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发作
    “十颗!”梅莹哼道。

    宋云歌脸上严肃一下消失,化为满面笑容。

    张其同疑惑的看看两人,觉得莫名其妙。

    “提回去!”梅莹斜睨一眼张其同,又瞥一眼地上的尸首,转身飘走。

    宋云歌笑道:“我来罢。”

    他弯腰提起那尸首,跟上了梅莹。

    张其同露出满意的笑容,难得这宋云歌身为剑尊却如此没架子。

    宋云歌在追上梅莹的过程中,身体遮住张其同目光之际,在假装换手之时,已然摸了这天魅的胸口。

    他心下失望。

    这天魅胸口只有一块令牌,巴掌大小,坚硬不知是何材质。

    虽然没能来得及看清上面图案,通过手指触感,然后在脑海里重建,应该是阴刻着一座山峰。

    他猜测应是猿飞宗的令牌。

    此牌唯一的用处可能就是证明他是天魅猿飞宗弟子,可以为功劳凭证。

    梅莹忽然扭头。

    宋云歌吓一跳,脸上却若无其事。

    暗自庆幸自己手快,已然完成了摸索而收回,否则真要被她当场捉住,未必有些尴尬,有损自己光辉形象。

    “他身上带着好东西吗?”梅莹倒退与他并肩,似笑非笑。

    宋云歌坦然摇头:“来刺杀能带什么好东西,当然是身无长物,只有一块令牌。”

    “说不定他信心十足,带着好东西呢,是不是?”梅莹巧笑嫣然,灿若春花。

    她看宋云歌一无所获,说不出的开心。

    宋云歌被她明艳笑容弄得一失神,忙扯回精神,轻咳一声道:“能杀得掉天魅,也算大功一件,我已经知足了。”

    梅莹哼一声,又不开心。

    她想到宋云歌这一次,既拿延寿丹,又有大功,当真是收获满满。

    张其同跟在他们后面,觉得自己好像多余,便有了退意,反正已经不可能再有收获了。

    他很想弄清楚宋云歌是如何看清那水中天魅。

    那天魅气息全无,隐蔽异常,换了旁人是怎么都看不到的,他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宋云歌忽然皱眉,扫视四周。

    他隐隐觉得不太妥当,不太对劲儿。

    吸纳了两个魂魄之后的他,精神强旺,直觉也敏锐很多。

    他双眼清光闪动,扫视四周,目光落在旁边的树林里,脸色微变,低声喝道:“小心!魔尊!”

    梅莹一怔,随即忙运功。

    三颗延寿丹加上一颗清神丹飞出宋云歌左袖,钻进他张开的嘴里。

    眉心处开始闪现小剑,三十年寿命瞬间燃烧,刹那便晋入半步剑圣,引下浩浩元气。

    既然来袭,那自己就来个反袭。

    张其同默契差了很多,听了他的话,还没反应过来。

    “嗡!”一道闷响在三人耳边炸开,眼前一切皆剧烈晃动,世界仿佛颠倒。

    张其同顿时昏迷倒地。

    梅莹“噗”喷出一道血箭,软绵绵欲倒,玉脸已然煞白如纸。

    她没想到这一击如此惊人。

    自己是剑尊,对方是魔尊,同境界之下,魔门的音杀之术应该无法重创自己。

    宋云歌软绵绵坐倒,脸色煞白。

    “嘿!”一声冷笑声中,一个灰袍中年如鬼魅般飘掠而至。

    他瞬间抵至宋云歌跟前,一掌劈下,无声无息。

    他五官俊朗刚硬,眉宇间煞气森森,显然是一个心肠刚硬,雷厉风行之人。

    宋云歌腰间陡然亮起清光。

    剑光与掌力无声无息相撞,长剑荡起却没脱手。

    “魔圣!”宋云歌哼道。

    对方打的主意跟他一样,一旦动手就先踏入半步魔圣,所以那一记天音杀如此恐怖,直接令梅莹受伤,张其同重伤昏迷。

    梅莹拔剑出鞘支住自己摇摇晃晃娇躯,黛眉间闪动钻石般小剑,来不及支援宋云歌。

    “好小子!”灰袍中年冷笑:“怪不得能杀得了九幽!”

    “九幽!?”宋云歌皱眉,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迷糊模样。

    他确定了眼前这人乃周玄机。

    一直在等着他,小心戒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还好自己提前踏入剑尊境,不但不必逃命,还有望杀掉周玄机,彻底解决后患。

    灰袍中年冷冷道:“死在你手里的那个魔主!”

    “你是他的……?”

    “师父!”

    “要替他报仇。”宋云歌恍然道:“何必这么想不开,自寻死路?徒弟死便死,你该好好活着,远离大罗城的!”

    周玄机轻哼:“好小子,狂得很!”

    梅莹蹙眉盯着他们。

    怎么忽然不打了,停下来啰嗦起来。

    宋云歌与周玄机各自打着算盘。

    宋云歌左手慢慢爬上血丝,一道一道缠绕他手臂。

    周玄机右袖轻轻起伏,好像有风在往袖子里吹,动静极小却瞒不过宋云歌的眼。

    两人各自酝酿着必杀一击。

    宋云歌知道周玄机在运转天残掌,威力惊人,周九幽并没能练成这一掌。

    周九幽苦练了很久还是没练成。

    宋云歌道:“你徒儿杀朱雀卫,自取死路,既然我不杀他,也有别人杀他!”

    “九幽不会无缘无故杀人。”周玄机缓缓道:“他是一个好孩子,不该死!”

    宋云歌道:“杀了朱雀卫,还说不该死,也就你们魔门中人如此想!”

    “小子牙尖嘴利,找死!”周玄机一闪到了梅莹跟前,一掌拍下。

    宋云歌顿时喝道:“卑鄙!”

    他朱袍猎猎,如一只红鹰掠向周玄机,挺剑刺其后背。

    “嘿!”周玄机轻笑,鬼魅般一闪,瞬间到了宋云歌身后,右掌轻拍他后背。

    这一步乃是碎虚步的第二层。

    周九幽的破虚步只练到第一层,极擅卸力,没到这第二层,缩地成寸,咫尺天涯。

    碎虚步练到第二层,迅如鬼魅,防不胜防,才真正变得可怕可怖。

    宋云歌似是无从知觉,让周玄机暗叹一口气。

    终于要替九幽报了仇!

    梅莹瞪大明眸,看着宋云歌头也不回,左手往后一横划,好像早就等在那里。

    这一划不给人突兀之感,反而很从容。

    周玄机偏偏避之不及,两者靠得太近,而且他没想到这一剑如此之诡异奇绝。

    这一剑恰好是他掌力催到极致,所有力量都倾泄于这一掌,周身空荡荡,无力强行改变掌势。

    他能做到的只是强扭身体,想要避开致命处。

    “嗤!”短剑划过他半边身子,从心脏到肋骨,与周九幽当初的伤势一样。

    周玄机闷哼一声,一闪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出现在张其同身前。

    此时张其同恰好睁开眼,看到他五指箕张朝自己头顶抓下来。

    他拼命运功躲避,可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五脏六腑无一不疼。

    愤怒不甘的看着五张落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从天上来》,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