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道玄魔心起
    第二百五十九章道玄魔心起

    此时青云门大殿内

    道玄道:“我从逸才那里听说,这次焚香谷的李珣因为想要击杀黄鸟,差点被叶修当场轰杀了,他能够收复黄鸟,显然修为又是提高了不少,行事也是霸道了许多,要是知道这次的连亲,他恐怕不会甘休的”

    老人看向道玄微微一笑,道:“水月怎么看?”

    道玄向着祖师牌位行了一礼,淡淡道:“不久前,我听说焚香谷那里发生大事,好像发生剧烈的爆炸,昨日我派那个女弟子单独前去焚香谷查询此事,水月师妹也是不曾反对的”

    “哦?是吗?”老人仿佛有些感伤,良久喃喃道:“她也这样子吗?”

    接着,老人忽的看向道玄,脸色闪烁着莫名的神色,道:“要是在十年前,也许你会一口回绝云易岚的提亲吧”

    道玄脸色一变,道:“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做的不对吗??”

    老人叹了口气,凝视着前方青云门祖师的牌位,隐身在黑暗中,最后才淡淡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自从十年前正魔大战后,这十年来,你越来越迷恋权势了”

    道玄一怔,良久才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老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说的是,自从你使用了诛仙后,对实力和权势愈加迷恋,已经被诛仙的无敌迷惑了,戾气早已入体,心魔吞噬着你的道心”

    道玄脸色大变,转过身,死死地盯着老人,老人叹了口气,走到祭桌前,点燃三支香,神色凄凉,恭敬的拜了三拜。

    焚香谷。

    天香居。此处正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岚的居所,也是他的闭关之地。

    这里是焚香谷的另一个禁地,除了少数的人能够进去外,其余的人是禁止入内的,而云易岚,在天香居已经闭关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就是不久前玄火坛除了大事他也是不曾出关。

    他在那个小院之中,究竟闭的是什么关?

    这个疑问,不时萦绕在许多焚香谷弟子心头。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上官策在清晨微带湿润的空气中,轻轻推开了这扇门,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上。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彷彿尘世的纷扰都被他举手之间,关在了屋外。

    上官策定了定神,径直走到里屋,来到一个柜子旁边,拉开左边的抽屉,把手伸进去似乎转动了什么,片刻之后,低低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整面墙壁,缓缓向右边退去,露出了坚硬的山壁岩石,和中间开凿出来的仅容一人行走的暗道。

    上官策没有犹豫,走了进去,他身影消失在暗道里面不久,这扇门又缓缓合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这条暗道并不长,他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一个与刚才外面里屋差不多大的石室。石室中空无一物,却有一面屏风,横在中间,挡住了他的目光。

    忽然,从屏风后面,传出一个苍老之极的声音:“是上官师弟吗?”

    上官策向前走了两步,在距离屏风还有四、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恭声道:“正是,师兄,你的身子还好吗?”

    那声音看来就是名动天下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了,只不知道为何,往日与青云门道玄真人、天音寺普泓大师齐名的这位正道巨擘,此刻的声音听起来,几乎就像是一个精气涣散、中气不足的垂死老头。

    只听他似低低笑了一声,淡淡道:“我的身子?还好的起来么,就这样罢,慢慢等死就是了。”

    上官策脸上神色一动,表情大是复杂,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云易岚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截断:“事情怎么样了?”

    上官策沉吟片刻,道:“大概查出来了,出事那晚暗中挑动鱼人的,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想来她是因为在死泽之中,合欢派门下被鱼人所杀,所以辣手报复。”

    云易岚在屏风后面沉默了片刻,声音忽地沉了下来,道:“那她对我们暗中谋划的大事,可有察觉?”

    上官策身子忽地微微一顿,只这片刻间,那个屏风后面的声音突然充满了威严。

    “以我看来,还没有。”

    “那就好,”云易岚明显松了一口气,道:“否则事情泄露出去,多年心血,不免功亏一篑。”

    上官策点头道:“师兄放心就是。”

    云易岚顿了一下,道:“那个潜入玄火坛放走九尾天狐妖孽的人,查出来了没有?”

    上官策道:“昨晚李洵师侄与柯如晦在天水寨附近追踪到金瓶儿,听他今早回来诉说,魔教鬼王宗的张小凡也现身那里,幸亏昨晚前来南疆代表道玄真人探问师兄的青云门陆雪琪半路路过,施以援手,这才得以摆脱二妖人夹攻。”

    “哦?”云易岚的声音停了一下,道:“莫非你认为就是那张小凡?”

    上官策摇头道:“以我看来,应该是他,那天潜入玄火坛的人修为之高,不是张小凡能比的”

    说道这里,上官策微微一顿,见云易岚没有说话,才继续道:“据李洵师侄说,这人应该就是和张小凡一起来的人。”

    “是吗?”云易岚的声音有些凝重,叹声道:“世间高人果然极多,我们的大事也要赶紧了”

    说到这里,云易岚叹了口气,随即道:“你去吧!此间事情,还是由你主持好了。”

    上官策点头,道:“是。”

    说罢,转身而去。

    离开了天香居,上官策走出了那扇门,不知怎么,以他这等的修行,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他定了定神,沉吟片刻,便向外面走去,一路上熟悉的七转八折,来到了一处看去颇为雄伟的殿堂面前,牌匾上挂着三字:

    山河殿。

    这名字配着这座高大雄伟的殿堂,倒真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焚香谷先人建造这一座殿堂用来会见客人的时候,心里也想着有朝一日,冠绝天下的滋味。

    殿里面有人坐着,除去一旁站立的焚香谷弟子外,这里的客人主要都是前来问候的正道中人,大致有十几人不等,李洵正与他们坐在一起相陪。

    而在上官策的眼中,其中最重要的,其实也莫过于坐在最上头的两个人。

    陆雪琪。

    法相。

    这两个当今两大名门巨派的出色弟子,出来自是代表了他们身后的门派,所以年纪上虽然不如其他一些老人,但位次却反而在前。

    法相依然是月白僧袍,一脸和蔼微笑,与李洵微笑谈话,应对得体。

    而李洵与法相也算是相识许久,见面倒也有几分欢喜,言谈颇欢,只是谈笑之间,他的目光却不时向坐在法相身边的陆雪琪身上瞄去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