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诱导器
    郑晓欣回家前,特地绕到花店去买了一把的粉玫瑰,回到家里时,罕见的,郑妈妈还没做好晚饭。

    “妈,你晚上跳舞来得及吗?”郑晓欣把玫瑰放到阳台上,朝厨房喊道,要知道郑妈妈每天的广场舞从不迟到。

    “群里说了,今晚推迟半个小时。”郑妈妈说着,打开了油烟机,开始爆炒空心菜。

    她家吃空心菜,叶子和茎分开做,叶子焯水再用蒜蓉酱凉拌,茎秆就折成段加辣椒爆炒。

    郑晓欣拿着剪刀,剪短玫瑰的茎,插到瓶子里,不一会几个细颈瓷瓶就查着高矮不一的粉色玫瑰,还挺好看的。

    她左右端详了一番,很是满意,正打算把瓶子摆放到桌上,就闻到一股有点特别的香味。

    她抬头一看,郑妈妈端着一盘菜从厨房出来,那盘子里的菜她很熟悉,但味道怎么说呢,跟平时吃的有点不一样。

    “妈,你加了什么调料吗?”郑晓欣也不管那玫瑰花了,洗了手,走到餐桌旁,伸手就抓了一根空心菜茎扔进嘴里。

    “好吃,特别下饭。”她朝郑妈妈竖起一根大拇指,准备再抓一根,就被筷子给挡开了。

    “去去去,哪有用手抓菜的?”郑妈妈把筷子塞到女儿的手中,“问下你爸爸到哪了?”

    郑晓欣又吃了一口,感觉自己有点停不下来,清脆可口就不说了,关键是它的鲜甜味并没有流失,感觉特别的对胃口。

    “妈,你还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炒菜就会那几样,下调料的顺序都没变,是菜好。”郑妈妈就把自己在广场舞群里买了空心菜的事儿说了。

    “那两个年轻人不错,听说是山上的农场,难怪味道不错。”

    或许是地理环境的原因,反正山上的菜就是比山下的菜味道好,像郑妈妈这样的家庭主妇,对这些最是清楚了。

    郑晓欣帮着忙盛了三碗饭,听郑妈妈这么说,突然有个猜测,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这时,郑爸爸回来了,郑晓欣想,算了,等吃晚饭再发信息确认一下好了。

    一家三口在饭桌旁坐下,各持一双筷子,飞快地朝桌子上的三盘菜进攻。

    而此时,秦禹安他们把箱子搬进房间,黄玉香的完饭也做好了。

    晚饭人多,黄玉香做了一大锅的白米饭,炖了一锅的冻豆腐红烧肉。

    虽然猪肉是超市买来的,但黄玉香有自己独特的配方,汤汁浓郁,猪肉软烂,特别是那吸饱汤汁的冻豆腐,更是大家的最爱。

    还有红烧老豆腐,豆腐切成三角形,先两面煎得香脆,也可以下油锅炸。

    然后锅里用蒜头片爆香,倒入煎好/炸好的豆腐,倒入老抽、耗油等调好的酱汁,小火闷煮,确保豆腐吸饱了汤汁,最后要出锅前撒一把蒜苗叶,别提多香了。

    然后还有酸辣土豆丝、西芹炒香肠,还有必不可少的产自农场的空心菜和红苋菜,大家忙了一个下午,总得尝尝这个菜的味道。

    唐平听说空心菜和红苋菜都卖光了,心疼得很,开饭后,筷子就朝着两样青菜去了。

    作为这个季节最常吃的两样青菜,只一口,大家就尝出了不同,因此这两道菜也是最先光盘的。

    谁也想不到这是秦禹安浇过灵水的关系,都认为农场的土质好,秦禹安会种田。

    然而秦禹安却心虚得很,雨灵瓶已经见底了,最近也没看下雨,他就没法收集雨水酿成灵水。

    空心菜和红苋菜都是那种割了一茬还是能再继续长,但没有灵水,味道还会保持吗?

    他倒是试过把雨灵瓶放到窗台上让它吸收露水,然而那量实在是太少了,对农场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

    吃过晚饭,罗向阳继续招呼大家去泡茶,电视里播放着新闻联播。

    在新闻里,每天总会有几分钟关于火星的内容,大家往往都会很关注。

    此外,就是一些国内外的各种新闻了。

    秦禹安注意到新闻报道,说是国外有人利用诱导器诱导某些成瘾性植物,或许新型的上瘾成品,对社会和人危害巨大,要求人们提高警惕,杜绝此类物品,保护自身生命财产安全。

    事物总有正反两面,诱导器它诱导植物变异,诚然增添了许多餐桌新品种,也多了许多的植物材料,但是相对应的,负面影响并不少。

    国内此类的新闻并不多,主要还是对方便把控比较严格。

    唐平瞅了眼电视新闻,想到自己今天载来农场的东西,不由缩了缩脖子。

    等路又声开着车子离开,李军扬躲进房间玩游戏的时候,唐平就把这个事儿给坦白了。

    “……”

    秦禹安一时说不出话来,惊喜没多少,惊吓居多。

    “这东西就算是二手的,也多的是有人要,你就这样运来农场了?”

    “证件呢?还有这个钱要怎么算?”特别是后者,秦禹安只觉得两眼发黑,他欠的债已经够多了。

    “证件我大哥那边会帮忙弄齐,就是你的农场以后会有个挂名研究所,你不介意吧?”

    唐平此时想到后续的事情,顿时更心虚了,他之前完全就没想过这些问题,也没想过要咨询下秦禹安的意见。

    他现在就担心秦禹安生气,他们不会因为这事连朋友都没得做吧。

    秦禹安皱着眉没说话,诱导器这个东西,简直不要太适合自己。

    诱导中有不可控的因素,谁也不知道诱导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植物。

    他本来就在发愁从系统中拿出来的种子要如何解释来路,现在有这个诱导器存在,确实能够掩人耳目了。

    但是农场挂名研究所下,这个问题比较麻烦,特别是农场内那些特殊植物的归属。

    若是以后因为这个而扯皮,那会真的让人想要问候对方全家的。

    秦禹安看了忐忑的唐平一眼,觉得有必要跟他谈一谈,诱导器这么重要的东西,他弄什么神秘感,直接跟自己说啊!

    “唐平,过来,我们好好聊聊。”秦禹安一把勾住唐平的脖子,往楼上走去。

    小猪不知道啥时候蹲在楼梯口,尾巴在身后一扫一扫的,好奇地看着两人。

    一看到小猪,秦禹安条件反射地赶紧查看四周,生怕它又把死老鼠或是死鸟啥的带回来当礼物。

    这小家伙的的狩猎能力太强了,秦禹安不担心它在外头受欺负,只担心它会不会把别家的小动物给祸害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