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让人头疼
    回到农场,秦禹安把三个笼子拿下来,琢磨着要放在哪里比较好。

    三只动物刚带回来,对这里还不熟悉,起码也得过一段时间再放出来。

    秦禹安给他们加了食物和水,罗向阳走过来,看着笼子里的三只动物不住点头,“看着很不错,花了多少钱?”

    “就打疫苗、买狗粮猫粮花了些钱。”救助中心就是靠这些周边服务而勉强支撑着。

    “猫粮狗粮?都回村里了,别养那么精致,那是回来干活还是回来当大爷的?”罗向阳不客气地说道。

    他想到最近黄玉香对那只小鹦鹉那么好,不由都有些酸了。

    “外公,不急,总得有个适应过程。”秦禹安说着,就发现小猪在用爪子拨弄着笼子门,似乎想要出来。

    他觉得奇怪,小猪一路上一直都很乖,不至于到了农场就淘气。

    罗向阳见了说:“猫就是抓老鼠的,它估计是闻到老鼠味了,你没看到它都没怎么吃吗?”

    “可是,放它出来,它不会跑了吗?”秦禹安犹豫地说。

    “猫要跑你拦得住?以前你外婆养的猫,十天半个月都不着家一次,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对于猫不着家的情况,老爷子显然很习惯。

    秦禹安想了想,看小猪还是拨弄笼门,干脆就把笼子打开,下一瞬,小猪一下子跑了出来,一溜烟蹿进屋里去了。

    唐平刚从卫生间出来,正往大门走呢,冷不丁脚下蹿过个毛茸茸的东西,不由吓了一大跳:“什么东西呀?”

    等他一看空荡荡的笼子,不由傻了:“小猪越狱了?”

    “不是,我把它放出来的。”秦禹安摇头,拿着声波驱鼠仪开始调试。

    这个声波驱鼠仪也不知道有没有效?秦禹安买了十个,打算放到地里。

    据说还能够调试别的波长驱鸟,也不知道真假。

    唐平蹲下来给秦禹安帮忙:“你放小猪出来干嘛?万一它跑了呢?”

    “就算跑了,也还是在农场,没事。”秦禹安想,只要小猪能抓老鼠,管它在哪浪。

    两人正说着话,小猪就跑了出来,它的嘴里叼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把就扔在了秦禹安面前,然后邀功一般地“喵”了一声。

    秦禹安下了一大跳,忙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了个屁墩,那只老鼠还没死透,在地上还在抽着。

    而小猪乖巧地蹲坐着,看着秦禹安叫了一声,拿爪子把老鼠往他面前拨弄了下。

    罗向阳不由笑了起来,夸道:“这是一只好猫,刚回来就知道抓老鼠,好,好,好!”

    “卧槽!小猪那么厉害!”唐平第一反应就是去掏手机拍照片发朋友圈,然后也上围脖发了一条,还@了na市动物救助中心。

    关注na市动物救助中心的人还是有不少的,而小猪在围脖上还是因为它的高冷而比较有名的。

    na市动物救助中心转发了唐平的这一条围脖,很快的就有小范围内的人来围观并转发,并配上了各种文字对话。

    唐平抱着他的手机在边上看得嘿嘿直笑,时不时地给小猪再拍两张照片传上去。

    秦禹安看了一眼那只老鼠,摸了摸走到自己面前的小猪,“小猪你真棒,我让外婆给你煎小鱼干吃。”

    “喵…”小猪叫着,翘着尾巴,绕着秦禹安的小腿走着,尾巴还去勾他的脚踝,毛茸茸的,有一点痒。

    罗向阳满意地说:“是一只好猫,勤快点,才有鱼干吃。”他转头对着另外两个笼子说,“你们两只学着点,要不连骨头都没得啃。”

    秦禹安头疼地看向地上的死老鼠,问罗向阳:“外公,这只死老鼠怎么办?”看小猪的样子,它对吃死老鼠一点兴趣都没有。

    倒是一旁笼子里的两只狗,不停地瞅着那只死老鼠看,似乎非常地感兴趣。

    “找个地方埋了吧。”罗向阳说。

    秦禹安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外公,这老鼠没经过处理就埋了,万一有什么病菌,不就污染土地了吗?”

    罗向阳听了这话不由一愣,还这么讲究?可以前大家不的这么做的吗?

    “难不成还有别的处理方法?”

    秦禹安回答不出来,但是他是真的不想把死老鼠埋在农场的某一个角落里。

    最终他还是只能捏着鼻子,把这只死老鼠装塑料袋里,跑到山里埋到了农场边缘。

    秦禹安继承农场后就没想过,他有一天竟然要头疼死老鼠怎么处理?

    联系起来,以后要是有意外死亡的鸡鸭啥的,岂不是一样的做法?

    只是这么一想,秦禹安就很头痛,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了吗?

    他情绪低落地回到农场,就看到唐平在空地上试图跟小猪玩。不时去默默它的头,握握它的爪子。

    “唐平,我想你需要去消毒下你的手。”秦禹安面无表情地说道,小猪那爪子可才刚抓过死老鼠。

    唐平一头雾水地看着他,而后反应过来,“安哥,不是吧,你那么怕老鼠?”

    “难道你不觉得脏吗?”秦禹安冷哼一声,进屋去拿小猪的用具,他要把小猪给擦洗一遍。

    以后每天晚上,他都要帮它把嘴、爪子消毒一遍。

    一直在地里忙活的老杨夫妇回来后听说了这事,并不太惊讶,城里娃害怕老鼠很正常。

    他们表示,以后再有死老鼠,让他们两口子去处理就行了。

    秦禹安见他们主动把这个事儿接过去,他不由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眼不见为净。

    小猪出了笼子之后,就不想再进去,秦禹安见它也不跑,就没强迫它。

    倒是笼子里那两只看着傻乎乎的狗子才让人头痛,不能一直关笼子里,还得拿绳子绑着,每天带着在农场转一圈才行。

    秦禹安记得罗向阳提过,村里好像有位老爷子是护林员,会使猎枪,那养狗应该有一套,他或许该去请教下。

    村里的狗,以前要么绑着放家里看家,要不就放养,天天不着家。

    不过这几年养狗的人少了,加上有人偷狗,放养的狗更不常见。

    而村里除了土狗,还会看到一些宠物狗,那是一些年轻人从城里带回来的流浪狗,如此一来,村子里的串串也多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