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像那巫婆
    秦禹安检查了仓库,确定没有地方漏雨,然后把那几个菌包放进篮子里,然后提着去了外婆家。

    黄玉香正在跟于婉云说话,唐瑛抱着飘飘,跟一个看着有一点眼熟的小姑娘凑在角落里不知道在聊什么。

    “外婆,今天中午做点好吃的吧。”秦禹安把手中的篮子放到门口,“我带了一些香云菇,您觉得是做成汤还是红烧?”

    黄玉香和于婉云同时起身往门口走来,“咦,这香云菇又长了?看数量还不少,要不红烧?”

    于婉云听黄玉香这么说,就提了个意见:“不如油炸一些,做成孜然椒盐味的?”

    秦禹安点点头:“油炸的可以。”

    “那这量可不够,你再去菇房摘一些过来。”黄玉香想了想说,“这个油炸后缩水严重,这一些还不够吃的。”

    “好。”秦禹安应了一声,就打着伞出去了。

    黄玉香转身回厨房拿了一个菜篮并一把剪刀,准备把香云菇剪下来,菌包再放到杂物房去,还能再长菇呢。

    她手里忙着的同时,脑袋也没闲着,已经拟了不少菜单。

    一旁的于婉云在提出炸香云菇后,就觉得自己馋得不行,特别想吃油炸类的,“黄奶奶,要不我们再炸一点素丸子?”

    要不先过足了嘴瘾再来减肥?于婉云第一次干这么多农活,简直是累到了骨子里,但是她觉得自己异常满足,连被晒黑都不那么纠结了。

    秦禹安去了菇房,罗向阳在里头,正在检查香云菇的生长情况。

    “外公,有多少香云菇可以摘了?”秦禹安走到菇房,看着架子上一个个菌包上已经长出了云朵状的香云菇,且已经到了成熟期。

    “怎么就突然下起雨了,我还打算今天晒菇呢?”罗向阳看到秦禹安,就忍不住跟外孙抱怨起来。

    “你看看这香云菇的种子怎么收集?先收集一批,双抢后一定要把整个菇棚要都要种满。”

    罗向阳觉得整个菇房空荡荡的,就觉得不舒服。

    秦禹安说:“我看看。”他还特地买了一台小机器,就是专门用来收集菌类孢子的,操作简单方便。

    而被取了孢子的香云菇除了变成小块,其他问题不大。

    秦禹安教罗向阳操作之后,就把位置让给了他,自己去摘香云菇。

    他想看看经过别人手处理的种子,自己再来念口令会不会有效。

    黄玉香已经把一篮子的香云菇处理好了,准备去把花生地里剩下的萝卜都摘回来,再放下去,估计就坏了。

    不过于婉云不让她去,说下雨天路滑不安全,就自己穿着雨衣跑一趟。

    于婉云很快就到了花生地这一边,她正要踩进菜地,就看到沟里有蚯蚓,被水泡得有一点发白了。

    她脸色一白,犹豫了很久,换了一个方向进如花生地。

    她看萝卜也不是很多了,索性就全拔了,刚好装了满满一个竹篮。

    于婉云艰难地用双手把竹篮拎到路边,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的花生丛动了动,紧接着一只湿漉漉的灰色老鼠蹿了出去,吓得她大叫起来。

    于婉云觉得,自己这几天在地里看到的小动物,比她过去二十几年看到的还要多。

    之前的蝗虫、蚂蚁啥的,个头小她都忍下了,可是老鼠真的无法可忍。

    于婉云打电话给唐平,让他来把萝卜提回去,人立马就先跑回小楼。

    秦禹安刚把取了孢子的香云菇送到小楼让黄婶处理,唐平就打电话给自己说花生地又遭了老鼠,连忙赶过去查看。

    之前还不觉得,现在一看,发现地里有一些花生的植株看着蔫蔫的,叶片有一些发黄。

    秦禹安之前看了也没太放在心上,因为花生在成熟后,叶子会逐渐发黄的。

    但现在仔细一看,周围的花生叶子还挺绿油油的,就那几株不一样,根部都被刨出了几个小坑,根部被咬断,花生几乎都被吃光了。

    秦禹安琢磨了下,是不是把两只狗放到这一边守着呢?

    把希望都寄托在小猪身上不现实,它不可能一直定点蹲守在花生地里的。

    秦禹安想了想,就回去找罗向阳要工具,准备弄个简单的窝棚给黑云黄云住着,一定要把花生给看好了。

    唐平对于亲手盖一个小窝棚很感兴趣,也跟着忙活,倒是罗向阳看不过去:“把绳子解开,让狗去巡逻不就行了?还用费这个事儿?”

    秦禹安看了一眼朝自己吐舌头摇尾巴的两只傻狗,一脸怀疑:“解了绳子它们还能乖乖待农场里?”

    可别比小猪还能跑,到时候跟村子里的狗一晃悠,就不知道上哪野去了。

    “它们每天巡视农场已经成习惯了,解了绳子,顶多你追不上它们而已。”罗向阳觉得,只要狗不咬人、不咬家禽,放养是没有问题的。

    秦禹安还是觉得不放心,现在农场里多了那么多人,谁也不敢保证会有意外。

    他和唐平一块合作,很快的两个简单的狗屋就做好了。

    两人把狗屋扛去花生地头放着,同时也把两条狗绳栓在了边上的灌木丛上。

    两只傻狗对于新环境似乎很好奇也不管地面湿不湿,就到处嗅嗅闻闻,时而朝着某个方向叫几声。

    秦禹安和唐平回到小楼的时候,黄玉香和于婉云正在炸香云菇。

    油炸类的视频本来就很让人嘴馋,而香云菇的香味经过高温的激发,味道变得更加的浓烈,香得人走不动道。

    唐瑛在厨房门口团团转,不停地往里瞅,嘴里念叨着:“好了没,好了没?”

    唐平也走到唐瑛身边,叔侄俩一起眼巴巴地盯着厨房,这味道也太香了吧。

    秦禹安还真没吃过油炸香云菇,他也很意外这个香味竟然那么浓烈,比油炸肉类还要馋人。

    他觉得自己要是守在厨房门口等吃的那也太丢人了,索性戴上斗笠,去地里摘蚊香盘豆角。

    蚊香盘豆角一串串地挂在架子下,因为重力,豆角往下垂,略微形成一个弹簧状,但是知摘下来后,很快又恢复了原状。

    秦禹安检查了一下,发现有一些没及时摘已经有一些老了,看来这一些只能留种了。

    他受触碰着那些过劳的豆角,嘴里不停念着:“芝麻开花节节高,芝麻开花节节高。”

    豆角地并不是很大,但是这么一通转悠下来,秦禹安也出了一身汗,还好没人,要不他尴尬症都要犯了,感觉自己像是那巫婆似的,正在给植物下诅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