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来客
    秦禹安看着网店后台的那一个订单,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开了头后,接下去又陆续有了订单。

    秦禹安一看,后面新增的几个都是隔壁省的,只定了一斤,估计是想尝尝鲜。

    秦禹安在心里算了下杨梅的产量,后台限制了数量,以免出现卖多了没货的情况,虽然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

    他点开蜜.恋的围脖,发现粉丝增加了不说,最新的南瓜花照片下,还好多人在流言、打卡。

    而一搜索围脖南瓜花酸奶酿,很快就出现了一排排相关围脖。

    一样东西一旦形成热门了,就很容易被人模仿。

    秦禹安有点担心叶雨嘉那边销量下降,南瓜花需求量降低,自己的收入要短一截。

    他给叶雨嘉发了两条信息询问下情况。

    怕订单多,吃不下单子而秃头,又怕订单减少而郁闷,总之,这心理真是矛盾。

    因为下雨天,明天南瓜花肯定是不足数量的,甚至卖相都要差一些,秦禹安得提前跟叶雨嘉打一声招呼,这完全是不可控现象。

    “没事,明天量可以减少,跟以前的一样就行了。”叶雨嘉回了一段语音,她那边似乎有一点忙,背景音嘈杂。

    秦禹安回了个好,心里却有点不好的预感,应该是蜜.恋的竞争对手也出了类似的了,引走了客流。

    他叹了口气,还以为自己家的南瓜花很能打呢。

    第二天,雨还在下,秦禹安和老杨从田里巡视一圈回来,得知南瓜花才被拿走。

    黄婶比划了一下,说今天开花的少,摘得不多,不够以往的量,担心叶雨嘉会生气。

    秦禹安摆手:“黄婶,没事,我会跟叶老板解释的。”

    下雨天,能做的活上午就做得差不多了,唐平和李军扬就跑去刷田螺,准备让黄玉香给他们炒了吃。

    秦禹安就躲在仓库里,偷偷地把配香云菇的培养料。

    秦禹安配了种培养料,一种加入了发酵过的牛粪肥,另一种则是单纯的木屑、叶子、麦麸等。

    他总共做了八个五十厘米长条形的培养料,其中一半用了灵水,另一半用普通的井水,至于结果怎样,只能交给时间来安排了。

    秦禹安仔细地洗了手,绕到小楼后去看他的丝瓜矿泉水幼苗,不知道这些小家伙的适应力强不强?

    他已经决定好了,等丝瓜幼苗能够移栽了,他就把空心菜地和红苋菜地都给挖掉,种上这个丝瓜矿泉水。

    就冲着丝瓜矿泉水以及丝瓜水的功效,这两样东西能带来的收入,那是这两样蔬菜无法比的。

    秦禹安检查完丝瓜幼苗,顺便绕到鸡棚那边,若是鸡淋雨的多,就要考虑把暖灯打开,升高温度烘干羽毛。

    而跟小鸡相反的是猪棚那边的鸭和鹅,兴奋得嘎嘎嘎直叫。

    “安哥,你快过来,外婆已经下锅炒田螺啦!”唐平的电话一打过来,秦禹安就听到里头传来的田螺撞击铁锅的声音。

    “还有,晓欣和年月也买了卤料和酒,已经快到了,你快点过来帮忙招呼。”

    秦禹安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唐平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没想到唐平竟然还叫了两个姑娘上来农场,这下雨天,压根就没什么好玩的。

    秦禹安想了想,从系统包裹里拿了两串水葡萄,倒了一两升矿泉水瓶的杨梅酒,最后又从冰箱冷冻柜里拿出前些天冻进去的榴莲肉。

    他提着篮子数了数,这些东西都不那么显眼,应该不用怕露馅了。

    秦禹安还没走到外婆家门口,就看到一辆红色小轿车停边边上,走近了一听,屋里外婆的笑声特别爽朗。

    他一跨进大门,唐平就看到他了,“安哥,你也太慢了,罚酒一瓶。”

    秦禹安提着篮子走过来,看着桌上用铁盆装着的田螺,再看已经摆好的各种卤料,以及地上的两箱啤酒。

    这有吃有喝的,晚饭还用吃吗?

    黄玉香吃了两个田螺就不吃了,推着秦禹安上桌招呼客人,特别是那两个姑娘,主动一点,说不定媳妇就有了。

    秦禹安不爱吃田螺,而郑晓欣她们买的这些卤味是老字号,他就比较中意那鸡爪。

    大家都是年轻人,吃吃喝喝再聊聊天,感情一下子拉近了。

    飘飘围脖黄玉香放了出来,它当即就扑棱着翅膀往李年月身上扑,“嘎,美女!”

    唐平意味深长地看了秦禹安一眼:“安哥,你家这鹦鹉很会讲话啊!”

    秦禹安看了唐平一眼:“这就是只大懒虫,根本就不会讲话。”

    实际上飘飘说话比其他鹦鹉要早很多,学习能力不弱。

    但他老郁闷了,飘飘完全不亲近他,黄玉香和罗向阳又宠着,这只小屁鸟可得意了,丝毫不把他给放在心上。

    飘飘似乎知道秦禹安在说它,当即就拍着翅膀叫起来:“你才大懒虫,你才大懒虫。”

    李年月伸手把飘飘抓在手心,笑眯眯地把它全身都捏了个遍:“这是只公的,羽毛长得还不错,就是爪子和喙还嫩了一点。”

    飘飘也没想到自己落到李年月手中就被蹂·躏了个遍,一得到机会就赶紧扑棱着飞走,“外婆,外婆,外婆啊!”

    “哈哈哈!”所有人听着这声音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年月想起秦禹安领养的动物:“小猪它们怎么样?在农场还适应吗?”

    “小猪适应得特别好,你也看到我的朋友圈了吧,它放到农场就抓了一只大老鼠。”唐平迫不及待地说道。

    “可惜的是,小猪现在神秘着呢,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它了。”

    秦禹安笑着说:“小猪是有一点神出鬼没,不过我经常见到它。”专门挠窗户来讨小鱼干吃。

    李年月笑道:“看来是认你这个主人了。晚些时候我过去农场看看,看小猪还认得我不?”

    她又接着说:“一般来说,收容所的动物被收养后,我们会电话跟踪情况。”

    “这次晓欣约我来农场,我就过来看看几个小家伙在这生活得怎样。等会可能还要检查一下,希望你别介意。”

    秦禹安摆摆手:“怎么会?我还希望你帮我教教黑云和黄云,怎么让他们听从命令,这样我才放心把它们放出去。”

    “这个得你亲自教,晚些时候我给你一些资料。”李年月听了秦禹安这番话,虽然还没看到三只小动物,但她相信它们都不会过得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