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民风淳朴”的好地方
    计缘说话的同时也微微拱手,算是还了燕飞一礼。

    相比于当年英姿勃发的年轻侠士,如今的燕飞显然早已经褪去了稚嫩,多了一分沧桑和其他东西。

    以计缘听来,不用眼睛瞧也知道如今的燕飞,不光宝剑剑柄上已经没有了流苏,心中估计也是如此。

    而听到计缘说得这话,燕飞没有任何被讽刺和被冒犯的感觉,只是微微一笑。

    “先生看得透彻,他乡遇故知,我们就不要聊那些煞风景的事情了,走吧,天快黑了,方圆百里之内没有第二座像样的城镇了,我请先生入城喝一杯去。”

    说完这句,燕飞已经出了亭子,计缘也随其一起出去,在走到那些人的尸体旁时,计缘停了一下。

    见到计缘停步,燕飞也在前头顿了一下,转头看看他。

    “计先生可是想替他们收尸掩埋?”

    计缘看看燕飞,摇了摇头。

    “非亲非故,又欲置我于死地,如他们所说,此地夜间多得是走兽,何苦麻烦自己呢。”

    本以为计缘会讲一番大道理,会试图说服自己一起帮着掩埋尸体,可听到这话倒是真的让燕飞愣了一下。

    “那先生看什么呢?”

    “没什么,看看孤魂野鬼而已,走吧。”

    言罢,计缘再次迈步,当先朝前走去。

    在九人的尸体上,有的鬼魂已经挤出身子,有的则还有一半在里头,都是一种呆滞和茫然,暂时不清楚自己已经死了。

    没有阴差前来,更无土地引路,无人送终也无家人携灵位归魂。

    孤魂野鬼孤魂野鬼,说得就是这种了,并且因为死时怨念不深,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现在同肉身关系还没断尽,还有一口阳气,一会夜风一吹成了真鬼,若是痴傻一些,明日天光一照就够受了。

    燕飞在原地站了一会,视线扫过地上的尸骸,想了下,反倒是蹲下身来搜罗一番,从九人身上取了些银钱后,这才快步往前追上计缘。

    看着前头计缘白衫随风抖,平步悠然走的样子,燕飞忍不住说了一句。

    “计先生,您如今的着装,可比当年强多了。”

    当初燕飞最后一次见计缘,还是在宁安县的客栈内,那会计缘只不过才换掉了那一身褴褛的乞丐服饰,更无任何古典审美,打扮上依旧很寒碜。

    加上也还无今日的气度,说句当年的计缘同现在有天壤之别,其实并不过分。

    谁都喜欢听好话,即便是如今的计缘,听到这句话也算是难得挠到一点痒处,看看燕飞笑道。

    “燕大侠会说话,今天的酒计某请!”

    。。。

    虽然计缘和燕飞都没有刻意加快脚步,但区区五里路也费不了多少功夫,很快两人就回到了南道县城内。

    荣源楼是南道县中一家还算称得上有口碑的酒楼,计缘和燕飞来的就是这里。

    到这酒楼外的时候,天色已经显得昏黄,燕飞和计缘走来,远远被店伙计看到,立刻出来笑脸相迎。

    “哎,燕大侠您来啦?好久没见着您了!这位是?”

    “是燕某家乡故人,计先生,这荣源楼虽然比不得大城内的金贵场所,但在这南道县也算可以了,至少酒里面掺得水少。”

    燕飞回答完店伙计的话,向着计缘介绍一句,边上的伙计听得笑容满面丝毫不尴尬。

    “哎呦燕大侠,看您说得,什么叫掺得水少?我们荣源楼从不干那样昧良心的事,从来不在酒里掺水,快快请进!”

    店伙计在门口伸手引请,热情的招待两人进去,在问过是要雅间还是要常座之后,领着两人去了二楼靠外的位置。

    除了一坛当地的酒,还点好了四个素菜四个荤菜,外加一碗汤,算得上是非常丰盛了。

    店伙计记了菜之后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二楼的这处位置其实看起来是没有窗户和整墙的,除了坐下的时候才到胸口的矮木栏,只有木立柱和一些草帘子。

    不过实际上,在二楼四角还对着一些木板,天若刮风下雨,这些木板都会上到四周,这样二楼就变成了一个封闭的室内环境了。

    这种设计在大贞很少见到,至少计缘几乎没见过,但不得不说很有特色。

    此刻店伙计已经将计缘他们所在桌边的几张帘子卷起来绑好,所以显得格外通透,很有种一在护栏边摆桌饮食的感觉,观景效果很好。

    “计先生,您怎么会来祖越国的,稽州距离这可是不近呢。”

    燕飞对计缘的印象,还停留在十二年前,心中认为他可能是一个玄道高人,但究竟有什么本事,实话说并不太清楚。

    “出来随便走走,认识一下新天地,也结缘认识一些新朋友。”

    “那先生您可走得够远的!”

    “或许吧……”

    计缘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而是看向燕飞。

    “倒是燕大侠你在这,令计某颇感意外,自当年宁安县一别,当年的九位少侠,计缘也就见过三人,你燕大侠是第三人。”

    “哦?那前两个是谁?”

    菜还没上来,燕飞两个碗碟摆好,替计缘和自己倒上一杯茶水,即便是他,听到计缘这话也是会有好奇心的。

    计缘喝了口水润润喉,回答道。

    “第一个是杜衡杜大侠,第二个是陆乘风陆大侠,此二者各有坎坷也各有所悟,或许未来都当得起‘大侠’二字,对了,燕大侠又是为何来此?”

    燕飞提着碗碟饮着茶水静静听着,直到计缘问起这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