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真相(一更)
    宋云歌闭上眼睛,在脑海里仔细回想着这一双眼睛,要加深印象。

    凭自己的眼力,即使这韩春溪变化容貌,却无法改变眼瞳,自己一眼便能认得出来。

    赵寒秋且都有遮蔽天机的宝物,更加说韩春溪,也一定有遮蔽天机的宝物。

    所以想通过天机策与别的感应找到他不太可能,唯有让他主动找上来。

    想让韩春溪找上门来也不难,只要将这赵寒秋被自己所杀的消息传出去,他便会找上门。

    韩春溪对这个赵寒秋很珍视,甚至情同手足。

    赵寒秋被自己所杀,就如冯晋被人所杀一样,一定是要报仇,且迫不及待的报仇。

    “南无阿弥陀佛!”澄明和尚双眼灼灼盯着宋云歌,沉声道:“宋施主,你……”

    宋云歌看向他:“澄明大师有何指教?”

    “宋施主,你应该身怀邪术!”澄明和尚沉声道:“竟然破坏了他的魂魄!”

    宋云歌淡淡道:“魂魄?”

    澄明和尚轻轻点头道:“有了魂魄,便能轮回转世,一灵不灭,而你灭了他魂魄,便是彻底杀了他。”

    宋云歌道:“他这样的魔头不该彻底死?再转世轮回继续为恶?”

    “下一次转世轮回,便要承受这一世所造的孽,会受无尽苦楚,宋施主你何必帮他解脱!”

    “呵呵……”宋云歌笑起来,摇头道:“澄明和尚,你们这些和尚的想法当真古怪,你们跟慈悲一点儿不沾边啊,漠视性命,只能说你们冷酷!”

    “南无阿弥陀佛!”澄明和尚摇头道:“宋施主觉得贫僧冷酷,是因为误解,咱们对生死漠视,是因为看透轮回,知道一灵不灭,生生死死只是如换马车一般。”

    宋云歌摇头道:“罢了罢了,说这些也没用,那咱们就告辞了。”

    澄明和尚合什一礼,郑重的劝道:“宋施主,这般邪术有伤天和,是与天地做对,还是少用为妙。”

    宋云歌摆摆手,看向苗新晴。

    苗新晴点头:“走吧。”

    宋云歌提起赵寒秋的尸首,飘飘而去。

    他们再回去取出徐兰芷的尸首,然后一起带回天岳山,一个入土为安,安葬在天岳山的灵丘内,另一个做为祭奠之用。

    徐兰芷安葬好了之后,宋云歌便准备再次离开,却被山主招唤。

    他来到祭天殿,王世传正在大殿里负手踱步,脸色阴沉无比。

    宋云歌抱拳:“山主。”

    王世传摆摆手道:“坐下说话吧。”

    宋云歌没客气,坐到旁边一张太师椅中。

    王世传则坐到另一张太师椅中,沉声道:“四灵卫已经闹起来了。”

    宋云歌眉头挑动:“消息传得这么快?”

    “几乎每天都有人去殒神山,怎么可能瞒得住,那边的情形太惨烈,瞒不住人的!”王世传哼道。

    宋云歌点点头:“那倒也是。”

    “现在四灵卫闹起来了,大伙都没什么好办法!”

    “当初就没有预备的,万一殒神山毁塌,还有另一套方案以预备?”

    “没有。”王世传摇头道:“谁能想到殒神山会毁掉?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殒神山的力量强绝,没人能靠近,除非持着神殿的令牌才能进去。

    外人想破坏也不可能。

    万万没想到不是从外面毁的,而是地龙翻身所致,当真是天意难违。

    宋云歌道:“有生必有灭,这一点儿诸位都应该想得到吧?”

    “少啰嗦,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是想怎么才能安抚下四灵卫!”王世传摆手不耐烦的道:“四灵卫一乱,那边城便乱,天魅现在恐怕已经收到了消息!”

    宋云歌道:“无计可施?就一点儿了没办法?”

    “对那些非六大宗的弟子还好说,让他们进入六大宗参悟学习便可,可对六大宗弟子却是麻烦。”王世传摇头:“殒神山的毁灭,也毁了他们的上进之心!”

    宋云歌笑了笑:“峭有这般脆弱吧?”

    “就是这么脆!”王世传哼道:“你还笑得出来!”

    宋云歌道:“其实也简单,将四灵卫的功劳与各自宗门接连到一起便是。”

    王世传皱眉道:“那还不如呆在宗内呢。”

    “可以让四灵卫的功劳积分是宗门功劳积分的两倍或者三倍。”

    “这个……”王世传摇头道:“那非六大宗弟子岂不与六大宗弟子一样了?”

    宋云歌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四灵卫艰险。”

    王世传皱眉沉思。

    宋云歌道:“山主,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儿看法,到底怎么办,还是你们六位说得算。”

    “哼,别以我为不知道你跟周灵殊的小动作。”王世传斜睨着他道:“你们是对咱们这些老家伙不以为然,觉得保守吧?”

    宋云歌点点头,坦然承认。

    “那你知道不知道,咱们也是被逼无奈?”王世传哼一声道:“先不说整体的实力,便是御空殿,咱们便无法抵挡!”

    宋云歌眉头挑动。

    “你想得没错,就是御空殿!”

    “山主,难道御空殿有剑神?”

    “没有剑神,但御空殿的武功惊人,御空神刀,咱们都挡不住的!”

    “既然挡不住,他们怎会容你们活着?”

    “因为他们甘于雌伏,只想维持现在的局面,不想打破平衡。”

    “原来如此……”宋云歌恍然大悟,慢慢点头。

    到头来,却是弄错了。

    不是他们不想打,是不敢打,投鼠忌器,小命根本掌握在御空殿手里。

    说来说去,这个天下的霸主竟然是御空殿。

    不过这个御空殿也真是古怪。

    他们如此之强,恐怕他们的弟子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们御空殿无敌。

    他们只以为御空殿压猿飞宗四宗一头,却并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

    不仅仅是他们,便是中土武林各宗弟子,也不知道御空殿恐怖如斯。

    “山主,我现在能压得住御空殿吗?”宋云歌道。

    “你……”王世传沉吟,摇摇头道:“恐怕你一人之力也不成。”

    “我一个剑神压不住他们?”宋云歌道:“他们不是没有剑神吗?”

    “纵使没有剑神,但他们的御空神刀也能发挥出剑神的威力来。”王世传摇头道:“你一个人独木难支!”

    “这样……”宋云歌叹一口气。

    原本以为踏入剑神便无敌于天下,从此能够纵横自如,现在才知道还差了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