皱眉,小妹立即捂着头闪走。

    “这段时间得平泉公教导,家里又托付叔母照料,侄儿感激不尽。”钱渊又行了一礼。

    “好了好了,一家人说什么外话。”陆氏细细打量钱渊的神色,“渊哥儿,婚姻乃是两家之好,要讲究个缘分……”

    “所以侄儿并不沮丧。”

    “何先生虽是以音律闻名公卿间,但何家亦是松江大族,姻亲故交遍布江南,这件事还要托付给他。”陆氏缓缓道:“刚才听……渊哥儿有意先见一面?”

    “恩。”钱渊总不能说先要看看身材长相,只能说:“侄儿在杭州新交的友人处学了点相面之术。”

    陆氏掩口一笑,年少慕艾的心思她如何不明白。

    “几无可能。”陆氏笑着摇头,“当年我和你叔父相识……父亲刚刚过了院试。”

    钱渊闭口不言心里却是懂得,陆家当年是土里刨食,陆树声还只是个秀才,社会地位不高,叔父才在偶然情况下撞见了叔母。

    但钱渊如今是名满松江的少年才子,更是松江府的院试案首,家里替他挑选的目标定是书香门第,官宦之女,这种可能性就比较小了。

    再开放的人家估摸也就让女儿在屏风后看钱渊几眼,反过来几乎没可能。

    钱渊有点沮丧,得,走一步算一步吧。

    夜深了,钱渊还在书房写陆老头早上给的那三道题,心里却在胡思乱想,白日拜见顾定芳时对方的神情、言语一一浮现,钱渊心里有着难解的疑惑。

    或许明天去问问陆老头?

    视线落在书桌上的汤碗,钱渊联想起母亲送夜宵来时候脸上的苦意,心里胡乱想着,好吧,就算要卖也得找个好买家不是!

    不过,虽然心里有点乱,但晚上的睡觉质量却很好,只可惜这一个多月养成的习惯让钱渊第二天很早就醒了,而且还睡不着!

    侧耳听听家里还是一片安静,就是叔母送来的两个丫鬟都没起身,钱渊洗漱后换了身短打衣衫出门,径直去了杨文处。

    “少爷没回陆宅?”在门口吆喝着的杨文诧异看着钱渊。

    钱渊随口应了声,眯眼看着里面,兵器架上插着从金山卫买来的长枪,刚刚吃完饭的护院们精神抖擞。

    “少爷来了。”王义走过来,“老候还算不错,送来的长枪、腰刀和皮甲都是精品,就是太贵。”

    钱渊点点头,护院们被调教的不错,有条不紊的披上皮甲,排成一排出门。

    “少爷,一起来?”

  &nbs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