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 特别
    秦禹安和唐平组队打了两局游戏,等到夜里十点也没见小猪回来,就把门窗关了,回房间睡觉。

    本来他都已经躺下了,想起系统,忙坐起来查看。

    他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积攒了七颗金蛋,系统竟然也不提示一下,真是小气。

    七颗金蛋看起来都一样,实际上还是有不小差别的,比如个头大小、圆润程度、色泽深浅等等。

    秦禹安觉得自己还没办法通过分析这些金蛋的外表,然后去推断开出来的物品好坏。

    在他看来,只要系统不抽风,开出来的种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起码很稳定。

    秦禹安仔仔细细地洗了手,然后把七颗蛋在自己面前摆成一列队伍,然后在他心里把能拜的神都拜了一圈,这才动手。

    然而秦禹安怎么都想不到,他这次开出来的都是这些东西。

    猫薄荷:一盆,来自于萌喵农场,猫科动物最喜爱的植物,常吸毛色光滑、身体健康。

    猪肉骨头:x10,来自于大东农场,秘制的肉骨头,狗狗的最爱,食用增加忠诚度。

    秘制小鱼干:5kg,来自萌喵农场,猫科动物的最爱,食用增加忠诚度。

    梅花小饼干:500g,来自于大东农场,食用后增加犬科动物亲和力。

    秋千三角梅:种子x10颗,变异种,来自于青青藤农场,藤韧性极大,一根可承受500kg的重量,观赏性与实用性并存。

    气泡草:种子,x100g,来自于泡泡农场,寄生种,七天成熟,可生气泡,非活物系有气泡后减轻重量。

    发酵过的牛粪肥:1吨,来自于牛轰轰牧场,内含有活性菌,最适合菌类植物生长

    秦禹安看着包裹里的这七个格子,把上面的介绍看了一遍又一遍。

    特别是那气泡草和和秋千三角梅,感觉有点超过他的想象。

    系统没必要弄什么夸大的虚假广告来坑蒙自己,介绍上说有什么作用,那绝对有什么作用,而不是那些种子网店里吹得天花乱坠的功能。

    秦禹安想,看来自己的手气不错,但是他又有些担心,若是以后自己从鸡蛋里开出的东西,都暂时是农场用不上的种子,那系统包裹还装得下吗?

    秦禹安看着气泡草,视线落到寄生两个字上,只是纯粹的寄生吗?

    他头疼地揉了揉额头,本来浓浓的睡意消失不见了,干脆坐在床上刷起了朋友圈,给诸位好友们点赞。

    没一会,就有人联系他了。

    红土简单直接,直接发了一个连接过来。

    红土:来测个本。

    安然无恙:新本?我没记错的话,你上个新本才刚做好,官方还在宣传。

    红土:不是我的本,一个朋友的,大家试玩下,给个意见。

    秦禹安想着自己反正睡不着,就答应了,而且自从他接受农场后,玩本的时间真的少了许多。

    他进入了测试房间,进入选角色环节,这是个五人本,其余的四人他都很熟悉,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得火热。

    秦禹安选好角色,大家就停止聊天,看起了各自角色的介绍在、故事背景、事发经过。

    秦禹安知道跟他玩的这四个人都是戏精,不得不打起精神,把这些内容都记下来,并在有限的介绍里寻找着漏洞,等会给其他人挖坑。

    玩这种游戏,有的时候,抓出凶手不重要,就看谁嘴皮子厉害,能把所有人都给忽悠掉。

    秦禹安偶尔也会被忽悠,不过他经常在二选一中判断失误,错失经验和金币,想想也心痛。

    他也曾经去玩过实景的,但是参加的路人团,经历不是特别好。

    他现在有农场了,有自己的地盘,那是不是能自己整以个地方,约一群朋友来玩?

    秦禹安分神地想着,那边游戏已经进入到了自我介绍,他忙打起精神,听起别人的说辞。

    第二天,秦禹安是被狗叫声给吵醒的,他打着哈欠下楼,给黑云黄云的食盆里各扔了一个大骨头。

    两只狗闻着香喷喷的骨头,兴奋地直跟秦禹安摇尾巴,然后迫不及待地啃了上去。

    他到大厅里看了一下,小猪躺在它的窝里睡得正香。

    他想到昨天抽到的小鱼干和猫薄荷,想了想,就朝墙角走去。还差两步的时候,小猪睁开眼睛,看了秦禹安一眼,翻个身继续睡。

    秦禹安倒了一些鱼干放到放到小猪的食盆里,然后把那盆猫薄荷放在了窝旁。

    小猪闻到味道,当初就从窝里跳出来的,整张脸几乎都要埋进那猫薄荷里头,它“喵喵喵”叫着,声音软得能掐出水。

    秦禹安看着小猪舒适的模样,笑了着伸了个懒腰,这时,他听到外头有人在说话。

    他出去一看,罗向阳和一个剃着寸头、穿着黑色背心、军绿色工装裤,单手提着行李袋的男人走过来。

    “小安,出来一下,给你介绍一个人。”罗向阳看到秦禹安,朝他招手说道。

    秦禹安走到门口,疑惑地看着眼前壮硕的男人,不认识,这是谁?

    “这是李军扬,刚做早班车到村里,说是来应聘长期工的。”罗向阳的看起来很满意,“我路上碰到了,就顺便带过来了。”

    秦禹安看着眼前的李军扬,总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有点熟悉。

    “你怎么没打个电话?”他奇怪地问。

    李军扬淡淡地说道:“这份工作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就来了,不用打电话。”

    李军扬说这话的表情淡淡的,但语气非常自信,觉得自己一定会留下来。

    而事实上,秦禹安是不想拒绝的,一个看起来稳重、年轻的男人要来农场工作,他疯了才想拒绝。

    “能看看你的身份证件吗?”秦禹安问到。

    “可以。”李军扬沉默了下,从兜里掏出身份证递给秦禹安。

    秦禹安拍了下照片,身份证上的照片跟李军扬不大像,而这时,他终于想起李军扬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是什么了。

    那分明是刚才从监狱里出来没多久的人,在多年前,他曾在大舅身上见过。

    或许他明白了罗向阳热情的原因。

    秦禹安想了想说:“不介意的话里喝杯茶,我们聊聊吧。”他农场是缺人,但总要知道要招的人是什么情况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