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在黑夜里,你是我所有的光
    万长生一口把事情揽下来了,而且带着三个小伙伴,在蓉都陪了三天。

    陪着徐朝晖把第一次化疗做完。

    那个什么特效药一次就要输液七小时,但确实就有那么神奇,几个小时下来,徐朝晖身上的肿痛明显缩小,甚至他说的呼吸困难都消失了。

    然后就是化疗。

    没有呕吐、没有发烧、没有其他不适,年轻人的体质在这时候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很多人从用药就开始有较强的副作用,有的甚至不能忍受副作用而停药。

    但徐朝晖这次硬生生的顶过来,再没那种唉声叹气的颓废。

    甚至每次看到等在外面的万长生他们时候,还挤出了笑容。

    马振宇当然是赶紧拍照。

    万长生他们留在这里,其实主要就是陪着徐朝晖画画。

    这是当初费雪雁因为中毒躺在医院里面,万长生体会到的功效。

    好像真有点命运当中冥冥的存在,两个徒弟以不同的方式走进医院,又都拿起画笔,来治疗自己的心灵。

    从第二天开始,马振宇又去买了些画具,万长生开始带头指导徐朝晖把所有治疗以外的时间,都用来画画。

    不管是画病房、画窗外的建筑还是勉为其难的画其他人,甚至就是以徐妈妈作为模特来画头像,都能让徐朝晖体验到万长生说的,沉浸到那里面去!

    当病痛袭来的时候,这甚至能像关公刮骨下棋看书一样,极大的带走注意力,降低痛苦程度。

    那个油画系的女生,甚至开始教徐朝晖画抽象派的色彩,就像费雪雁曾经画过的那种随心所欲的所思所想一样,现在有了一定的绘画基础,徐朝晖当然能开始试着把自己所思所想的那种精神世界,表达出来!

    曾经那么煎熬的时间,几乎每个夜晚都是不眠的盯着天花板,想控诉老天的不公。

    现在徐朝晖居然睁着眼都是在冥思苦想画什么!

    得了万长生他们几个轮流指导,又跟他交流探讨,纯粹讨论艺术绘画上的技巧技法。

    这三天的时间,与其说徐朝晖是在进行化疗,不如说他每天面对化疗那种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时候,都在思考怎么画画!

    肉眼可见的那种生机,从徐朝晖的眼里爆发出来。

    每次从治疗部门那边回到病房,哪怕浑身汗湿痛苦,都抢着先画点刚刚自己想过的东西。

    感觉万长生就像擦亮了一根火柴似的,点亮了徐朝晖的生命之火,哪怕这会儿就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他也开始熊熊蓬**来。

    最离奇的恐怕还是医生护士。

    原本通过马振宇还有艺考生里面联系上的主任医师,确实到场看了看情况,也指点要关注照料好。

    但实际上直接接触的医生护士,很快注意到这个每天画画的病人。

    态度有更加显著的变化,时不时都会过来聊几句,谈谈画,鼓励徐朝晖边治疗边画画,这病一定能好。

    还留下微信和治疗建议,随时注意沟通。

    以前他们可不敢随便对人这么说。

    站在医生护士的角度,他们每天面对这么多病患,哪有那么多时间全情投入,还有很大可能换了翻脸反噬的医患矛盾。

    大多数医护人员不过是在现实的世界里面,慢慢被冷却了心肠,变得坚硬而已。

    万长生看看差不多才告别,徐朝晖竟然一直挂在他肩头,陪着到了住院部楼下大门口,分别的时候居然嚎啕大哭:“我会活下去!万万,请你转告所有兄弟姐妹,我一定会活下去!我会拼了命的画画,再一辈子都跟你们在一起!”

    两个小伙伴在后面都使劲捂着嘴不要哭出声来。

    世上不幸之事何其多,不幸之人何其多,不幸之家庭何其多。

    只有真正面临了这样的生命悬崖,才知道能够健康的活着,是多么的幸运。

    马振宇推着轮椅跟在后面,默默的用镜头记录。

    万长生拥抱着自己的弟子,年龄还小两岁的他,像个兄长一样抱着徐朝晖小声:“还是那句老话,人固有一死,死得无声无息,还是给这个世界留下些值得纪念的东西,都在我们一念之间,其实我最大的期望,是你既然能够用画画拯救自己的意志力,那就不要放弃六月的高考,老天不是不公吗?就跟它斗到底!我给你申请保留了学籍,玛德,就是死,都要人拖着抬到考场上去!”

    一言既出,徐朝晖那原本羸弱的身体都颤抖起来,仿佛被打了一剂强心针,那被病魔摧残的身体,终于被彻底激活了,狠狠的抱住万长生的腰,闷声大喊:“对!就跟它斗到底!师父!我一定要跟它斗到底!”

    老实说,从拜师给万长生那天起,徐朝晖最多戏谑的叫过几声师父,这一刻终于是真心实意了。

    万长生还是那个说法,拍拍徐朝晖的肩膀:“不要担心医疗费,我给你垫付,你要好好活下去,然后拼命画出名来赚了钱还给我!”

    说完就走了。

    徐朝晖看着那四位逐渐远去的身影,终于看到了一份友谊,一份义气,一份生死之情。

    如此真实,如此纯洁,又如此无暇。

    穿着病号服的他,就站在大门边深深的弯腰鞠躬,然后面对扶着轮椅垂泪的母亲,反而拉袖子帮忙擦泪水:“妈,没事的,你看我有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朋友,这么好的一帮人,我一定还有好几十年要活,不然对不起这些朋友,走吧,先把我那套房卖了再说,不够的反正我师父会给我垫上,只要我活下来了,什么都好说,我就不信了!”

   &nbs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