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做不了主
    罗向阳也跟着踏进大厅,看秦禹安动作生疏的泡茶,就自己亲自上手。

    一番交谈后,得知李军扬也是na市的人,不过当年为兄弟义气,过失伤人而进去呆了两年。

    罗向阳听了,手上不由一顿,把李军扬的茶杯添满:“农场的活并不轻松,也能包吃住,就是工资会低一些。”

    “都行。”李军扬沉默地说道。

    秦禹安默默地观察着李军扬没说话,看着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不像是个冲动的,当年会为兄弟义气而犯事吗?

    不过看老爷子的样子,显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不过秦禹安也没有拒绝,给人一个机会不是吗?

    黄玉香见罗向阳去叫人吃早饭去了好久还没回来,就打电话来催。

    罗向阳乐呵呵地接了电话,告诉黄玉香他们马上就过去,就让秦禹安去叫唐平吃早饭。

    唐平一醒来就趴在床上玩游戏,一听要吃早饭了,慌忙去洗漱,然后就一脸湿漉漉地出来了。

    有唐平这个话痨在,本来有想尴尬的气氛瞬时活跃起来了。

    出农场前,秦禹安注意到昨晚装有死老鼠黑色袋子不见了,是老杨和黄婶过来了?

    早饭是用高压锅压的红豆稀饭,配上酸豆角炒肉末、蒸蛋、凉拌空心菜。

    看着简单,但每一份的量都不少,黄玉香见多了一个人,忙又去炒了一盘小青菜,倒了一碟的腌藠头出来。

    藠头这东西看着有点像葱头,味道略有点辛辣,喜欢的人很喜欢,不喜欢的人是一口都不碰。

    秦禹安喜欢糖渍,夹一颗放嘴巴里嚼,等差不多了再喝一口稀饭,别提多爽了。

    唐平瞅了那碟藠头一眼,默默地舀起一勺鸡蛋羹,搞不懂怎么有人那么喜欢吃这种东西,鸡蛋羹多好吃啊!

    “外婆,您太厉害了,这么简单的鸡蛋羹也能做得这么好吃,又滑又嫩,那香味也特别浓郁。”

    黄玉香笑眯了眼:“好吃就多吃一点。”别人对厨艺的肯定就是对她的赞赏。

    秦禹安舀了一勺的鸡蛋,仔细吃了一口,果然跟以前黄玉香做的有些不同。

    他想到自己上回喂鸡喂过少许的榴莲味蛋壳,这就是吃了蛋壳的母鸡下的蛋?

    应该是喂的分量太少的关系,鸡蛋的加成效果还没到惊艳的地步,但确实比平时的土鸡蛋好吃。

    “这几天鸡鸭都有下蛋,我卖了点给你那朋友,这两天攒攒,我再**蛋糕吃。”黄玉香笑眯眯地说道,“再做一小缸咸鸭蛋。”

    秦禹安点头:“外婆,有什么需要帮忙,我随叫随到。”

    “对对对,外婆,我们年轻人勤快着呢。”唐平说道,为了好吃的,多做点事算什么。

    黄玉香笑眯眯的,“好啊。”家里多了人,真是热闹,饭都能多吃半碗。

    吃过早饭,秦禹安看到飘飘还在鸟笼里,想说带着它去农场,但想到待农场里的小猪,瞬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他逗着飘飘说话,然而飘飘转动着那绿豆大小的眼珠子,就是不理会,偶尔还会发出难听的“嘎嘎嘎”笑声。

    秦禹安想到关于彩虹鹦鹉的描述,模仿力强,善歌舞,可是飘飘是变异的,它还会具有这些能力吗?

    他伸手去摸飘飘的头,它还算柔顺,乖乖地任摸,或许知道他才是它的主人吧。

    他逗弄了好一会鹦鹉,把它弄得烦了,飞到笼子的角落里就是不出来。

    秦禹安遗憾地叹口气,看李军扬、唐平和罗向阳已经往农场方向走去,他忙跟了上去。

    刚到农场,老杨骑着摩托车刚好在小楼停下,拿着手机给秦禹安看上头的字,说死老鼠他都拿出处理了。

    秦禹安心念一动,问老杨:“还有许多死老鼠?”

    老杨点头,伸手比了个五的手势,还比划了下。

    “很大只?”秦禹安问到,见老杨点头,他不由笑着说道,“小猪也太勤快了,这一晚都在抓老鼠了。”

    他想起一旁的李军扬,对老杨介绍说:“老杨,这是新来的李军扬,晚些时候,你带一带他。”

    老杨笑着应下了,农场多一个人,就能够多干一些活,大家也能更轻松。

    秦禹安把李军扬安排在二楼楼梯转角的屋子,现在人还少,一人一间屋子是够的。

    现在这个季节,要忙的事比较琐碎这,主要是除草、浇水一类的事。

    肥料不足,一直是秦禹安的一个心头大患,现在多了李军扬一个人,他觉得可以把养猪这件事给提起来了。

    一上午,秦禹安就带着李军扬把农场转悠了一遍,熟悉了一下,然后就去修理猪圈。

    猪圈是早年修建的,红砖、水泥地、水泥屋顶,并排的一个个格子间,总过有两排共十间。

    而猪圈的右下方,修建了两个圆形池子,有粗大的水泥管道跟猪圈相连。

    两人把猪圈破损的地方修好,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中午,黄玉香已经在喊他们回去吃饭了。

    回去的路上,秦禹安想,现在又多聘请了一个人,他也不好意思让黄玉香那么忙,自己开火也该提上日程了。

    吃完饭,秦禹安看黄玉香的心情不错,刚透露一丝自己开火的意思,黄玉香的眼刀子就过来了。

    “小安,你说什么?嫌弃我做的饭了。”黄玉香给了外孙一个白眼,“等你的农场啥时候请的人多了,你们再自己开火,那时我才不管。”

    “外婆,哪里,我这不是怕您累着吗?”秦禹安忙解释道,这事可得说清楚了。

    “我天天都要做饭,做五个人的饭跟做两个人的饭没差别。”两个人的饭菜还不好做呢。

    秦禹安不敢在这事上接着说,忙提了自己想要养猪的事,问两位老人知道哪里能抓小猪。

    “我们村现在没人养母猪了,得到隔壁村看看,不过这个时候抓小猪,价格要贵不少。”罗向阳拿着小米去喂飘飘,“估计一斤要三十往上了。”

    黄玉香说:“养猪?我帮你问群里问问,看能不能砍点价格下来。”

    “那麻烦外公、外婆了。”秦禹安看了正低头啄小米的飘飘一眼,“要不添点花生、瓜子?”

    “还小,不急着吃。”罗向阳摸摸小鹦鹉的头。

    “外公,不小了,鹦鹉年纪的算法跟人不同。”

    “我和你外婆会喂的,你都给我们养了,就别操心了。”

    “外公,不是,我……”秦禹安有些郁闷,这明明是他的鹦鹉,怎么就做不了它的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