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可爱
    到了傍晚,唐平就发现,全家人全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他不由吓了一大跳。

    “平平,听说你亲自摘了不少香蕉回来,怎么没请我们吃?”唐妈妈笑眯眯地说,小儿子摘的香蕉,那味道一定是最好的。

    唐平一下子就傻眼了,看向躲在唐爸爸怀中的小侄女,就见她朝自己嘻嘻地笑着,看来丝毫就没把他的交代放在眼里。

    “平平?”唐妈妈又疑惑地叫了一声。

    唐平看着大家期待的表情,慢吞吞地挪到房间,把香蕉提下来,挑挑拣拣,一人分了一根,而唐爷爷唐奶奶的那份,则单独留下来。

    他的香蕉啊,好心疼!

    而拿到香蕉的唐家人,不约而同地拍照发朋友圈、围脖等,“儿子/弟弟/孙子亲手摘的香蕉,味道真不是一般的好。”

    刷到这条信息的人,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唐家都把小儿子当宝宠着呢。

    晚上,秦禹安吃完晚饭躺在床上,就收到了唐平一大串各种各样大哭的表情。

    秦禹安一看他的朋友圈,发了张图片,米袋里的香蕉没剩几根了,原来都被他家里人分走了。

    他默默地关掉了聊天软件,继续在网上看鸟笼、小木屋。

    他买的孵蛋器已经到了城里的中转站,等送到村里还要拖延上两三天。

    可他天天在地里干活,累得不想动,自然是等着快递把货送到村里。

    秦禹安刷了半天,然后去看自己挂出去的招聘,发现浏览的人不少,却一个有意向的都没有。

    他不由叹气,这招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又过了三天,快递终于送到村里了,秦禹安骑着摩托车去拿,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把小鹦鹉给孵出来了。

    在这机械的劳作中,未出壳的小鹦鹉已经成了他的动力。

    秦禹安把鹦鹉蛋从系统包裹里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入孵蛋器中,设定好温度、翻蛋频率,然后就能等着小鹦鹉出壳了。

    其实他是有一些紧张的,到底能不能成功呢?秦禹安恨不得不干活,天天待屋里观察。

    然而现实由不得他,罗向阳找人联系了几车已经腐熟好的鸡粪,秦禹安得把它们撒到田里去。

    他不用化肥,用农家肥,这价格可不便宜,账户上又少一笔数字,秦禹安心疼极了。

    好在那一片百香果长得快,已经开始爬架子了,据说施鸡粪肥会长得更好。

    秦禹安这时候不由有些后悔,她怎么就没想着多种百香果,这东西当年种当年就能结果、果期还长,价格也适中。

    只能说,他当初的规划就不对,对农业生产的认知太局限。

    几车的鸡粪根本就不够,秦禹安不由头疼,压力大得不行,这根本就不是他理想中的农场主生活。

    谁家农场主招不到工人,什么都亲力亲为的?

    不过很快的,秦禹安就没空想这些了,小鹦鹉出壳了,还好鹦鹉用的各种奶粉、针管等都送到了,要不然他还真的束手无策。

    这天,秦禹安起床,照例去鹦鹉蛋,发现壳已经破了一半,一只非常瘦小,没毛啊、全身粉·嫩的小家伙趴在上头,看着奄奄一息的样子。

    秦禹安吓了一跳,赶紧按照网上查到的注意事项,忙活了半天才把小鹦鹉安顿好。

    他看网上说新手这种刚出壳的小鸟并不稳,很容易养死,所以他是有一点紧张的,时不时就要关注一番。

    有了小鹦鹉,秦禹安那是有鸟万事足,心情又乐观起来,其余的烦心事儿都丢到脑后去了。

    过了两天,小鹦鹉的身上长出了绒毛,叫的声音大声了一些,但是它只能趴着活动。

    又过了三天,小鸟身上的容貌又多了点,状态看着挺好的,秦禹安干脆就提上鸟笼,带到地里去干活。

    有了这只小鹦鹉,秦禹安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干劲,他要努力干活,才能养得起这只小可爱。

    秦禹安养了只鸟的事儿还是让罗向阳和黄玉香给知道了,两个人对鹦鹉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这小东西会学说人话。

    而此时,育苗地那边有一些幼苗可以移栽了,罗向阳找了个短工,跟他一样爱听戏的老头子。

    别看人家年纪大,干活可利索多了,秦禹安都比不上他们的速度。

    地里的活肉眼可见的忙起来,秦禹安就顾不及小鹦鹉了,好在黄玉香还挺感兴趣的,表示愿意帮忙养。

    秦禹安是有一些舍不得,但想想小鹦鹉的喂食频率不低,自己一忙起来肯定顾不上来的,只好交给外婆养了。

    各种鹦鹉的东西他都打包了不少,交代了各种注意事项。

    黄玉香听得有些眼晕,不过是一只鸟,不跟小鸡一样吗?咋地还讲究那么多?

    不过她还是把外孙的交代给记在心里,认真地养起来,她干活细致,小鹦鹉被照顾得很好,秦禹安就放下心来了。

    地里最先移栽的是秦禹安撒下的金玉米、向日葵,这两种作物的生长速度明显要快于本土的品种。

    好在罗向阳的好奇心也不重,没去问这是什么品种的植物,只按照孙子的要求种到地里。

    两个老人嫌弃秦禹安种的不好,就让他去浇水。

    这个期间,唐平没再来农场,不过他与秦禹安联络的次数并不少。

    原来他跑去国外了,跟着哥哥考察下公司的业务,顺便找一找有没有什么新鲜的食材。

    唐平他发美食照片,秦禹安也发照片,不过都是小鹦鹉的。

    这小家伙白天黄玉香照顾,晚上秦禹安就会去看一段时间,然而大多时候,他都是在看小家伙的睡颜。

    小家伙还是不会站,毛也没长齐,但是在秦禹安的眼里,它就是可爱的。

    唐平对鹦鹉不感兴趣,不过朋友圈里有人喜欢,对于幼崽期的鹦鹉还是有些了解的,偶尔还能给秦禹安说几句。

    不过他更爱狗,没少给秦禹安科普,两个人就这样各聊各的,倒是把天给聊下来了。

    地里的菜苗一天一个样,而金钩湾的田地还有三分之二没有修好田埂。

    罗向阳就说紫宁甜玉米苗可以先移栽了,这比他们预计的时间早了四五天左右。

    不过有金玉米和向日葵在前,紫宁甜玉米倒是不显眼了。

    不过这一回的玉米苗多,要种上至少三亩地,就他和罗向阳,那完全做不来。

    之前的那个老爷子进城去看孙子了,要到清明才回来。

    秦禹安心里有一些紧张,除了玉米苗,还有诸如青椒、茄子、圣女果等幼苗等着移栽,没人手帮忙不行啊!

    最后这事情还是黄玉香帮忙解决的。

    她跳舞认识的人多,不只本村的,还有隔壁村的,城里的,加的群那叫一个多,如果手机开了音效,那“叮叮叮”的音效声一整天都不带停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