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雪菊
    黄玉香对唐平的印象很好,听说他大嫂要带着女儿来农场小住,高兴得不行。

    老人家喜欢小孩,可是曾孙辈不在身边,也不那么亲近,心里总是有些遗憾。

    黄玉香特地交代秦禹安:“等她们母女来了,带来家里吃点心。”

    “外婆,我记住了。”秦禹安想,还不知道唐大嫂母女是什么性格呢,万一不好相处呢,到时候再说吧。

    唐平开车带着自家打扫和侄女往内安村的方向行驶,他的速度不快,可是他的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那都是信息提醒声。

    他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大哥在各种交代事情了。

    快到内安村的时候,唐平接到了秦禹安的电话:“喂,安哥。”

    “唐平,你到的时候先到我外婆这来,她老人家特地做了好吃的等着了。”

    唐平的眼睛马上就眯了起来,“没问题。”

    黄玉香在厨房里忙着,她觉得小女孩应该是喜欢吃甜的,她打算拿金玉米做个甜煎饼,整个厨房里弥漫着金玉米和面饼的那甜香味儿。

    唐瑛拉着妈妈的手,好奇地看着周围,她去过国外的农场,也去过精致的江南水乡,但是这样有些粗糙的村子还是第一次见。

    走到三层半小楼前,唐瑛吸了吸鼻子,对唐大嫂说:“妈妈,好香啊!”

    唐平笑着说:“一定是黄外婆在做好吃的了。”

    唐瑛看着唐平:“叔,就是你说的哪个很会做吃的老奶奶?”

    “美女,美女,欢迎光临!”飘飘从屋里飞出来,停在走廊的天花板垂下来的秋千上。【~… @…免费阅读】

    这是罗向阳特意为飘飘做的,在家里一楼还有不少这样小的秋千或是架子。

    唐瑛看到飘飘,眼睛都直了;“妈妈,快看,好漂亮的鸟,还会说话。”

    “你好,小鸟,你叫神马名字?”

    飘飘抬起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头,看着唐瑛不说话。

    唐大嫂抬头看着眼前汇聚了彩虹颜色的鹦鹉,神色有点恍惚。

    唐平见状不由挠挠头,想进屋把黄玉香叫出来,女人间或许更有话说?

    罗向阳从屋里出来,笑着打招呼:“都到了,进来喝茶吧。”

    他说着对着飘飘说:“飘飘,下来。”话音刚落,飘飘拍拍翅膀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唐瑛看得两眼发光,马上放开唐大嫂的手,乐颠颠地上去找罗向阳说话。

    “老爷爷,老爷爷,这只小鸟叫飘飘吗?它的名字真好听。”

    “老爷爷,小鸟它会唱歌吗?它会不会唱小星星?”

    罗向阳一下子僵住了,他没和小姑娘相处的经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他肩膀上的飘飘拍了拍翅膀,叫道:“小美女,小美女,喝茶,喝茶。”

    唐瑛眼睛瞬时亮了:“好,我们喝茶去。”

    她跑进大门,而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跑出来拉唐大嫂的手:“妈妈,小鸟请我们喝茶了。”

    唐大嫂回过神来,笑着说:“真是一只漂亮又聪明的小鸟。”

    唐大嫂进屋在沙发上坐下,腰背挺得直直的,电视正放着一部谍战片,靠墙摆放着不少的柜子,有贴合墙壁做出来的壁橱,也有老式的橱柜。

    她的眼睛落到了柜子上的大大小小的玻璃瓶、塑料瓶。

    老人家似乎都有收集的癖好,里头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干货。

    有南瓜子、丝瓜子、干栀子、黑豆、赤小豆、薏苡仁等。

    唐大嫂的视线在那些瓶子上扫过,蓦地在其中一个塑料瓶停得久了一点。

    如果她看的没错的话,那里头装的应该是雪菊了。雪菊因其茶色红艳,又名血菊,它分了好几个等级,其中以生长在昆仑雪山那的雪菊质量最好,其次则是高原地区。

    而平原地区种植的雪菊完全没有药用价值,也就只能用作观赏物罢了。

    雪菊具有很好的保健、美容功能,唐大嫂自己就有一小罐,她还挺喜欢的。

    而看橱柜顶上的那个玻璃瓶,那雪菊的色泽看着就很不错,质量应该在普通和特级之间了,说不定也能达到顶级。

    罗向阳注意到唐大嫂的视线,他看了一眼橱柜,起身把那一瓶雪菊拿下来,“这是我们去年种的菊花,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挺好喝的,要不尝一尝?”

    唐大嫂点了点头:“能让我看看吗?”

    罗向阳把塑料瓶递给唐大嫂,心想,这不就是普通的菊花吗?

    他们这不少人家都在种,不过大家并不经常喝,喝的最多的还是茶叶。

    唐大嫂拧开盖子,一股独属于雪菊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正如她所猜测的那样,已经快达到了特级的标准。

    如果保存合适,达到特级标准绝对没问题的。

    但是这个村子的海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才一千多米吧,怎么种出特级雪菊的?

    唐大嫂想着,往茶杯里倒如几朵雪菊,拿起热水壶开始冲泡。

    雪菊在热水中旋转、舒展,它的清香很快就被激发出来,而茶水没一会就变了颜色。

    唐大嫂把第一泡水倒掉,冲入第二泡,菊花安静地在热水中舒展着,等了一会,她拿起茶壶,把茶水倒入白色茶杯中。

    此时雪菊茶水已经变成了绛红色,清透而不浑浊,闻着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抿一口,味道不会冲且有淡淡的回甘,让人喝了还想喝。

    罗向阳喝了被雪菊茶,笑着说:“味道跟刚收获那会还是差一点,今年我们种了不少,这几天已经打花苞了,很快就能摘了。”

    唐大嫂眼睛亮了亮,正想说话,黄玉香从厨房出来,“先吃点心了,等会再喝茶。”

    黄玉香做的金玉米薄饼,陪着豆腐瘦肉汤,里头加了一点切碎的黄花菜,滋味清淡,配上有些甜的薄饼,可以喝上两大碗。

    唐瑛手里拿着饼,吃得津津有味,飘飘飞了过来,停在她旁边的椅背上。

    她瞅了眼其他大人,偷偷地撕下一点饼,递给飘飘,“小鸟,我的分你吃。”

    大家还没来得及阻止,飘飘已经一口把那点饼给吞了。

    它飞到唐瑛的椅背上,拿头去蹭唐瑛的头发,“小美女,可怜可怜我吧,我好饿。”

    ……

    秦禹安几人同时看向小家伙圆滚滚的身材,而与之相对的,就是唐瑛怜惜的目光,又喂了它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