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不建议
    吃完晚饭,大锅里的粽子已经飘出了香味,然而还不能吃。

    黄玉香要包粽子,就没出去跳舞,她跳舞的姐妹们就一同找上门来,屋子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秦禹安他们忙回了农场,不管是看电视还是玩手机都行,等时间到了再过去吃粽子。

    秦禹安想了想,给我好怕怕发了一张图片,是一个挂着好几串粽子的木架子。

    【安然无恙】:我外婆已经开始包粽子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过来?

    【我好怕怕】:初四天哪早上的票,还有杨梅吗?我媳妇想得紧。

    【安然无恙】:来了后就到山上去吃,想吃多少有多少。

    【我好怕怕】:那就好,让她吃各够就不会念着了,整日折腾我。

    秦禹安觉得被塞了口狗粮,就转移了话题。

    【安然无恙】:你现在有空,不如我们来开一局游戏?

    我好怕怕马上就应了。

    此时,江云市的一处别墅区,一个戴着帽子墨镜,穿着宽大的蝙蝠衫,拖着行李箱从出租车下来。

    她一直走到西区尽头的一栋别墅门前才停下来,按了手指印开门进去。

    家里有阿姨定期打扫,尽头她要回来,砂锅里煲着一锅玉米排骨汤,一边的煤气灶上,摆放着一个蒸锅,此时只需要打开冰箱,放入包子,开火,没几分钟就能吃到香软的包子了。

    红土把火打开,上楼随意换了一身衣服就下来,然后打开储藏室里的大冰箱,里头冻着她前段时间买来的杨梅。

    她这个工作有时候要跟剧组四处跑,待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不过她还是喜欢回来这里,让她很放松。

    红土把整个泡沫箱搬出来,阿姨并没拆开,也不知道里头的杨梅现在是什么情况。

    箱子被打开,露出了里头的一个个透明盒子,能清楚地看到里头的杨梅,因为冷冻的关系,表面凝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红土取了一盒,倒了一半到盆里,其余的又放回冰箱。

    她倒了一些纯净水到盆里,又撒了一点盐,等她吃完饭,这杨梅差不多也能入口了。

    红土把手机支在一旁,投影到前方,看起了综艺,时不时地回复一下消息。

    杨梅还未完全解冻,红土就捞了一个在手里,啃了一口。

    冷冻的杨梅口感变了,有种咀嚼冰沙的感觉,但它的味道并没有因此而改变,酸甜可口,特别开胃。

    红土吃了几颗,给秦禹安发消息。

    【红土】:杨梅味道很不错,杨梅酒开始酿了吗?

    秦禹安等游戏结束退出来,才发现红土给自己发了信息,他连忙回过去。

    【安然无恙】:给你寄的这一批杨梅没酿酒,再过几天另一个品种的杨梅就能够摘了。

    【红土】:很期待。

    【安然无恙】:不过我手头有杨梅酒,不过不是我酿的,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给你寄一点?

    【红土】:你先帮我留着,下次再说。

    秦禹安盯着对话框,踟蹰了一下,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安然无恙】:快到端午节了,我外婆包了很多粽子,你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我给你寄几个。

    【红土】:过两天我要换地方,等我稳定了再跟你说。

    【安然无恙】:好。过两天我好怕怕要来找我玩,我还想说邀请你一起过来,摘杨梅、吃粽子。

    【红土】:你别诱·惑我,万一我想不开翘班了,就要被人追杀了。

    【安然无恙】:你还是调整下作息,别把自己逼得太紧。

    秦禹安打完这句话,不由有点后悔,想撤回来,但又怕对方多想,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安然无恙】:我回来开农场后,生活作息规律了,身体状态真的不一样。

    【红土】:我这一行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了。不过你都开了农场,要不种一点能养肝补肾啥的草药,我时不时泡着喝。

    【安然无恙】:行,我查查资料。

    【红土】:那就这样,我先忙去了。

    红土打完这个消息,就难受地捂住腹部,找到柜子里的药,一样取了几粒吃下去。

    她看着盆里的杨梅,一脸的惋惜,老胃病发作,没办法再吃了。

    她空闲时间不多,中药、西药都吃过,也不知道是医生诊断不对,还是药不对,一直都没好全。

    红土捂着肚子好一会,觉得好一点后就瘫在沙发上。

    听说隔壁的隔壁好像搬来了个圈内的知名导演,要不送点杨梅作人情?

    红土打开了手机通讯录,开始根据条件只能搜寻,果然有这位导演的好友,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添加的。

    红土跟人唠嗑了几句,很快的,导演家的保姆就过来取杨梅了。

    虽然没了大半的杨梅,但是能跟这位导演拉近关系,也不错。

    红土对人家导演不熟,却不知道人家导演对她却是早有耳闻,打算请她一起参与最近在策划的剧本呢。

    秦禹安并不知道红土那边的情况,以前自己常泡在网上,有时间跟红土玩游戏。

    如今他作息规律,她的作息依然混乱,两人的联系反而少了许多。

    秦禹安坐在沙发上,刷了一会网页就放弃了,他抬头看到在写写画画的林主任,决定向对方请教。

    “林主任,请问您对中草药的种植了解吗?”秦禹安特地做到林主任身边,咨询起这个问题。

    “了解的不多,你想要种中药?”林主任不赞成地看着秦禹安,“小安,你也别怪我多嘴,你这农场的规划本来就不够科学,我不建议你涉及中药这方面,毕竟许多重要是有种植条件的,并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

    “林主任,您误会了,我只是想种一点中药,自家平时能用罢了,并不打算大批量种植。”秦禹安忙解释道。

    “自家用?这也不是不行,但是可选择的种类并不多,实在是药材的产地不同,它的性味也不同。”

    “嗯,林主任觉得农场哪里比较适合?”

    “你种茶那一片就可以,要不水库那一带也行。”林主任继续说:“我是真的不建议你投入大量精力的。”

    秦禹安点头应着,心里却有别的想法,如果放弃中药这一块,那系统抽的中药种子难道就废弃吗?

    秦禹安觉得自己肯定能摸索出一条农场的特色发展路线,并不一定非要跟别的农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