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云雁
    天外天高手在别处不难弄银子,大不了来个劫富济贫,可在大罗城却艰难。

    有四灵卫在,天外天高手都得老老实实,遵纪守法,更何况自己便是四灵卫,军纪森严,更没机会弄银子。

    这一万一千两银子还是三年的俸禄所积。

    看来得找机会偷偷出城,潜到周围城镇偷偷掠一把,自己望气术能看到罪孽之光,不会错杀好人。

    有了银子买到延寿丹,便能施展大魔天祭元术。

    大魔天祭元术或者代替逾天诀,或者一起施展。

    大魔天祭元术乃是疗伤圣法,在逾天诀施展过后再施展它,直接恢复如初,未必就会留下暗伤。

    甚至两者同时施展,不下于了逾天诀与燃血丹同用,威力惊人。

    他坐在桌边畅想美好未来,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已然是清晨时分。

    “叮……”墙角的玉磐响起。

    他抬头看看天色,一轮旭日升空,射万丈金芒,把小院照成金色。

    他抖抖灰袍上的霜气,低头看一眼,忽然觉得灰袍有些太过碍眼,于是进了屋,换上了平时一直不喜欢穿的朱袍。

    朱袍衬得他脸庞如玉,英俊照人。

    离开小院,出了天岳别院往什长周沧澜的府邸走去。

    此时大罗城已经苏醒,大街上飘溢着早餐香气,处处是孩童的嬉戏与大人的喝斥声。

    商铺已然开张,但来往的人们多是出来吃早餐,神情慵懒而散漫,丝毫没有边城的紧张与惶惶。

    四灵卫镇守之下,人们信心十足。

    宋云歌来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停住脚步抬头看,朱门四排铜钉在阳光下闪着金光,威示着赫赫威严。

    他盯着这朱红大门,心中涌动着强烈渴望,自己也要拥有这么一座宅子!也要成为什长!

    他一甩长袖,举步跨进大门,绕过屏风来到大厅前的练武场时,已经有八人正在低声议论。

    他一进来,八人抬头望过来。

    宋云歌抱抱拳点头,没有多说,站到旁边眼睛一闭,一言不发。

    这些都是这一什的队友,关系冷淡。

    他闭眼之际念头闪了闪,一什之队友关系如此冷淡的根本原因还是自己武功低,武功低偏偏又是天岳山弟子,让他们很尴尬。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的观念深入每个人骨髓,自己这种武功是被鄙视要被欺压的,可自己后台硬,弄得他们既不屑巴结,又不能踩,很难受,看着就心烦。

    自己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大家就这么相安无事的挺好,也省心。

    归根到底,自己还是沾了天岳山的光啊,有一个强大的宗门太爽了。

    有天岳山这般强大宗门,自己只需要在宗内夹着尾巴做人就好,在外头则不必压抑太甚,尽可以理直气壮。

    一什有十人,两人结成一队,自己的队友杨云雁还没到,这丫头总是拖拖拉拉爱迟到。

    “宋云歌,方师兄死了,你知道吧?”一个英俊青年走过来,阴沉着脸缓缓问道。

    “哪个方师兄?”宋云歌睁开眼睛一瞥他。

    这英俊青年是梅睿,无量海弟子,已然是剑士巅峰,便要踏入剑主。

    这家伙虽比自己强,却也不算佼佼出群,但行事却飞扬跋扈,盖因他有一个好妹妹。

    梅莹,无量海青年弟子第一人,剑主境界,也即将踏入剑尊。

    他仗着自己的妹妹的势,底气十足,平时便看宋云歌不顺眼,不时会嘲讽几句。

    在这一什中,也就梅睿敢如此对宋云歌。

    宋云歌也不甘示弱,会反唇相讥。

    “方鹤年方师兄!”梅睿沉声道。

    宋云歌点点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梅睿如此问,那必是知道了什么。

    梅睿道:“有人看到你与冯什长在当场!”

    宋云歌暗自皱眉,竟然真有人看到自己与冯师兄,有嘴说不清了!

    他面无表情,淡淡道:“那他应该看到当时的情形,我就不必多说什么了。”

    “你们见死不救!”梅睿冷笑道:“方师兄虽不是你杀的,却与被你杀的无异!”

    宋云歌暗舒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能说得清,看来目击者从头到尾都看到了。

    他轻笑一声,平静的道:“别血口喷人,他们死在谁手上,你难道没数?……那位看到的人应该去救他们了吧,救回来了吗?都死透了,怎么救?这就叫见死不救,你这顶帽子扣得太狠!”

    朱雀卫不是吃素的,这会早就该弄清了他们的死因。

    先受魔门高手重击,但最后致命一击却不是魔门高手所致,朱雀卫能看出来,即使没目击者也能查得出。

    死于自相残杀,如果捅出去,便是丑闻了。

    “他们是死在魔门手上!……可你们明明也在,为何不提前出手?”梅睿冷笑道:“还不是因为方师兄是咱们无量海的,所以你们袖手旁观!”

    宋云歌露出不屑与讽刺,淡淡吐出八个字:“满嘴胡话,一派胡言。”

    “嘿,被我点破了阴暗心思了吧?”梅睿冷笑:“宋云歌,你不配为朱雀卫!”

    宋云歌闭上眼睛,懒得多说。

    梅睿道:“武功低,人品差,你有什么资格为朱雀卫!”

    宋云歌闭着眼睛淡淡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配不配成朱雀卫轮不到你说!”

    “对同袍见死不救,仅凭这一点,你还有脸呆在朱雀卫?!”梅睿咬着牙道:“如果不是沾了天岳山的光,凭你那三脚猫的武功,怎能进咱们朱雀卫!”

    他说着话,扫一眼众人:“诸位,宋云歌在,咱们这一什都抬不起头来,一直被人耻笑,不如请什长把他逐出去,省得丢人现眼。”

    众人都垂帘不动,如老僧入定。

    天岳山与无量海弟子斗个不停,他们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为好。

    宋云歌再弱也是天岳山弟子,得罪了他便是得罪了整个天岳山,不仅给自己惹祸,也给自己宗门惹祸!

    宋云歌不屑的摇摇头:“上蹿下跳,真是人不嫌自己丑!”

    “宋云歌,你敢说我丑?”梅睿失笑道:“让所有人都评评,咱们两个到底谁丑!”

    恰好此时一个苗条婀娜的秀美女子轻盈来到宋云歌身边,笑嘻嘻的问:“谁丑了?”

    宋云歌打量她几眼,露出笑容,又抬头看看天,笑道:“杨女侠,你迟到了!”

    她正是杨云雁,玉肤雪肌,樱唇琼鼻,容貌秀美,尤其一双妙眸灵慧动人。

    她乃天荡谷的年轻翘首,剑士峰巅,只差一点儿就能踏入剑主境界,远胜宋云歌。

    两人搭成一队已经一年多,她是美貌,可他已经见得多,视而不见了。

    可今天一见,她变得格外美丽,能吸引自己心神了。

    “我来得正好,什长不是还没来嘛!”杨云雁笑嘻嘻的道:“大家在说谁丑?说来听听,谁丑?”

    梅睿顿时露出笑容,桀骜不驯消失得一干二净,变得温文尔雅:“云雁,我跟宋云歌,谁丑?”

    “肯定是你喽。”杨云雁笑嘻嘻的看一眼宋云歌:“我总不能说自己队友丑吧?那还有清静日子过吗?”

    宋云歌笑容更盛。

    梅睿脸上笑容一僵,随即又失笑:“云雁,甭怕他,他也就仗着是天岳山的,凭真本事,你收拾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杨云雁与宋云歌一队,杨云雁明明武功远胜,却处处听宋云歌的,还不是忌惮宋云歌是天岳山弟子?

    他最看不惯的就是仗势欺人,天岳山弟子怎么了,凭什么理直气壮的?武功低就该低眉顺眼的,别摆什么臭架子,装什么崖岸峻高之态!

    “我可不敢,要不,你帮我收拾他?”杨云雁笑眯眯的看着梅睿。

    梅睿笑道:“没问题!”

    他挑了挑食指:“宋云歌,敢不敢比试一场?”

    宋云歌不屑的瞥他一眼:“无聊!”

    “哈哈,不敢罢?”梅睿得意的道:“怕在大家跟前露丑吧?”

    宋云歌摸了摸自己右眉角,他眉角如细剑,便要插入鬓发。

    心头一动,自己在想着找银子,眼前不就是银子嘛。

    梅睿可是一个大富豪,梅家有数座银矿,托庇于无量海,可谓是富甲一方。

    百八十万两银子在梅睿眼里,就跟百八十两银子没什么两样。

    “不敢就是不敢,别净找借口,缩头缩脑的算什么男人!”梅睿哼道。

    宋云歌放下手,挑了挑剑眉:“梅睿,这么说,我如果不跟你比试,就不是男人?”

    “胆小如鼠,就是娘……就是你们天岳山弟子的风采?哈哈!”梅睿看到杨云雁微眯眼睛,顿时省悟,及时改口。

    暗自给自己竖一个大拇指,机智!

    硬生生把娘们儿三个字憋回去了。

    宋云歌沉下脸:“十万两银子!谁赢了,谁得十万两银子,敢不敢赌?”

    念头疾转,这梅睿也不是蠢人,想弄他的银子也没那么容易,需得使一点儿手段。

    梅睿不屑的道:“十万?哈哈,十万,你也好意思张口!”

    这宋云歌也真是可笑,色厉内荏,竟然拿这个来吓唬自己!

    这点钱就能吓住自己?可笑之极!

    宋云歌眼神闪动,犹豫迟疑,最终沉声道:“我改主意了,三十万两银子!”

    “哈哈……”梅睿放肆的大笑。

    周围诸人皆摇头。

    杨云雁妙眸深深看向宋云歌,暗自好奇,宋云歌又在捣什么鬼?

    他从来都是一幅智珠在握、从容自若的气度,这紧张与慌乱演得也太假了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从天上来》,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