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北地攻略,最后的旅途,界限(中)再见
    擦身而过的瞬间,埃克斯的速度再次攀升了一大截。

    近了,十分的近了,旋涡就在眼前了。

    十米……九米……八米……

    扑面而来的绝望气息,越是靠近,就越是清晰。

    五米之内,连空气,都不会剩下。说它是通往冥府的大门,或许,也没什么错吧。

    但是,没有退路啊,身后的退路,早就被堵得严严实实了。

    “盾!”薄薄的光膜浮现身侧,为埃克斯争取了一瞬间的喘息机会。

    并非长久之计!这一点埃克斯很清楚。身体与灵魂一同承受着超乎想象的压力,那无异于置身于绞肉机之内,四面八方传来的夸张力量,足以撕碎任何一个打算深入其中的“外来者”,那种破坏力,就连那些以坚固著称的神造物都难以抵挡,顷刻间碾作齑粉。如此惊人的伟力,他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至于说脱困,当然是没必要,他有自己的打算,当然前提是活的下去才行。

    所以说,关键就在于,要活得下去才行啊!

    体内的空虚,远比饥饿,更加难以忍受,再多透支一些,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会死吗?大概不会吧,只要不死,应该还是值得一试的!

    大干一场吧!

    “结!”符文贴附在哀恸表面,其密度比之交错的蛛网也相差不远,集中了埃克斯的学识与力量,浓缩了对奥秘理解与无之限的可能,本就力量不足的哀恸,在这一瞬间,又一次恢复了活力。

    过度的透支,让他眼前一黑,不过意识还在,并没有彻底的溃散。那么,最后的步骤……

    都到这里了,就是闭着眼,都能把哀恸准确无误地投入其中,毫无悬念。

    “去吧!”

    羽翼伸展,振翅间,遮天蔽日。

    魔像庞大的身体,在哀恸面前,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要赶上啊!体内,那个人的气息已然是微弱了很多,像是残烛,也像是萤火,暗淡无力,时日无多。可能过个几秒,就将彻底熄灭。

    失控的魔像一脚踏下,让羽翼恍惚了几分。

    咔嚓……咔嚓……

    再大的威势,也有穷尽的一刻,何况无根之水。

    旋涡的中心,一道窄窄的裂隙,深不见底,从中渗出的恶意,隔着老远都能清晰地察觉到。

    “找到了!”

    来不及高兴,魔像又是一脚踏下,本就无处立身的埃克斯,也难免趔趄几分。

    咔嚓……咔嚓……

    哀恸显然是要撑不住了。

    高举右手,灰白色的阵法以埃克斯为中心骤然展开。

    以自己的部分生命为引,阵法的中央,一颗晶体状的核心,慢慢凝聚成型。

    生命力的损失,对于任何生命体都是相当严重的伤害,对他来说也是一样,只是他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成了最好的掩饰,一眼看去还真就看不出太多变化。

    恶意找到了宣泄口,找到了目标,冲着埃克斯就去了,就像是被压抑许久的愤怒情绪,无可阻挡。意外的是,在接近埃克斯瞬间,恶意竟凭空消散,而其中隐藏着的纯粹能量,在他的引导下,融入核心之内。

    太慢了……

    现在可没能么多时间慢慢等它成型啊!

    这还不够!远远不够!我要更多!更多的能量!

    裂缝之下,还有更多,更纯粹的在等着他。魔像从其中摄取力量,强化自身,那同理埃克斯也能从其中摄取力量,来达成目的,除了转换比例不同外,本质上,不会有差别。

    深吸口气,辅助术式在裂隙之前,有了雏形,勾勒出了各自的形状,一道又一道。

    事实证明,这个办法,很是有效。

    核心跳动了一下,就像是心脏一般,跳动了一下。

    一下、两下、三下……

    频率越来越急促……

    “成了!”

    “别做梦了!埃克斯!”一支箭矢穿过了层层障壁,直奔核心而去,突然的变故,让埃克斯都没反应过来。

    不好!

    意识到不妙的时候,箭矢,已经穿透了核心,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窟窿。

    “看看你都做了什么,混蛋!”埃克斯愤怒的咆哮,响彻旋涡的每一个角落,功亏一篑,真就功亏一篑啊!

    “我说了,你会变成我的,埃克斯!”

    “你,没死?”

    “我说过,我死了吗?”

    “你会死的,杂种,我保证!”

    “是吗?看我得到新身体后,你还会不会这么有信心了!”

    话音落下,魔像一脚踩烂了哀恸的双翼,飞溅的黑色似虚影般消散。

    “你们,都得死!我就是你们的末日,也是你们的救赎!”

    这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

    这个胆大妄为的杂种竟是把魔像当成了自己的躯壳,将最后一丝残魂融入进去,为这个终极兵器,赋予了真正的生命。

    魔像,果然啊,那时候就不该留下这个祸乱的“种子”!

    “埃克斯,这一局,是我胜了!下地狱吧!”

    灰色的石块凝聚成了剑的模样,粗糙却足够的巨大。有多重?肉眼是看不出来,只觉得像是一座小山,单纯由石头铸成的小山。

    “这是对你的奖励,埃克斯,你的强大,我承认了!”

    剑尖正中旋涡,虽然粗糙,可质量摆在那,足够碾死任何生物了。毫无阻碍的一剑到底,只留个剑柄尚在地表之上,好似一个墓碑,属于埃克斯一人的墓碑。

    “我会想你的!”那么庞大的身体,说出这种话,还是很违和的,好在,除了罗曼,方圆十里,就没有活物,也就没人知道,它说过什么了。

    魔像仰望天空,黑色的风暴席卷大地,阴云,再次聚拢,一时间,整座城市都黑了下来。

    夜幕,降临。

    你以为只有这座城市成了可怜的祭品吗?当然不,这个怪物的力量,哪有那么丁点。

    黑夜,遍及全球。

    末日来了!

    这个星球的末日,这个世界的末日,所有物种的末日。

    魔像还在变大,不光只是体型,还有体内囤积着的力量。

    不用多久,那个混蛋,就将再次重返人间。

    所以最后,还是输了吗?

    ……

    “真打脸啊。”

    “你这表情,很有趣啊。”

    “你早就知道。”

    “不,可能,就没奢望过可以杀死它。”

    “那你不早说。”

    “你那自信满满的样子还是很帅的嘛,不知不觉,就当真了呢。”

    “怎么说呢,恶趣味吗?”

    “加油吧,埃克斯。”

    “真要走了?”

    “嗯,走了。”

    “不再考虑下?”

    “没办法的啊,你知道的。”

    “如果可以留下呢?”

    “那我当然会留下啊,我也很……”

    “嗯?”

    “不想死啊!”

    “那就行了,就等你这句话!”

    ……

    老伙计,这次,该和你告别了。

    哀恸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思,那温顺的样子,似乎是在和埃克斯撒娇,这情景,还真是第一次。

    告别啊,我果然不适合这种事情的。

    “哀恸……一直以来……很高兴与你……并肩作战……”

    那颗被开了一个窟窿的核心还未消散,该怎么做,埃克斯已经有了打算。

    武器和人哪个重要,终究,还是人啊。

    活着,比什么都强,不是吗?

    哀恸之上,燃起了无色的火,充斥着生机,充斥着希望。

    哀恸的特性,注定了它可以作为一颗心,一颗可以跳动,可以成长,可以延续下去的——“心”。这是它和寻常神兵利器最大的不同之处。它可以吃掉能量,吃掉灵魂,吃掉它想去吃掉的一切,同样的,它也可以承载,肩负,扛起别的武器所做不到的全部事情。

    火焰之下,哀恸的枪身融化殆尽,传来的不舍,埃克斯,收到了。

    最后一步,融合……再见了……哀恸……

    “哀恸,对不起啊……”

    核心在埃克斯的持续刺激下再次闪耀,同哀恸混合在一处,形成了一块最美丽的晶体。

    包含着埃克斯的生命与哀恸的一切,或许一切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它的完美。

    “那么,醒来吧!”

    “我们又见面了,埃克斯。”

    “是啊我们又见面了,小姐。”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好像,也值得了。

    轰隆……

    “你欠的太多了,怪物!不只是我的,还有,所有人的,包括哀恸的!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没死?你的生命力,比蟑螂还要强大!”

    “我有那么容易死吗?”燃烧着烈焰的外衣,比之战甲,还要华丽,看似轻薄,实质上却重若千钧。

    “死吧!”

    “别做梦了,怪物!”埃克斯抢先行动,这身装束似乎对他的能力有着不小的强化作用,哪怕只是速度这一项,就有着足足数倍的加成。

    “别躲了,虫子,我看到你了!”

    “是吗?”高速之下,魔像根本就跟不上埃克斯的动作,那不合理的身体结构,怎么可能灵活起来。

    “在这里呢?小虫子!”它已经彻底不用名字称呼埃克斯了,抬起的巨大头颅,正对着天空中的埃克斯,他找到了,这个男人就在他的正上方。

    “不让你找到,我也不好下手啊!”火焰编织的长剑凝聚成型,而埃克斯的目标,很明确,“你的眼睛,我收下了!”

    笔直的落下去,正中瞳孔,有多疼自己想象。

    咔……咔……咔……咔……咔……咔……

    没入其中的感觉,真是,太让人,愉悦了!太爽了!哀恸,你看到了吗?它付出代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它在哀嚎啊!

    “你的惨叫声,真让人解气!”

    “我要,杀了你!”

    “又是这样?没意思!”埃克斯都看透了它了,一闪身,身形消失,只见那抡起的巨拳,狠狠砸在了自己的眼眶上。

    全力一击啊!真就全力一击!

    脑袋都砸裂了。

    “我要,杀了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要杀了我是吧,我就在这等你。”

    稳稳落在它的肩上,埃克斯露出了很是懒散的表情。

    轰隆!

    这一下,依旧是那么狠辣,飞溅的碎石,刮得埃克斯脸颊生疼。

    它会不会就这么干掉自己呢?还真说不好啊!

    “这世界,都会为你陪葬!”魔像也是认清了现实,准确的说是里面那个家伙认清了现实,埃克斯真就不好收拾,“你会如何选择呢?埃克斯!”

    远处,地面开始了毫无规律可言的晃动,有些像地震,可又有很大的差别。

    “我要,更多!”就像是下达命令,房屋开始崩塌,大地开始破碎,高空之上,好像是裂开了一张巨口,吞噬着世间万物,这个世界,都是它的养分,它的一部分。

    这才是它真正的力量吗?

    埃克斯驻足观看着,内心有些波澜。

    “选择吗?”

    没那种习惯!

    一只手落在魔像的头顶,那个位置,正是之前埃克斯施展术式的地方,隐隐还能看到自己的血渍呢。

    “我也是,有准备的啊!”

    魔像有些站立不稳,双腿一弯跪在了地上。无论吸来多少养分,都不足以拯救它了。

    “还好,也不是完全,没有留个后招啊!”

    “你,赢不了!赢不了神!我是永恒的唯一神!”魔像咆哮着,想要挣脱埃克斯的控制,只可惜这种来自于身体内部的控制,可没那么好消除。

    “你只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可怜虫,埃克斯,不,应该说——怪物!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埃克斯,从来就不存在第二个!伪物,不需要存在!”

    “你会,变成我!”

    “还是那句话你!做!梦!”

    火焰扭曲了空间,连同埃克斯的身体在内一起吞了进去。

    失去了养分的魔像,那就是一堆沙石堆积的傀儡而已。

    “果然,放逐已经是极限了吗?”

    天空之上埃克斯又一次出现,只是这次,他狼狈很多了。

    罗曼很是命大,躲在那摇摇欲坠的高塔上,见证了这一切,也见证了埃克斯的归来。

    不知怎么的,埃克斯给人的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吗?

    “埃克斯!埃克斯!你还好吗?”

    “很不好,腰酸背痛的!”

    “我是很认真的在问你诶。”

    “我也是如实回答的。”

    “都解决了吧。”

    “如你所见。”

    “太好了!”

    少女的拥抱还是那么熟悉,可不知怎么的,埃克斯抬起的手,却又放下了。

    “怎么了?”

    “我想,我该去医院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