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北地攻略 不灭的骑士团,套中套(下)
    “拉格,喂,拉格,怎么会……”武器没拿到,还搭上了一条人命,他的内心,无疑是十分崩溃的,“为什么,应该死的,是我啊!”

    “躲开啊!快躲开!”

    魔法的光芒映红了天际,陨落的流星,随时会砸在某个倒霉蛋身上。

    “我和你们拼了!”猛地往前一滚,右手刚好握在剑柄之上,不知道那名士兵生前经历了什么,剑柄上还挂着半个破碎的手掌,这一抓上去,光是那黏黏糊糊的感觉,就能让心里素质差的直接崩溃。

    “回来啊!危险啊!”

    可他已经失控了,没有人能拦得住他。

    只身一人冲如亡灵的海洋之中。

    “别去啊!不要啊!”

    一瞬间就被淹没了,再没踪影。

    强者可以反抗因为他们是强者,而弱者反抗,那叫自杀。有些介于强弱之间的,那就纯粹是看脸了。

    他很好运,因为罗根放水了。

    一个人穿梭在尸潮内,凭着一口气,也是如入无人之境。

    “真是勇猛。”罗根也是啧啧称奇,“有这种猛将,团结点,也不是冲不出来吧。”

    “我和你拼了!”

    “你是第二个冲到我面前的,上一个,已经疯了啊。”罗根一手抓着他的武器,一只手直接没入了他的胸膛,“可惜,我没心情和你玩。”

    心脏被掏出体外,根本没可能活下去的。

    “骑士团,不会倒下!骑士,不会倒下!”淡淡的光萦绕在身边,只见他回光返照一般,将手伸向了罗根的脖颈,“绝!对!不!会!女!神!与!我!等!同!在!”

    “曾几何时我也有着信仰,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没救了……”罗根不躲不闪,任由他抓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好不好笑!”

    罗根反手将他的心脏塞进了他的嘴里。

    “骗人的啊,你看,神没有救你对不对,哈哈哈哈,所以说,你也没救了!”

    漆黑的纹路爬满了男子的脑袋,那颗心脏上显然被施加了什么咒术。

    “你……不……得……”

    “闭嘴,我不想听!”罗根厌恶的将他扔回了尸潮中,“真是无趣啊!”

    残暴而优雅,罗根身上集中了贵族与疯子的特点,不搭调,却融合的相当彻底。

    无法想象,这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各位,还撑得住吗?”

    “你是在小看我吗,托马斯,我可是还能再打他几十个啊!”

    “是吗?那你呢梅肯,早说你身体虚,没想到,还真的就不行了啊。”

    “你说谁虚,刚才不是我,你小命都没了。”

    “这辈子欠你的,下辈子还你吧。”

    “不用了,还什么,还把我当朋友就别说这种话,我不爱听。”

    “你当然是我的朋友,能和你死一起,值了。”

    “喂,托马斯,这话我听着很扎耳朵啊。”

    “你多心了啊!”

    “那我们一起上路吧!也好有个照应!”

    “当然,一起吧!反正一起来的!”

    “真可惜,我珍藏了很多年的佳酿,最后自己喝不到了……”

    “早说让你拿出来给我们哥几个纷纷。”

    “放屁吧,分给你,你懂得品吗?”

    “哈哈哈,你懂你懂,大家都知道,你是行家。”

    “行了行了,严肃点,都要死了。”

    “又是魔法,他们不懂得什么叫做尊重吗?”

    “这群货色还将尊重?他们是人吗?”

    “对对对,他们不是人!”

    ……

    “屏息凝神!深呼吸!”

    “准备好了吗?”

    “走吧!”

    “冲锋!”

    “啊!啊!啊!啊!冲啊!”

    仅剩的几人,再次结队,有模有样地冲了上去,哪怕面对死亡,他们依旧没有退缩。

    一往无前!

    奔跑间,速度到达了巅峰。

    没可能活的,他们绝对没可能活着离开。

    强弩之末外强中干。

    无人可挡!

    或许为的只是信仰,或许为的只是誓言,甚至可能为的只是男人的浪漫。

    他们才是骑士团的灵魂,哪怕他们不知死活,可没有他们,那些跑掉的家伙,也无法再次重建一个一模一样的骑士团,因为他们是灵魂,活着的灵魂,灵魂若是消失,那复活了还有什么意义?

    “结束了!”埃克斯淡淡说道,说实话,他很想收编这几个家伙,收编这个被舍弃的灵魂,但是看了看罗根,他放弃了,不值得,现在插手,后面就不好办了。

    “能救救他们吗?”布丽韦尔起了恻隐之心,她是贵族,一个秉承着传统与美德的贵族,对于这种事情,有些看不过去。

    开始时溃不成军就算了,她也看不起这盘散沙,大浪淘沙到最后,留下的确实很亮眼。

    “算了吧,人才有的是,他们,还不值得我出手。”埃克斯随便找了个借口应付过去,“再勇敢,也是莽夫。”

    “是这样吗?”布丽韦尔有些迷茫。

    “还记得那句话吗,活着,才有意义。”

    “我懂了,老师。”

    “懂了就好。”埃克斯没有反驳这个老师的称呼,他已经默认了。

    “那我们该去哪里呢?粮食都没有了,我们白跑一趟。”

    “不会白跑的。”埃克斯摇了摇头,“我敢保证,罗根有下文。”

    “真的?他有下文?”布丽韦尔有些不信,“就凭他?”

    “别小看他,这家伙,有点东西的,不好对付,我敢保证他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

    “有那么夸张吗?”

    “粮食运走,他能不知道,别忘了,这差事是他提出来的。”

    “那还让我们攻击这里,不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嘛。真的是……”

    “所以我相信他有下文,你看,他多镇定。”

    “我看他就是个神经病。”

    “不是有个说法,每个天才,都不正常嘛。”

    “可他看着像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啊!”

    “那倒也是。”

    两人品头论足,可却影响不到罗根,他听不见,或许听见了还会上来说句谢谢夸奖。你不知道神经病能说出什么奇怪的话的,他们的理解和思维方式都很奇怪。

    “埃克斯大人,不去清点战利品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