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留下来
    一顿点心吃得宾主尽欢,唐瑛嘴巴甜,童言稚语把罗向阳和黄玉香逗得哈哈大笑。

    吃过了点心,唐平就说要带唐大嫂和唐瑛去看房子,结果唐瑛不乐意了。

    “不要,我要和飘飘住一起。”唐瑛嘟着小·嘴巴,不高兴地说道。

    飘飘飞到唐瑛的头上,扑棱着翅膀,大声喊着:“留下来,留下来。”

    黄玉香一看到唐瑛要哭了,当即就蹲下来哄她:“瑛瑛不哭,喜欢就留下来吧,飘飘很欢迎你呢。”

    她说着抬头看唐平和唐大嫂,“要不住这里?你们看,瑛瑛那么喜欢飘飘,你们忍心让她难过?而且一整栋楼只有我和老头子,也怪寂寞的。”

    唐平看向唐大嫂,如果她愿意的话,住在这边确实要比农场那边宽敞多了。

    唐大嫂迎上黄玉香期盼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她一点头,唐瑛就欢呼着扑入黄玉香的怀中,“太太,太太,让飘飘跟我睡觉吧,我会照顾好它的。”

    黄玉香摸摸唐瑛的头,笑呵呵地说:“走,我带你们去看房子。”

    三层半的房子盖了有十年,前两年里里外外才全部装修好,可惜的是,房间们的主人一年都住不了几天。

    三楼和四楼的房间都空着,也没放什么家具,黄玉香的意思是住二楼,出入方便。

    然而到了四楼,半个宽敞的阳台,靠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山头、田野,只觉得心情就舒畅不已。

    唐大嫂笑着对黄玉香说:“就四楼吧,宽敞。”

    黄玉香没有意见,她笑得眯起了眼:“没问题,不过要打扫一下,我让小安抬两张床上来。”

    唐平忙说:“不用,不用,我让我大哥送家具来,外婆,我们聊聊房租的吧。”

    “嗨,什么房租,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瑛瑛她们住着还帮我养人气呢。”黄玉香坚持不收房租。

    唐平扶着黄玉香下楼,努力说服老人家。

    唐大嫂站在阳台上,朝西边看,能看到农场的部分,想到刚才喝的雪菊,想去逛逛。

    唐平说服了黄玉香,马上就发信息给唐大哥,让他送一些家具、两份合同,还有唐大嫂的那一些蒸馏、提取等设备。

    他觉得大嫂在农场里一定能够缓解病情的。

    唐平往门外看了一眼,唐瑛带着飘飘在门口玩,小家伙叽叽喳喳的,飘飘时不时应两句,她就高兴得不得了。

    唐大哥的速度很快,四楼刚打扫干净,他就亲自带着人把家具之类的送来了。

    唐瑛看到她爸爸,马上就冲过去抱着他的腿炫耀她新的小伙伴。

    唐大哥摸着唐瑛,扭头看自己媳妇,见她眼底有淡淡的笑意,完全没有新到一个地方的防备。

    签合约的时候,唐大哥本来要签字的,但是唐大嫂自己签了。

    黄玉香坚持房租一个月五百,毕竟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家具什么的也不用提供。

    结果等合同签好,她一看,租金那一栏怎么变成了四千五百,她吓了一大跳,抓着唐大嫂的手要改。

    唐大哥给黄玉香解释了一下合同不能涂抹的事,而一个月房租、伙食费,再加上唐大嫂会用到的植物原材料,他还觉得四千五太少了。

    黄玉香被说服着接受了这一个价格,开始琢磨着要怎样才能让唐瑛母女吃好住好。

    工人安装家具和设备需要一段在时间,唐平建议他们去逛逛农场,特别是他的那片稻田。

    唐平走着走着就落到了后面,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一家三口,咧着嘴笑了。

    从小楼边上的金玉米,到挂了一个个圆滚滚青绿色百香果的棚子,再到玉米、脸盆大的向日葵、蚊香状的豆角……

    唐瑛好多植物第一次见,高兴得不行,跑前跑后的。

    当到了唐平的那几块稻田,唐瑛蹲在田埂上,盯着稻田里的水生植物、小动物等看得津津有味。

    唐大哥和唐大嫂两人担心女儿摔进田里,一左一右地护在女儿旁边,跟着蹲了下来。

    唐平见了,抬手拍了几张照片,直接就发到了另一个家庭群里,“快看,【图】【图】”

    唐平看着群里冒泡的长辈,没有回话,就发照片。

    这个农场或许比不上那一些先进、机械化的农场,它粗糙、原始,可以找出一大堆的缺点,可是它带给人的感受不一样。

    这里让他舒服,这就足够了。

    唐平伸手捏了一把稻穗,掐了一颗谷粒,这时候的谷粒还不饱满,谷壳也不坚硬,很轻松就能掐破了。

    淡淡的稻香味在指尖散开,唐平不由期待起收获的场景,那米一定好吃。

    唐大哥陪着妻子女儿在稻田里转了一圈,回到小路上,唐平就发现他的脖子、手上脚上都是红疙瘩,也不知道是过敏还是被虫子咬的。

    于是这一趟稻田之行不得不提早结束了。

    唐大哥要忙的事情不少,没待一会,就带着一身的花露水味回去了。

    唐大嫂和唐瑛就此在黄玉香家里住下,她们更多的时间都是在一楼,唐瑛跟着飘飘玩,探索的范围逐渐往周边扩散。

    而唐大嫂就跟着黄玉香,她许多植物都不认识,黄玉香也乐得跟她解释。

    待了半天,唐大嫂就发现,怎么黄玉香永远找得到事情做,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她回忆了下,刚才自己在想什么?好像不记得了,只知道和黄玉香去捡鸡蛋,她光顾着不要踩到地上的鸡屎了。

    在外头的第一个夜晚,唐大嫂躺在床上,边上是呼呼大睡的女儿,她罕见地发困了。

    这还不到夜里十点,整个村子安静得不像样,除了偶尔经过的车子声音,远处的狗吠声。

    还有周围草丛里那此起彼伏的虫鸣声,但这更像是催人入眠的催眠曲。

    农场,秦禹安看着小猪吃了小鱼干后,愉快地从窗台上跳到一楼。

    他拉上窗帘,听到了信息的提示声,一看是红土发来的:“快递收到了,很好吃。”

    他回了一个高兴的表情包,打开网店,看到后台,果然小助理的快递也到了,她激动地发了好几条感谢的信息。

    秦禹安没有回复,以后除非熟人,都不想接急单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