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变成蜘蛛的顾尊(情人节求订阅)
    ps:第一天上架,给个订阅吧,太惨了,惨的都没力气爆发。哎

    ......

    石盘山脚下

    石盘小镇,一处酒肆之中。

    此刻,正值七八月份,中午时间。但天色相当阴暗,淅沥沥下着雨。

    由于石盘小镇地处北方,又背靠石盘山,所以哪怕是处于炎热的夏季,由于下雨,也感到阵阵的清凉。

    由于下雨,酒肆今天的生意并不好,只有两三个客人。酒肆的老板早就到了后房,抱着漂亮的老板娘干坏事去了。

    而作为伙计的店小二则头拄着胳膊,脑袋一点一点的,泛着困。

    夏日容易打盹,尤其是下雨时节,不犯困才有鬼呢。

    其实主要是,他昨天听几个住店的客人讲故事听的太晚了。

    这小小的酒肆,别看不大,却五脏俱全。还准备了几间厢房,供喝醉酒的客人使用。

    此刻,昨天喝醉酒的那几名客人,已经起来了。

    肚中空空,所以特地要了一些下酒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外边淅沥沥的雨水,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好半天,才有人开口说道。

    “你们说,石盘山那里真出现了一头大如磨盘的蜘蛛?”

    “那可不咋滴,这几天进山砍柴的人都见到那玩意了,我的老天爷啊,那可真大,腿上的汗毛都比你的手臂粗。”

    “你就吹吧!”

    “别听他胡咧咧,喝酒喝酒!”

    “你看,我说了你们还不信。我那三姑的侄子的朋友的隔壁邻居的妹夫的弟弟,他就亲眼看到过。据说那巨大的蜘蛛,就藏在那座盘丝洞呢,这段时间一直在捕食人类,你们以后进山可小心点吧。”

    “切,盘丝洞的传说你也信?”

    “我看你是真喝糊涂了。”

    “就是,盘丝洞那玩意也就是志怪里的东西,一直谣传在石盘山深处,可是几百年了,也没人见到过。你不提它,我还有点相信巨蛛出现,现在一点也不信了。”

    “嗨呀,你们几个憨憨,算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几个人再次觥筹交错起来,一时间小小的酒肆都是他们几个吆喝的声音。

    酒肆小二也清醒了过来,开始还饶有兴趣的听着,看这几个家伙不再说巨蛛的事情,便继续打起了瞌睡。

    而就在酒肆门口房梁的一角,一头蜘蛛,顺着蛛丝又缓缓的爬进来蛛网之中。

    “真他妈蛋疼,千算万算没算到真变成一头公蜘蛛了。”

    顾尊摩擦着蛛牙,抬了抬自己的一条后腿,颇为无奈的看着。

    对于蜘蛛母巢的情况,其实他和袁子怡设想了很多可能遇到的情况。比如一进入,就被各种各样的蜘蛛围攻,亦或者直面蜘蛛母神等等。

    他们甚至对很多种设想,进行了排序,还有对接各种口号,以免在里面被其他蜘蛛冒充。

    毕竟故事之种太过诡异,谁知道会不会有某种蜘蛛可以模仿他人呢。

    但,无论怎么设想,顾尊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一头蜘蛛。

    我滴个娘嘞,这特么也太搞笑了吧?

    老子又不是你蜘蛛母神的人,你特娘的把老子变成一头公蜘蛛干嘛?以前当过帽子,还冒充过鬼怪,现在倒好,直接进化成一头妖怪了。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

    最重要的,从刚刚偷听来的话,如果那几个喝酒的家伙没有胡咧咧,这几天石盘山中突然冒出来的那头巨蜘,十有八九就是和自己一起进来,却诡异不见得袁子怡。

    “盘丝洞么,怎么跑那里去了?”

    “最重要的,能不能别这么差别对待。袁子怡变成巨蛛,老子就变成一头房梁上结网的小蜘蛛,这体型差距也太大了吧。哪怕是看到自己的蜘蛛老婆也有心无力啊。”

    顾尊心里暗暗的吐槽。

    当然,也仅仅是吐槽。

    现在面对的情况,其实并不算棘手,他以前还当过不能动的帽子呢,现在变成一只可以自己控制的蜘蛛,情况算是很友好了。

    眼前的变化情况,大概率跟他们进入蜘蛛母巢的那一刹那,受到的冲击有关。这很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故事信息覆盖。

    只不过,顾尊因为魅力系统的原因,很快就苏醒了过来。而且还发现,自身的炎僵之种仍旧可以调动,但它的外围,环绕着一层浓郁的故事信息,属于类似于袁子怡的那种蜘蛛气息。

    现在炎僵之种正在一点点的蚕食这些故事信息,一旦突破而出,想必顾尊就可以恢复人类的躯体。

    “这算什么?”

    “一头蜘蛛的妖怪化行的奋斗史?”

    顾尊自嘲着。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袁子怡,后者没有魅力系统防护,一定坠入了胎中之谜般的迷惑中。

    现在那头巨蛛,在顾尊想来,很大概率并不是袁子怡本身,而是当初的那股信息冲击后,从她体内复苏出现的山蜘蛛。

    如此一来,拖的越久,对她晋级越不利。一旦这头山蜘蛛完成了某种事件后,说不定就会彻底复苏,而袁子怡也会不知不觉中死去。

    “只是,你让我着小身板怎么进入石盘山中寻找啊。”

    “明知道自己的蜘蛛女友就在那里,却无无法去寻找,这小胳膊小腿的,蛋疼!”

    顾尊再次抬了抬自己的蜘蛛腿,越发的郁闷。

    炎僵之种想要解除故事信息的封锁,还需要一定时间,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必须尽快寻找到袁子怡,否则等待他化形而出,黄花菜都凉了。

    在顾尊思考的时候

    突然

    砰的一声,酒肆之下似乎传来了争吵。

    “哼,你们居然不信老子。”

    “很好,老子非要证明给你们看。”

    “等着,我现在就收拾家伙,准备东西,老子非得去山里亲眼瞅瞅不可。”

    “你们几个谁敢跟老子去?别到时候被老子找到了那头巨蛛,一个个又不承认了。”

    “去就去,谁怕谁!”

    “走着,老三,咱们就陪这家伙走一趟,带齐了家伙,真要有巨蛛,操家伙就把它剁了,我想那些达官贵人大老爷们,一定会喜欢这种稀奇收藏物的。”

    几个人说走就走,扔给了酒肆小二一定银子,便匆匆离开了酒肆,去准备进山用的物资去了。

    而谁也没有发现,在他们离开的那一刹那,一头小蜘蛛,降落在了某个人的后背上,悄悄地爬入了衣服的缝隙之间。

    关于山蜘蛛的故事,即将从此刻开始。

    新的故事,成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