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丰收
    夜里乘凉是舒服,但是一天劳作后留下的感受也是清清楚楚的,被晒伤的皮肤,酸疼的肌肉,被虫子咬过、杂草割到的伤口……一样样的,都在提醒着他们,夏收一点都不轻松。

    秦禹安从黄玉香那边要了一些伤药,老人家什么东西都喜欢屯一些,这一些伤药还是有亲戚去国外带回来的,据说效果不错。

    此外,他手里还拿了于婉云送的芦荟胶,用于晒伤,效果还是可以的。

    秦禹安把伤药、芦荟胶、创可贴等拿给余平安,让他分给其他人。

    老杨不在,他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一些人交流,余平安年纪小,手机玩得溜,用软件聊天还是很顺的。

    余平安比着手语,一个个地问这一些叔叔大伯们的情况,同时帮忙上药。

    秦禹安看着门口不知道啥时候拉起的绳子,上面挂满了衣服,他不由拍了拍脑袋,怎么忘记了这一些。

    没想到余平安他们全都自带了,考虑得非常周全。

    九点半,经历了一天劳作的人就纷纷去睡觉,余平安再想玩手机,也怪怪跟着往房间走。

    秦禹安给他们安排在一楼,四个人一间。

    床肯定是不够的,打的地铺,不过黄玉香在最底层铺了编织过的稻草,再铺上席子,睡起来也不会难受。

    小楼并没有装空调,说实话,只要睡觉时窗户敞开着,保持通风,连风扇都不需要。

    秦禹安今天也挺累的,他看大家都睡下了,就去隔壁仓库检查了一下,看到仓库的这几个香云菇菌包长得太密了,这几天忙着,都忘了采摘了。

    还有菇棚那边,他现在都没怎么去,基本上都是罗向阳在照看。

    秦禹安摸了摸鼻子,关好门窗,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猪已经趴在窗台上了,它的爪子旁边还放着好几只绿色的蝗虫。

    它看看秦禹安进屋来,扭过头,朝着秦禹安软软地叫了一声。

    秦禹安一看到乖巧的小猪,不由就想到放在外婆那边不喜自己的鹦鹉,他觉得他可以爬墙到喵星人这一边了。

    他打开系统包裹,拿出一根小鱼干喂给小猪,想了想,他又拿出一根。

    小猪没想到今天铲屎官竟然多给了一根,它高兴地喵喵叫了两声,把窗台上的蝗虫往秦禹安的方向推了推,原来铲屎官喜欢这种小东西吗?

    它在送过一次老鼠且被拒绝之后,它几乎都不咋送东西了,这一次这几只蝗虫还是它的点心的。

    秦禹安拍了拍小猪的头,伸手挠着它的下巴,看着它舒服地眯起了头,觉得心情也好了起来。

    虽然系统的下蛋功能暂停了,但包裹还能够使用,之前屯的那一些种子也够用了。

    秦禹安现在只希望,双抢完后系统可以恢复原样,没有系统小精灵,也没有说明书,他的系统跟其他人怎么就不同呢。

    小猪享受了一番秦禹安的伺候后,用爪子把他的手拍开,然后就跳了下去,往小楼前面绕去,然后不出意外,引得黑云黄云叫了两声。

    秦禹安去洗了手,看到屋里的绿萝,已经有四分之一的叶片变为了柠檬黄,屋子里散发着淡淡的柠檬香,冲淡了空气中的稻草味。

    他打了个哈欠,连睡前刷手机的习惯都改了,躺上·床不一会就睡着了。

    此时,唐平刚给自家大哥发完大嫂侄女的信息、图片,然后应付着唐大哥的各种询问,累得直打哈欠。

    “大哥,我好困,你明天再问吧,要不问大嫂也行,我实在太累了,睡了。”唐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唐大哥见弟弟再也问不出什么,直接就把视频挂断了。

    唐平往床上一扑,迷迷糊糊中,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算了,好困,明天再说。

    而被关心着的于婉云刚刚把晒后防护霜抹在女儿裸露出来的皮肤上。

    即使她给唐瑛抹了防晒,也传了长袖,戴了大帽子,依然没能够防得住毒辣的太阳。

    别说是女儿,就是她自己,就差把自己包得只露出两只眼睛了,但依然没能防得住那太阳。

    于婉云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抹了一层厚厚的护肤品这才上·床睡觉。

    此时她还不知道,这还只是开始而已,到后面,她累得随便往脸上抹了点东西就上床睡觉,至于其他的问题,谁有那精神记得?

    第二天,六点多一点,余平安等十二个人就起床了,他们看着静悄悄的屋子,默默地起床洗漱,然后把能做的事情给做了。

    老杨和黄婶也来得比往常早,余平安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大叔就帮忙做早饭,其他人跟着老杨干活,比如割地瓜藤喂猪、浇水、清理猪圈啥的。

    秦禹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闹钟按掉了,连忙起床,下楼一看,黄婶他们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现在大家已经在吃早饭了。

    早饭不复杂,不过做的是捞饭,就是煮粥,但是在米未煮烂前捞起来闷着,剩下的米汤可以配着喝,或是另外家点什么菜熬成咸汤。

    吃过早饭,大家一起动手,把昨天的稻子都拉出来摊平,再晒一天就可以先收着,不用怕发芽了。

    大家熟悉了劳动强度后,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秦禹安作为东家,干的活也不少。

    不过今天他要帮着唐平先把他的稻子收起来,毕竟是没怎么干过农活的人,收水稻太为难他了。

    而这个时候,唐平也终于想起来,他昨晚入睡前忘了什么,忘了把拍的照片发朋友圈了。

    于是,他站在地头上,点了几张照片传上去,并配文字“大丰收”。

    这次的水稻因为肥料下得不足,即使有灵水,但是亩产量并不算太高,花了五天的工夫,农场的水稻终于在下雨前全部被收割下,也晒过了一道太阳。

    其实本来四天就能够完成的,但是秦禹安并不想把人给累坏了,不说别人,他自己就受不了。

    雨下下来了,秦禹安打算让大家休息一天,然后再开始犁地整田,但是这一些大叔们却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干,披着雨衣去干活。

    他阻拦不住,只好多准备一些吃的,劳作之余,再也没有比没事更能够抚慰身心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