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祸害
    变化最大的应该是青青牧草一号了,本来只有食指长的,在几天内就长到了手臂长。

    其次就是它们的叶片,比原先的颜色更清脆、鲜嫩多汁,而它们的根部按肥大了不少,扎根得更深了。

    除此之外,这片草地里的虫子等也多了起来,蚂蚁、蟋蟀以及各种不知名昆虫纷纷驻扎了下来。

    秦禹安割了一把牧草丢到鸡棚里,看着那些小鸡一拥而上,挑挑拣拣地啄食着。

    他决定提前把小鸡们放入这片牧草地中。

    鉴于牧草地这边的昆虫增多,秦禹安对于地里其他浇灌了灵水的作物也紧张起来。

    别他还没见到成果,就被虫子们给啃光了。

    秦禹安走了一趟,暂时还没有看到大量的虫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之后不会发生。

    难道到时候要用农药吗?

    如果用农药,这就与他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驰了,产品也不好卖上价。

    秦禹安想着想着就走到了花生地,然后就在边缘的地里发现了被刨开的坑,他蹲下来检查一番,很快就发现了蛛丝马迹。

    竟然是老鼠!

    秦禹安黑着脸,他没想到开个农场这么不容易,这才刚开始,就接连碰上好几个问题。

    花生和豆子已经出苗了,但那些空着的坑看着就让人特别不舒服。

    这时候再补种也来不及了,只能间种点别的植物。

    秦禹安皱着眉,这些老鼠是从哪里跑来的?

    他正打算去找老杨问问,半路上就碰到了罗向阳,才知道罗向阳和黄婶在给茶树苗浇水呢。

    因为茶树种在山上,没有水源,只能利用点击抽水送上去,每次浇水都要费许多工夫。

    “你找老杨做什么?”罗向阳问,“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吧。”

    秦禹安就把花生地被老鼠祸害的事情说了,结果老爷子却说:“这个事儿我知道,忘了跟你说了。”

    罗向阳双手背在身后,一直走到垃圾坑那边,“喏,都在这边藏着呢。”

    秦禹安站在垃圾坑边上,脸黑得跟煤炭似的。

    这个垃圾堆已经很多年了,以前村里人的建筑垃圾、生活垃圾都堆到这里来。

    这本来应该是一处坑洞的,填埋了垃圾,如今却成了老鼠的乐园。

    他一直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个垃圾坑,但是现在被破坏的花生地让他很气愤,这个事儿必须解决了。

    否则这些老鼠把地里的作物当做食物,迅速壮大族群,那他这个农场还怎么开下去?

    虽说随着农场的发展,老鼠增多,它的天敌也会增多,但是秦禹安觉得,这还是需要人工干预才行。

    罗向阳瞅了秦禹安一眼没说话,这纯粹是遗留问题,也不好追责,但确实应该处理。

    焚烧是不可能的,不说村委允许不允许,他们自己都受不了那个味道。

    “花生地里空的地方我会让老杨去补种,这个事儿也只能这样处理了。”

    罗向阳说着,打开随身携带的播放器,哼着戏曲走了。

    秦禹安搬了一条长凳在小楼门口的空地上,人坐在上头,上半身弓着,从背后看,犹如一只大虾一般。

    唐平从稻田那回来,看到秦禹安愁眉苦脸的,顿觉得奇怪:“安哥,这是咋了?”

    秦禹安郁闷地说:“花生地被老鼠给祸害了,至少都有百分之十。”

    “什么!”唐平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去看看。”

    他家里人都爱吃花生,只要花生的味道可以,他已经打算把花生都给承包了,怎么能容忍这些老鼠来破坏?

    不一会,唐平急匆匆地赶回来,“不行,整片地被祸害得太多了,这些老鼠必须得清掉,要用老鼠药还是老鼠夹子?”

    “不能用老鼠药,这些老鼠都不知道会死在什么地方,而且身上携带着这种细菌,要是污染了水源,那太麻烦了。

    “那怎么办?”唐平皱着眉,在门口的空地上转着圈圈。

    “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想想办法。”秦禹安皱着眉说道。

    黄玉香晚饭熬了白粥,里头加入了地瓜干,配着木耳红萝卜猪肉馅包子,菜则是小葱炒鸡蛋、清炒芥兰,简单又好吃。

    她见以前吃饭最积极的唐平和秦禹安竟然没像之前那样大口吃饭,反而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这还真的是少见。

    “你们这是咋了?”

    “花生地遭老鼠祸害了。”秦禹安郁闷地说

    黄玉香一听,气得骂了几句:“该死的老鼠,我等会就去买老鼠药。”

    “外婆,农场不能用老鼠药,谁知道它们会死在什么地方,污染了土地和水源就不好了。”秦禹安把原因又说了一遍。

    一旁的罗向阳放下筷子:“不用老鼠药,那就买几只狗和猫回来。有猫和狗镇着,应该就不怕了。”

    “外公说得对,我这就问问,有没有人知道哪有抓老鼠厉害的狗和猫卖。”唐平闻言,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办法?

    黄玉香说:“我找人问问,看谁家的猫和狗有下崽子的,城里的猫狗都当宠物养,会不会抓老鼠可真难说。”

    她就网上看过视频,猫竟然害怕老鼠,也真是叫人无语。

    秦禹安见大家都在积极想办法,就没在网上求助。

    但经此一事,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起动物这个问题了。

    除了老鼠,还有天上的鸟儿,这也不是省心的主儿。

    像是黄玉香种的包菜,就经常会有一群鸟落到地里,啄菜叶子吃,一有人走近,“唰”的一大片就都飞走了。

    之前的枇杷树,他套了袋子,被鸟祸害掉的不多,最后收成也挺可观的。

    但是农场那么大,也不可能都用同一种办法。

    秦禹安越是想就越是头痛,问题好多,真是不种田不知道辛苦,特别是这种非大棚无法人工调控的农场,管理起来真的让人心力憔悴,他怀疑自己距离头秃不远了。

    但愿系统能知道他的烦恼,下次让他砸鸡蛋砸出几样有用的东西,解决农场已经遇到或即将碰到的问题。

    现在他已经存了四枚金鸡蛋,他打算再存三枚凑一个七数,基数大了,开出好东西的概率就大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