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张小凡至
    第二百五十八章张小凡至

    曾几何时,那个大竹峰的小师弟,如今却沉沦在红尘翻滚的波涛中,随波飘荡。

    人生真是寂.寞呀……

    月下男子,低首无语。

    “嘶!”

    远远的一声破空声音,悠悠传来。

    只见天边一道白芒,如夜空中掠过的流星一般,划过天际,越过天水寨的上空,向西方落下。

    而在它后头,竟还有三道光芒,紧追不舍。

    张小凡自然一眼便看出这四道光芒正是修道中人御空而行,只见这四道光芒在夜空云层里前后追赶,虽然后面三道光芒始终追赶不上前面那道光芒,但逃跑之人却也无法逃脱。

    最先的那道光芒似乎做了决定,从天空中落了下去,看那方位,正是天水寨的西南方向。随后,追踪的那三道光芒也落了下去。

    张小凡见状,也难忍寂寞站在此处,只见他右手一挥悄无声息的化作青光,向那四道光芒落地之处飞去。

    只待他接近此处时,一声沉闷的低呼,从前方传来,随即有一声愤怒中夹杂着熟悉的笑声传来,张小凡微微皱起眉头。

    这笑声柔媚入骨,隐隐有惑人心意的力量,正是金瓶儿的声音。原本静止无人的街道上,残垣断瓦,一片凄凉景色。这时候天色又是清朗了几分,云层渐渐散去,月光渐渐明亮,将这个荒废山寨照的有几分光亮。

    金瓶儿脸上依旧挂着她那永远不变的微笑,笑吟吟地站在街道正中,面对着她身前的一个正怒目而视的年轻男子,这个人,却也是他所认识的,焚香谷的出色弟子——李洵。

    而在他身后的街道之上,还有一个倒在地上的焚香谷弟子,看样子就是刚才被金瓶儿所伤,衣衫上从左胸开始直划而下,有一道很大的伤口,正无力地呻吟着。

    只是张小凡的目光,在这三个人身上只不过转了一转,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完全落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身上。

    凄清夜里,荒凉街道,金瓶儿身后残留的一栋荒废小楼,有一个女子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站立于屋檐之上,临风而立,衣裳徐徐飘动。雪一般的肌肤,在月光清辉之下,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苍白颜色的绝美女子。这夜色,这月光,原来是因为她才这般幽美明亮的吗?陆雪琪!熟悉的明眸中,倒映着是谁的影子?张小凡怔住了。

    “是她!她不是回青云门了吗?”张小凡忍不住的自言自语起来。

    在黑暗中,他静静眺望着那仿佛出尘一般的女子,整个尘世的风霜,十年的岁月,却仿佛根本不曾沾她丝毫,所以让人望去,第一眼的,便是她在月光中,那仿佛清冷仙子一般的身姿。

    “妖女!”李洵英俊的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他和陆雪琪一前一后堵住了金瓶儿,但刚才落地的时候,这魔教妖女突然发难将他身后的那个焚香谷师弟以“惑心之术”蛊惑,随即以紫刃伤之,若不是李洵出手,只怕这师弟就此丧命。

    张小凡再也坚忍不住了,现出了身影,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三个人。

    陆雪琪好像也发现了他,原本冰冷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片刻的笑容,也不禁的向他走来。

    这一刻,四周一片安静。

    夜色深深,正是凄凉时候。

    长街寂寂,明月悬挂天际,清辉洒下,将伫立在荒凉街道上的两个人,拉出长长的影子。

    陆雪琪手中的天琊,闪烁着幽幽的蓝色光芒,慢慢地垂下,收回。

    陆雪琪凝望着面前这个男子。月光下,张小凡忽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受。

    没有动手,没有厮杀,更没有受伤流血,可是不知怎么,他每一次面对着这个美丽女子,在她眼眸注视之下,总有种莫名的情绪。

    清冷如雪的绝世容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