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习惯了
    黑云、黄云在脱离了狗绳的束缚之后,秦禹安以为它们会经常跟着自己,没想到它们最喜欢跟着的却是李军扬。

    于是李军扬到那里干活,身后都跟着它们,反而成了农场的一道风景线。

    饶是李军扬也非常的惊讶,怎么两只狗就跟着自己了?不过有两只狗做护卫的日子,确实挺拉风的,他也不排斥。

    农场下过两天雨之后,太阳就出来了,地面的水汽被迅速晒干,一袋袋还未晒干的稻子被倒在了水泥地上暴晒。

    而田里人的也一养在忙碌,下雨那两天,大家把把地犁了一遍,但是这还不够。

    田里又仔细翻了一遍,然后把已经发酵好的猪粪给撒到田里去。

    不说干猪粪发酵后膨胀了多少倍,最让人在意的还是新修发酵池,也发酵成功了。

    秦禹安记下这一个比例,暂时先用这个来,等以后有时间了,再寻找最优的比例。

    虽然太阳很大,但是插秧不能再拖了,秦禹安用插秧机插秧,但看着其他人都弯着腰,背部被太阳火·辣辣地晒着,他就想要再淘一批机械。

    这一批是农研所淘汰下来的,质量是没得说,就是不够智能了些,但这样的不规则农田,用这样的机器足够了。

    双抢是很重要的事情,黄玉香也尽量把伙食搞得好,虽然食材普通,但味道好,也没人会去嫌弃。

    期间秦禹安又开车去了一趟城里补充食材,才能满足这样超过平常的食材消耗。

    同时,他又取了不少的现金,他担心结算工资的时候,有的人不想要手机转账,为避免到时麻烦,还是现在先备好。

    双抢到了尾声,而唐平的那一批稻子率先晒干,准备用风谷机把稻子筛选一遍。

    秦禹安是拒绝来做这一件事情的,他还记得小时候在外婆家,那时候觉得风谷机好玩,但是实际上,被扬出来的杂草、瘪粒、以及粉末等,沾到人身上后都非常的痒。

    他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唐平觉得风谷机很好玩,兴致勃勃的打算尝试,老杨就在一旁指导他怎么控制稻子的数量,如何用力才不会手酸等小窍门。

    刚开始唐平做老高兴了,唐瑛也跟着看热闹,结果没到半个小时,叔侄俩就浑身痒得不行,抓出了一道道红痕。

    老杨让他们去洗澡,自己接替了唐平的位置,不过半个小时,唐平的这一些稻子就好了,一袋袋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唐平那几块田加起来也就一亩左右,看这几个袋子,有经验的罗向阳上手试了下重量,就说:“也就八、九百斤。”

    他又抓了一颗稻子剥掉外壳,观察了下米粒,然后放进嘴里咬碎,“这批稻子不错。”

    老杨上前试了下,点着,表示同意罗向阳的观点。

    众人抬出地秤一称,加起来一看,八百三十斤。

    这样的水稻产量其实根本就不够看的,但是这是老品种,并不是杂交的,这样的产量已经很喜人了。

    唐平洗了澡出来,听说水稻的重量后,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对于亩产量完全没有概念,只高兴地说:“那就先碾一袋米出来,我们今晚就吃新米。”

    大家都高兴地笑了,充满了期待,这么繁忙的劳作,为的不就是这丰收后的果实吗?

    秦禹安笑着说:“我去拔一篮子花生,今晚就吃盐水煮花生。”

    这时李军扬说:“我去拔花生,你去看看百香果,我觉得可以摘了。”

    “真的吗?我看看去。”百香果的生长快,果子也长得快,但是等待它成熟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秦禹安往屋后的百香果地走去。

    架子下,一颗颗百香果圆滚滚的,刚结果没多久还是青绿色的,而那些紫红色的,已经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秦禹安吸了吸鼻子,当即摘了一个,用手掰开,露出了里头金黄色的果肉,一股独属于百香果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

    他直接用手指头挖着吃,非常香甜,没有想象中的酸味。

    目前来说,关于百香果的诱导培育都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所以市面上的品种就那几种,价格也一直维持在一个稳定的价格。

    秦禹安本身是不爱吃酸的,但农场的这个百香果还真不错。

    他看架子下挂着的百香果不少果皮已经变得紫红,决定回去拿剪刀和篮子。

    然而他才一踏进大门,里头的肉齐齐看了过来,他身上的百香果香味实在是太明显了。

    黄玉香很喜欢吃百香果,当即就站起来说:“百香果熟了?”

    “外婆,可以吃了,刚才我掰了一个,味道很不错。”

    唐瑛抱着飘飘,把它放到一个小篮子里,然后拎在手中,“安叔叔,我也想去。”

    “去,都去。”秦禹安拿了剪刀和篮子,和大家一起往百香果地里走去。

    农场的百香果长势非常的好,浅紫色的花一茬接一茬地开,果实也一个一个地长,一根藤上长得密密麻麻的。

    百香果的果皮偏厚,耐磕碰,秦禹安把剪刀给黄玉香,自己直接手上手摘。

    不摘果子不知道,这一看,成熟的还真不少,大多被茂盛的叶子给挡住了。

    最后,整整摘了两个竹篮的百香果。

    黄玉香想说没人分个两三个挖了吃,于婉云给拦住了,说这样太浪费,拿来做泡蜂蜜水,冰镇后味道更好。

    百香果太占冰箱体积,可以挖出来,做成果酱,以后做饮料更方便。

    至于剩下的百香果壳也不能浪费了,可以削皮切条晒干泡水,也可以加黄糖柠檬汁可以熬制成果丹皮当成零食吃。

    总之,一颗百香果从里到外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唐平想到自己要给家里送大米,就厚着脸皮去找秦禹安,想先把这一批的百香果买下来,拿回去孝敬家人。

    秦禹安没有意见,不过一斤百香果卖多少钱呢?

    据黄玉香说,村里的百香果一斤最低也要十五块,她觉得农场的百香果价格绝对不能比二十块低。

    秦禹安想了想,决定按一斤三十块的价格算,这是给去唐平的价格,如果是叶雨嘉要,就要在这基础价格上再加个五块十块了。

    他百香果种的还是太少了,如果自己加工再来卖成品的话,耗费的成本太高,目前农场的人手还是不够。

    如果要招人,为了避免劳力闲置,他就必须再开发更多的产品,以及专门弄一个加工坊,自己贴商标售卖。

    想到这一些,秦禹安就觉得头疼,他还是再吃一颗百香果吧!

    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他做事想一出是一出,没啥规划的情况他自己都习惯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带着系统开农场》,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