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收获
    “这便是通天塔。”卓小婉轻声道:“师兄,人死不能复生。”

    宋云歌沉默不语。

    他脑海里一直在想,如果自己不选择用遮天玦,直接带着楚晓云埋头冲向天岳山,能不能在云天宫反应过来之前赶回去。

    如果自己不贪心,不是欲罢不能的参悟无生经,便不会走火入魔,云天宫就找不到自己。

    如果自己早醒来一刻,又会如何?

    甚至如果不用遮天玦,强逼着罗士英一直护送,又会如何?

    这些念头一直在心头涌动,无法遏止。

    内疚一直在纠缠着他,化为滔天的愤怒,对云天宫的强烈杀机。

    即使杀光了马志华九人,仍无法平息他的愤怒与杀意,他们九个无法与楚晓云相提并论。

    卓小婉将玉手按到塔身的一个手印上。

    “轰隆!”玉塔前出现一个洞口,卓小婉轻盈进入。

    宋云歌抱着楚晓云跟进。

    斜向下的台阶两旁是一颗一颗的夜明珠,柔和光芒如月华。

    沿台阶往下很快转个弯,踩到一座宽旷平地上。

    这空旷之地约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地面阴刻着粗大的奇异符号,中央摆五十二张玉床,每张床上躺一人。

    玉床散发着温润光泽,光泽包裹着床上的人,气色红润宛如熟睡。

    宋云歌微眯眼睛,望气术看去。

    卓小婉平静的道:“这些都是咱们天岳山百年之内牺牲在大罗城的弟子。”

    宋云歌脸色平静,缓缓道:“好一个通天塔!”

    他心中却如怒浪排空。

    这些玉床上的人,魂魄犹在,根本没有离体没有消散!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一百年时间,魂魄犹在,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座通天塔看着寻常,却大有来历,据说是上古所建,经过无数朝代犹稳稳挺立,可谓是奇迹。”卓小婉轻轻说道:“所以被咱们天岳山的祖师选中,成为咱们寄放英灵之处。”

    “这位祖师当真非凡!”宋云歌轻轻点头。

    卓小婉轻轻摇头:“其实大家根本没发现这通天塔有什么奇异处,已经研究了数百年,还是一样,只是能保持身体不朽。”

    宋云歌道:“这已经是了不得的事!”

    不仅仅是身体不朽,魂魄也在,神乎其神。

    他抱着楚晓云来到一张床前,看向床上躺着的孙天通。

    孙天通脸色红润,如果不是没有呼吸,真如睡熟随时会醒过来。

    他将楚晓云放到孙天通身边,让两人如夫妇一样并肩躺在一起。

    他绝不会说魂魄之事,一者太过惊世骇俗,再者,也会泄露消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显然现在没有人发现这玄妙,那就将这个秘密一直保留下去吧。

    不管怎样,魂魄犹在,那就给他一线希望,他的内疚也没那么浓烈。

    “走吧。”宋云歌转身。

    卓小婉随他出来,看宋云歌继续走,没有停下来跟她说话的意思。

    “师兄,不如跟我说说罢。”

    卓小婉感到宋云歌外表平静,内里沸腾,终究做不到抛开不管。

    宋云歌露一丝笑容:“没什么可说的,师妹,回去歇着罢。”

    他摆摆手,脚步不停,渐渐走出卓小婉的视野。

    卓小婉蹙眉目送他离开。

    ——

    宋云歌回到自己的小院,坐在熟悉的石桌旁,短短几日,却恍如隔世。

    他抚摸着石桌,体会着桌上的每一道裂纹与坑洼,熟悉的感觉渐渐浮现,心也渐渐安定。

    精神凝注,将所有的内疚与愤怒及杀意抛出脑海,不让它们干扰到自己。

    人死不能复生,自己就是把云天宫都灭掉,楚晓云也无法活过来。

    魂魄犹在,就有一线复活的希望。

    自己这一行大有收获。

    首先是郑西风的魂魄,剑侯境界的魂魄对自己的悟性提升巨大。

    否则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领悟无生经。

    剑侯是突破了第一道铁门槛的,对于世界的感悟与先前几境有质的不同。

    再者是无生经练成。

    这让他心境通透,自己又变成了自己,不再被那些魂魄们改变。

    甚至郑西风魂魄的影响都被消除,剥离所有强加的影响,心如磐石,狂风难撼。

    有了无生经,也不必再要天心坠。

    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金符,是无生经与万魂炼神符融合到了一起。

    他不由想起了当时被云天宫高手刺中心脏,濒临死亡那一刻,这道金符逆转,竟然将涌过来的死气化为生气,仿佛逆转时间,回档重启。

    他凝神试着再次逆转金符,可惜金符巍然不动,于是令其顺转。

    金符缓慢旋转。

    他咬咬牙,再次逆转,直到昏沉眼前发黑,额头冷汗涔涔,脸色发白,金符还是没有逆转。

    难道先前是错觉?

    他轻轻摇头,绝不是错觉!

    头这一摇又开始发晕,精神透支得厉害,一下吞掉九个魂魄的后遗症也发作。

    他转身进屋,把自己抛到床上,直接陷入昏睡。

    清晨,在鸟雀清脆的鸣叫声中,他悠悠醒来。

    握着那颗大天魔珠,他望着藻井发呆。

    清新的空气飘入鼻中,能嗅到外面露水气息,花草的芬芳。

    他在回想昨晚的梦境。

    梦境中,他带着楚晓云回到了天岳山,然后从天岳山返回时,又遇到了马志华他们。

    马志华他们人数更多,近有百人,他一口气狂杀,把这一百人屠戮一空。

    他想到这里忽然一挥手。

    “嗤!”空气传来裂帛声。

    一道隐约黑线一闪即逝,随即狂风呼啸,吹得屋内尘土飞扬。

    他不在这几天,没有打扫,落了不少的灰尘。

    他朱袍袖子一卷一拂,窗户“砰”打开,纷扬的灰尘被卷出了窗外。

    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手。

    剑神一式越发炉火纯青,好像在梦境里都在精深,梦中杀戮令它更深一层。

    现在这剑神一式比幽冥神爪更厉害,威力更惊人,剑神一式加上碎虚步,杀剑圣易如反掌。

    他慢慢露出笑容,低头看看大天魔珠,无奈抛回床头匣子里,还是难辨真假,不知是不是外珠。

    而一口气吞掉九个魂魄,他原本以为会很麻烦,现在发现竟然心宁神静,毫无异状。

    看来这无生经与万魂炼神符相合,果然能够消除心魔侵袭,直接化掉了魂魄对自己的影响。

    总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可他却高兴不起来,无生经与万魂炼神符之斗导致楚晓云身亡,他无法忘却。

    努力平息心境,抛开这些,他来到院中慢慢演练剑法,自己的根本还是天岳山的剑法。

    练了半晌,卓小婉敲门进来,提了一个饭匣,将饭菜取出摆到石桌上。

    宋云歌谢过之后,直接开始吃起来。

    卓小婉明眸打量着他。

    宋云歌低头吃饭,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卓小婉应该知道了自己所发生的事,所以才会如此。

    否则,断不会主动帮自己送饭,主动接近自己。

    卓小婉只是静静看着他,一言不发,待他沉默的吃完,装回饭匣轻盈离开。

    她曼妙身影离开小院,宋云歌顿觉小院黯然失色,空荡荡的,没有了幽香,没有了温馨。

    他甩头抛开这些,正要去朱雀卫,冯晋闯进来。

    上来便先拍拍宋云歌肩膀,安慰道:“师弟,楚师妹的事怨不得你。”

    宋云歌勉强笑笑:“师兄也听到消息了?”

    “现在整个大罗城都传遍了。”冯晋摇头道:“我是刚刚收到消息才跑过来,云天宫死了九个高手,是你杀的吧?”

    宋云歌点头。

    “那你千万小心!”冯晋皱眉道:“云天宫绝不会罢休的。”

    宋云歌发出一声冷笑。

    这正合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