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忍着
    两人忙活了半天,也没有把这片杨梅林里的杂草给清理干净,相反的,两人还这中招了,手上、脸上有不少的红疙瘩,那是被蚊虫咬的。

    李军扬比秦禹安更加的凄惨,他身上的红疙瘩更加的多,已经挠出了不少红痕。

    “你这样子,等到夏天要怎么办?”到了夏天,山上的蚊虫就更加多了,李军扬这日子没法过了吧。

    “只能多喷一喷驱蚊药水了。”李军扬显然已经习惯了。

    两人扛着锄头往回走,通过崩塌的那段小路后,拐一个弯就到了他们放置电动三轮车的地方。

    没几分钟,两人就回到了小楼,马上洗头洗澡抹药。

    山上的那些蚊虫可毒了,若是这些红疙瘩没处理,绝对会痒得人怀疑人生。

    第二天天气晴朗,老杨也加入进来,杨梅林的清理速度加快了许多,一天就把剩下的活给做完了。

    这时候,秦禹安才发现,这一片以前竟然还种过梨树,不过梨树矮小,看着生长营养不·良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

    沿着杨梅林下去,就是一片片沿着山势开垦出来的梯田,不过此时都荒废着,根本就找不到以前的小路。

    老杨跟秦禹安比划了下,然后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

    秦禹安一看,不由惊讶了,“有野猪?”

    真的假的?

    卧牛岭背面的这一片地远处是跟另一大片山连接在一起的,站在这边看,对面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烟。

    这样的环境,有野猪似乎也不奇怪了。

    不过秦禹安觉得野猪不会跑到靠近村子的地方,这东西警惕性高着呢。

    秦禹安给这一片杨梅林都浇上了灵水,包括那二十来棵营养不·良的梨树。

    如果这梨树长起来不结果的话,他就想办法给嫁接别的果树,总不能白白浪费他的灵水了。

    三人回到小楼,唐平和农研所的林主任已经到了,正在研究楼上的诱导器。

    秦禹安上去看了下,跟林主任打了一声招呼,才知道林主任的研究课题已经很多年了,排在最前面,所以今天就跟着唐平来农场了。

    农研所的研究所人员来使用诱导器,秦禹安要提供住宿和饮食,农研所会另外算钱。

    秦禹安想了想,干脆让黄玉香定价,毕竟是她做饭,她说了算。

    黄玉香给了每人每天五十的价格,不能点菜,她想,秦禹安那边欠着一大堆债,这价格已经很优惠了,不能再低了。

    林主任会说话,饭桌上寥寥几句就让罗向阳和黄玉香对他信服不已,两位老人还请他帮着指点下秦禹安,农场种什么更赚钱。

    林主任看了秦禹安一眼,笑着说:“农场现在就有能赚钱的植物,扩大种植就行了。”

    秦禹安看了林主任一眼,见他朝着自己笑,把农场的作物在心里过了一遍,所以林主任说的是金玉米吗?

    黄玉香看向秦禹安,“小安,趁着人家主任在,多跟人家学学。”

    “外婆,我知道了。”当着外人的面,秦禹安没有反驳。

    不过他确实能够跟林主任聊一聊,关于农场的一些发展,农作物的深加工等等。

    吃过饭,秦禹安从罗向阳这顺走几包上好的秋茶,准备晚上和林主任唠嗑唠嗑。

    确实如秦禹安想的那样,林主任认为金玉米可以成为农场的招牌。

    “虽然我并不知道那玉米的口感、营养价值等等,但是直觉告诉我,它能红。”

    林主任抿了一口茶,“你手头应该没有种子,我建议你收获后,马上把种子处理了,进行第二季种植,抓住年底的市场赚一票。”

    秦禹安点头,他确实有这个打算,“林主任,您觉得这玉米的叶子有深加工的价值吗?”

    秦禹安觉得就这么被金玉米的茎叶都拿起沤肥也太可惜了。

    “这就要看是哪一方面的价值了,需要进一步研究。”林主任笑眯眯地说,“如果有器具和材料的话,我在农场的这几天倒是可以免费帮你检验一下。”

    林主任开始说诱导器出现以来出现的一些经典案例。

    本来只是诱导某一花卉的,结果开出来的花并不如预期。这算是诱导失败的类型,可是在这花卉的叶子中发现了某些因子,很适用于化妆品。

    所以诱导后的植物有多种可能性,不用急着下定论。

    很显然的,林主任认为旁边地里种着的金玉米是诱导后的品种。

    秦禹安笑着点头,误会了也好,省得他去解释。

    “没关系,过些天,我取一些样品送去农研所检验一下。”他没记错的话,系统的简介上说,金玉米长期食用,具有改善心血管功能的作用。

    所以,他是真想知道金玉米的叶子是否有些特别的作用。

    系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都介绍给自己听,甚至这些植物的某些特点在原来农场都不受种植,一切只能靠自己去发现了。

    唐平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说:“要不我找我哥送一套二手的器材来?我觉得以后需要用到的地方不少。”

    “这也太麻烦你哥哥了,不用了。”秦禹安拒绝了,诱导器已经很昂贵了。

    唐平看了秦禹安一眼,咧嘴笑了笑,马上给他大哥发了一段话。

    他还以为大哥一定会答应的,没想到却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很简单。

    如果农场什么都齐全了,唐平还会想着回家吗?

    唐家人坚持认为唐平待农场是玩票性质,绝对不能让他有长久待下去的理由。

    林主任确实经验丰富,到后面都是唐平在问他问题,从水稻问到水果再到花卉,什么都都能够回答上几句。

    他知道唐平只是玩票性质,并不想着赚钱,就给提了几个建议。

    秦禹安听了一会,就先回房了,今天太阳好,水库旁的杨梅几乎都红透了,他打算明天就把杨梅摘了,把订单都清理掉。

    他提前回房间不是为别的,而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运气,砸金蛋再砸出自己需要东西来。

    秦禹安忍了好些天,可算是攒够了七颗金鸡蛋,他觉得一次七颗金蛋,就算砸到的不是什么珍贵的种子或是配方,但损失也不会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