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准备工作
    秦禹安见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就去洗了水葡萄,把榴莲肉分到盘子里,放上勺子,这才端了出去。

    “酒少喝点,吃葡萄吧,还有冷冻过的榴莲。”

    唐平见了,起身去厨房帮忙把盘子都端出来,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盘子里比较大块的榴莲肉都是朝着郑晓欣这边的。

    李年月不吃榴莲,她抓了几颗水葡萄说:“我去看看小鹦鹉。”

    唐平拿了一颗水葡萄:“这个葡萄的颜色怎么是蓝色的?”他撕开皮吃了一口果肉,汁水充沛,又不会甜得发腻,让人吃了还想吃。

    秦禹安看了唐平一眼:“蓝色的葡萄有什么奇怪的?”虽然市面上不常见,当不代表没有这个颜色。

    郑晓欣一个眼神都没给水葡萄,拿了一盘榴莲果肉低头就吃。

    冰冻过的榴莲肉她并不是第一次吃,但是这个吃起来有点不一样,口感更加的绵柔、香醇。

    唐平见秦禹安也端了一盘榴莲在吃,想着要不自己尝试一下?

    他正想着,就看到李军扬把装田螺的盆拉过去,当即就把榴莲抛到脑后,还是多吸几个田螺吧。

    郑晓欣吃了一盘榴莲肉,就撑得什么都吃不下了,只能恋恋不舍地看着桌上的盘子,“秦禹安,你这榴莲哪买的,是我吃过最满意的榴莲之一。”

    秦禹安笑了笑,没有解释来源,而是转移了话题:“我农场种了五十棵榴莲树苗,最快明年也能结果了。”

    “真的?”郑晓欣满心欢喜,“秦禹安,你的农场弄得还不错啊,那空心菜的味道也很好,听唐平说南瓜花也不错,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种田小能手。”

    秦禹安不自在地笑了笑,他哪里是种田小能手,全靠系统好吗?

    唐平把盆里的田螺扒拉到自己碗里,听到郑晓欣这话,他点着头说:“我也觉得安哥厉害,那南瓜花鸡蛋饼是真的好吃,我请外婆再做一次。”

    秦禹安把盘子里的榴莲吃完,看着桌子上剩下的没人动,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不再吃一盘?

    这时,陈老师和另外两个阿姨来找黄玉香,说要去排舞。

    这下着雨,黄玉香连忙把人招呼进屋喝茶,秦禹安见了,就把剩下的水葡萄都洗了,拿去招待客人。

    黄玉香看到桌上榴莲,忙说:“小安,装几盘榴莲吧。”

    秦禹安看了下人数,把榴莲果肉分成四份,送去时他听黄玉香跟陈老师她们谈话,才知道她很喜欢吃榴莲。

    他很惊讶,怎么都没听外婆她老人家说过?

    不过想想榴莲的价格,黄玉香自己是舍不得买的,而儿女又哪里会想到呢?

    不过没事,他已经种了那么多棵榴莲果树,还怕会吃不上榴莲吗?

    家里来客人,秦禹安就带着唐平他们去了农场,刚到大门口,黑云、黄云就叫了起来。

    李年月快走几步,看到栓在走廊下的两条狗,看着胖了不少,皮毛油光水滑,精气神很足,显然它们被照顾得很好。

    两只狗看到李年月,朝她叫唤了一声,就想往她身上扑。

    秦禹安他们落到后面,看到这情景都有些意外,没想到黑云黄云还记得李年月。

    郑晓欣笑着说:“年月还是那么受动物欢迎。”

    “她在防疫站工作,平日里兼职兽医,什么动物到她手里都跟小绵羊一样。”

    唐平在一旁补充:“年月确实厉害,当年京市最好的宠物医院开了高薪请她留下她都没答应。”

    “那是年月不习惯大城市生活。”郑晓欣说道,“所以我们就一起回来啦!”

    一旁的李军扬突然说:“小猪回来了。”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之间小猪翘着长长的尾巴,从猪圈顶走过,然后一跃而下,一路小跑着,就到了几人跟前。

    “小猪。”李年月高兴地叫道。

    小猪“喵”地叫了一声,不理会朝自己叫着的两只傻狗,绕着秦禹安转了一圈,它要吃小鱼干。

    秦禹安蹲下来摸摸小猪的头,这么多人看着,小鱼干拿不出来。

    小猪叫秦禹安不给小鱼干,叫了两声去找李年月脚边,它动了动尾巴,蹭了下李年月的脚踝,然后就跑了。

    “小猪胖了一些,不过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喜欢人多。”李年月朝秦禹安点头,“你把它们养得很好,不过还是要定期打疫苗、除虫。”

    秦禹安才把这事记下,唐平就说要带着人去看他的那亩稻田。

    李军扬拿了几个小竹篮给他们,无论是想捡田螺还是摘什么,这篮子都能装。

    老杨和黄婶下午来得比较晚,原来是要培育晚稻秧苗了。

    秦禹安才知道,原来芒种期间要开始播种晚稻秧,他们稍微晚了几天。

    他想到自己手里的绿糯稻,这时候再拿出来处理会不会太晚了?

    晚稻的品种秦禹安依然不清楚,是罗向阳和老杨决定,据说是当地的老品种,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找来的。

    现在播种的都是高产、抗病、扛倒伏等的杂交水稻,老品种几乎消失不见了,难为他们还能够找到,这可不容易。

    秦禹安琢磨了下,打电话问他糯稻的事情。

    罗向阳听说秦禹安要种糯稻,把他骂了一顿,责怪他怎么不早说,错过时间,这糯稻长得就不会好。

    秦禹安不由缩了下脖子,他这不是忘记了吗?

    “你买的什么糯稻品种?”罗向阳从村里的老年活动中心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秦禹安给的绿糯稻。

    “长粒的?颜色不白,新品种?”罗向阳嘀咕了两句,拿手把这些种子翻了翻,“都还挺饱满的,这两天我帮你处理了,先播种了再说。”

    “外公,这些稻种能种多少田?我打算种到金钩湾那边。”秦禹安怕绿糯稻和晚稻秧种在一起,扬花的时候杂交了。

    “这些糯稻也就五斤左右,扣掉损耗率,应该能种一亩多的水田。”

    罗向阳板着脸说:“如果你要种到金钩湾的话,那边得再多下点肥料。”

    秦禹安乖乖地点头应了,心里又愁了起来,继续买粪肥?

    所以这种田,往往是节气还没到就要准备起来。

    村里那么多人不爱种田,就是因为花费的工夫和时间跟收获不成正比,除非机械化或是种植价值高的经济作物,赚头才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