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吞云(三更)
    孟超道:“宋师弟,你带过来几个刀侯?”

    宋云歌叹一口气:“至少有四个。”

    “四个刀侯,乖乖!”

    “能活着过来,也是命大。”

    “吓都吓死了!”

    他们都是剑圣,最知道剑侯的强大,自然刀侯也是一样,纵使他们到了巅峰,在刀侯跟前仍旧不堪一击,天刀的威力可不是吹的。

    “还好有罗师叔他们挡着。”宋云歌道。

    “那也够险的。”孟超摇头。

    万一这些刀侯不顾一切出手呢?

    即使能挡得一时,也未必能护得他周全,一个闪失,小命就没了。

    他们剑圣巅峰的也挡不住天刀一斩。

    只需要一刀,宋云歌的小命便交待了,安然抵达这里确实运气极佳。

    片刻后,罗士英与陆少冲随着黄子扬一起出现。

    罗士英与陆少冲身上都带着煞气,隐约受了伤。

    “罗师叔,陆师兄,”

    “走吧。”

    “你们受伤了……”

    “战了一场,那四个家伙不是对手,哈哈,云天宫不过如此!”罗士英开怀大笑。

    宋云歌看向陆少冲。

    陆少冲剑眉轻蹙,一言不发。

    宋云歌便知道罗士英在吹牛,没那么简单,可能还有别的天岳山剑侯相助,还经过了一番苦战。

    宋云歌四人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小院,最终停在城东一座酒楼前,跃起穿过二楼窗户进入楼内。

    二楼一共摆了三十几张桌子,桌子与桌子之间有栏杆隔开,几乎每桌都坐满了人,喧闹无比。

    宋云歌指了指一张四人桌子,平静的道:“就是那个圆脸的。”

    那张桌子坐了四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俊逸男子,身边两个青年气度沉稳,最后一个青年则洒脱飞扬,正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他忽然停住,扭头看向宋云歌四人。

    “最左边这个?”罗士英道。

    宋云歌点点头。

    他并不认得那四个人,但看他们所穿白色衣袍,绣着云朵,便知是云天宫弟子。

    “哼哼,好得很!”罗士英冷笑道:“果然是云天宫所为!”

    宋云歌皱眉盯着那佻脱青年,看他精气神三环,精血壮旺迥然有异。

    而他的精神之环则在不停的闪烁,好像在不停的吞吐伸缩,起伏不定,很古怪。

    他凝神思索。

    有荆冷山的魂魄,他对云天宫的底细很了解,仔细对比云天宫的诸门奇功,最终推断出这竟然是云天宫的奇功吞云诀。

    吞云诀,身化为云,可以化解一切攻击,且将攻击转化为自己反击之力。

    对他攻击越强,反击得越强。

    反击之时,把攻击来的力量加上他自己的力量一起反弹回去,其力必强于攻来之力。

    陆少冲便要冲出去。

    宋云歌忙道:“陆师兄!”

    陆少冲扭头看过来,皱眉不解。

    他已经凝势便要一击了,却被叫住,感觉很难受很烦躁。

    宋云歌道:“那家伙练有吞云诀。”

    “嗯——?”陆少冲脸一沉。

    他也知道吞云诀的威名,云天宫的威名大多数是由吞云诀所挣得的。

    不过据他所知,近两代弟子还没有练成此奇功的,没想到又出来一个。

    宋云歌道:“他是陷阱!”

    陆少冲脸色微变,扫一眼周围。

    但他没看出什么不对劲。

    宋云歌道:“先别对付那家伙,先收拾其他的!”

    罗士英喝道:“对,先宰了其余几个再收拾他!”

    他双眼灼灼,狠劲上来了,比陆少冲更快的冲向了那个中年男子。

    “天岳山,欺人太甚!”中年男子早就凝神以对,发出一声沉喝。

    “狗屁,你们云天宫才欺太甚,敢杀我天岳山弟子,杀无赦!”罗士英怒吼回去。

    两人声音都在酒楼里回荡,响彻每一处。

    “敢杀我云天宫弟子,才是杀无赦!”中年男子断喝。

    喝声如惊雷,响彻半个峒兴城。

    酒楼内的桌碗簌簌抖动,人们也血气浮荡,胸口烦郁欲呕吐。

    黄子扬也跟着冲出去,各迎向一刀侯。

    宋云歌没理会他们厮杀,而是在原地打量着那吞云诀的青年。

    他知道这青年的名字,许非想。

    非想非非想,佛门入定的层次境界。

    许非想这个名字颇有佛意,但此人的行事却一点儿没有佛意。

    仗着是许广楼的小儿子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在云天宫内做出不少荒唐事。

    但许广楼地位稳固,堂堂的长老,行事霸道护短,众人对于许非想这个家伙也没什么好办法。

    如此一来,更惯得许非想越发肆意任性。

    偏偏这样的人能练成吞云诀,不得不说是莫大的讽刺。

    许非想也打量着宋云歌,轻笑一声,淡淡道:“你便是宋云歌?”

    宋云歌道:“你杀的秦一周师兄!”

    “是我。”许非想蛮不在意的笑道:“原本是不想杀他的,可他非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他!”

    “不管他如何找死,你杀了他,那便是咱们天岳山的敌人,必死无疑!”宋云歌缓缓道。

    许非想不在意的摆摆手:“别说得这么严重,你也杀了咱们云天宫不少同门,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看看现在,还不一样有师叔他们护着我?”

    宋云歌摇头:“我不一样。”

    “是不一样。”许非想不在意的笑道:“我是不会被杀死的,你嘛,恐怕命不久矣!”

    “砰砰砰砰……”一张张桌子炸成粉碎,杯盏也没能幸免,菜碟汤汁纷飞。

    宋云歌轻退一步,避开笼罩过来的汤汁:“我不会死,你却要死了!”

    “哈哈……”许非想大笑起来:“你没那本事,而且你也不敢,否则,我爹一定亲自拧下你的脑袋!”

    “许广楼?”宋云歌道:“刀王境界。”

    “咦,你还知道我的身份?”许非想讶然道:“难得难得。”

    他很少在武林中行走,一直在云天宫内,或者练一练武或者弄一些恶作剧。

    他觉得还是云天宫里更有意思,几座海岛,还有汪洋大海,任凭自己肆意玩耍,比在陆地上更加的自由自在。

    在陆地上处处受束缚,很是不爽。

    “嗤!”一道轻啸忽然射向宋云歌后背。

    宋云歌斜身避开。

    一道白光“砰”插进前面朱柱上。

    一人合抱粗的朱色柱子颤动,抖下屋顶灰尘,朱柱子上的长刀颤动不休。

    宋云歌看向飘落在楼上的一个青年。

    那青年脸色黧黑,双眼寒光迸射,冷冷瞪着宋云歌,脚一蹬射向宋云歌。

    宋云歌看到他头顶的白光闪耀,对自己杀意浓烈之极,不共戴天。

    “马师兄,一起杀了他!”许非想大笑一声,冲向宋云歌,挥刀如电。

    他后发先至,一刀斩向宋云歌。

    宋云歌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他身后,左手一划。

    “嗤!”许非想并不在意,挥刀横斩。

    吞云诀奇奥,不仅能攻击还能护体,便是刀剑加身也不会伤到自己,会被吞云诀吞掉力量,令刀剑绵软无力,何况宋云歌根本没来得及拔剑。

    宋云歌的左手无声无息划过许非想后背,隔了一尺,轻盈掠过。

    许非想顿时一分为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从天上来》,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