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反击,深渊的溃退
    红色的禁制,将腐朽的木门封得死死的,在众人的努力下,化作红色的蝴蝶四散而去。

    “门口由我们来守护,秋,莉莉,还有埃克斯先生,千万要活着回来。”双胞胎少女中身为姐姐的白玲,有些悲观。

    不过越是琢磨她的话,就越觉得不对劲,怎么好像刻意回避了什么呢。

    “加油!”白雪在一旁帮衬着,不愧是双胞胎吗……

    “加油个鬼啊!”埃克斯总觉得最近自身形象崩塌的很严重,“你们俩,前面开路去!别想着溜走!”

    “姐姐,姐姐,埃克斯先生很可怕诶。”

    “渣男,竟然让女孩子去冒险。”

    “姐姐,姐姐,该怎么办,我好怕呀,呜呜……”

    能不能严肃点,还有那家伙,不要假哭了,这两个活宝,埃克斯实在是很头疼。

    “莉莉,你们这里都没有正常人的吗?”埃克斯一脸无奈的表情。

    “秋的话,应该是最正常的吧。”莉莉思索着,实在是找不到什么靠谱又正经的人了。

    无论怎么看,一旁的秋,脸上都好像写着大大的“废柴”二字。

    “奥莉薇娅那个女人真的够辛苦啊!”

    走上前,一脚踹开腐朽的大门,暗红色的触手如同脱弦的箭矢,从黑暗之中激射而出。对这种无聊的把戏,埃克斯都看腻了,偷袭让他很是火大,一个侧翻避开了正面。

    “轰!”砂石碎料,飞的到处都是,就连楼外的绿化带,都犁出一道壕沟。

    瞥了一眼被打穿的墙壁,埃克斯眼中透着几分认真。

    “挺能干的嘛!”

    灰白色的力量在手中凝聚,没有实体,可锐利程度远胜一般刀剑。

    “埃克斯,还是我来吧。”赛莉希亚出言阻止,因为是附身状态,除了埃克斯旁人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你需要休息!”

    “我还没那么脆弱好吧,半天时间,我已经好很多了!”

    埃克斯身形一闪,对着蠕动着的触手劈砍过去,发出了如同金属碰撞的刺耳交击声。埃克斯不由得皱起了眉,手中的力道加大了几分,本被砍开一个小小豁口的触手,直接被从中斩断。

    “你们在这等着,都别过来!”

    敌人的强度,有些出乎意料。

    墙壁上被血肉一样的东西糊满了,脚下传来黏黏的触感,埃克斯没有一丝深究的欲望。沿着楼梯一直往下,好像没有尽头一般。

    随着深入,周边的血肉越发凝实,埃克斯忍不住出言道,“赛莉希亚,这条路有这么长吗?”

    “不,我们应该早就到了才对……”赛莉希亚声音充满了疑惑,“我们好像在什么东西的身体里,你看,它们还在动哦……”

    黑暗并不能影响埃克斯的视线,可那些血肉,却能够实实在在地屏蔽他的感知,“我们好像闯入了,错误的地方啊!”身后的路已经被封死了,埃克斯毫不怀疑,就是那位“入侵者”的杰作。

    “赛莉希亚,能把我传送出去吗?”

    “我试试……”

    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现在的状态,有些做不到,而且……”赛莉希亚沉吟了一下,“在这四周,我感知不到一点游离的魔力……我自身的,也无法作用……很诡异……”

    “看来只能这样了!”

    埃克斯抬起左手,指尖泛着微弱的光芒,找准一处血肉厚实的地方,插了进去。没有任何触碰墙壁的实感,可那像是被蠕虫包裹的粘稠湿滑真真切切。

    “咦,好恶心!”赛莉希亚是可以共享埃克斯身上感官系统的,正因为可以,她才更加受不了……

    埃克斯没有理她,灰白色的气流沿着手指融入了那未知的血肉之中。

    “吟唱吧,冥神的,安魂曲……”

    埃克斯那神秘的力量如同毒素般蔓延,顷刻间,一声声低吼从楼梯的深处传了出来。

    “吼!吼!”

    “哼!”埃克斯的笑容十分具有侵略性,只是脸色透着苍白,“出来吧!小宝贝儿!”

    “埃克斯,我竟然没发现你是这种人!”赛莉希亚一阵恶寒。

    白色如同匹练状的东西,被拉扯出来,不祥的气息,让周围温度都下降了许多,它挣扎了想要脱离埃克斯的掌握,但是,这可能吗?

    “让人,没胃口啊!”埃克斯抓的死死的,表情带着些许嫌弃。

    “消失吧!”埃克斯默念道,手掌中的白色物体,如沸水般躁动起来。

    “砰~”一声轻响后再无踪影。

    “埃克斯,你的手法还是那么神奇呀!抽出别人的‘本质’,已经不是常规层面的力量了。”

    “你对我了解的可真多!它也知道痛了,事情应该结束了!”

    正应了埃克斯的话,只是眨眼间,血肉全部缩回了最深处,埃克斯没有追,更没有深究入侵者的身份。

    “我感觉,今天的事情,是有人安排好的。”埃克斯整理了一下,今天的情况,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针对你的吗?”

    “我想,应该不是。”埃克斯摇了摇头,否定道。

    “那是冲我来的?”赛莉希亚有些疑惑。

    “不排除这种可能,我的到来,可能打破了它们的计划,现在,我想脱身估计也难了,这只是我的猜想,是不是真的还有待验证。”

    “我相信埃克斯,埃克斯是最厉害的……”赛莉希亚这种性格,某种意义上是很讨人喜欢的。

    “进去看看。”

    入侵者退去之后,楼梯的末端,就在眼前,没有被直接深埋地下,也是好事情了,赛莉希亚在埃克斯前方燃起了一簇火苗,当做灯光,没有外物的束缚,她也能轻松的使用出魔力了。

    “所以说,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上面,修学校啊!”

    与其说是地下室,这里根本就是座庞大的地宫啊!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交叉分布,没有人领着前进,拿着地图都不一定能找对路。

    “这边走!”赛莉希亚指引着埃克斯向着里面深入,时不时能发现一些弱小的怪物,应该是入侵者退走时留下的。

    路很漫长,压抑的环境对于心智薄弱的人,是一种考验。

    迈上石阶,古老而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里应该有一层禁制才对!”

    “嗯,有人故意破坏了!”埃克斯一眼看到了其中的问题,地上有着焦黑的痕迹,和入侵者留下的痕迹,有些区别,显然是人为的。

    “禁制虽然时常会出问题,可彻底坏掉,还是第一次。”

    “不如找正主解释一下,对吧,入侵者先生!”

    埃克斯紧盯着里面那座石门,眼中带着冰冷。

    “蝼蚁!你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种存在吗?”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明明很近却又十分遥远。

    “没兴趣知道,给你两个选择,被我弄死,要么自己滚!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了不起。要是有种,不妨试试过两招啊!”埃克斯自己的状态,没人比他更清楚,可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眼神的狠戾,让入侵者都脊背发凉。

    “我们可以合作,人类。”称呼发生了一些改变,连带着气势都变了许多。

    “埃克斯,小心。”赛莉希亚小声说道,“它在蛊惑你。”

    “放心!”埃克斯并没当回事,话锋一转,“说说看吧,入侵者先生。”

    “将奥莉薇娅和莉莉交给我,作为交换,我会满足你的任何愿望。”

    “你真把自己当神了啊,如果你真的无所不能,你现在就不会在这求我了!我说的对吧,大邪神,恩西莱斯阁下。牢狱之灾并没有让你的脑子稍微好用那么一点点啊!”

    “人类,你到底是谁!”

    “这和你没关系,自己走还是我送你走!”埃克斯下了逐客令。

    “好,我自己滚!”说的叫一个理直气壮,“我还会回来的!”

    “……”埃克斯有些无言以对。

    “赛莉希亚,封印工作,交给你了。”

    “嗯。”火焰透体而出,将大门封了个结实,想要再次通过,绝不会这么简单了。

    “完了?”

    “嗯,完了。”

    瘫坐在地上,埃克斯顾不得一点形象。

    “叫你逞强……”

    “喂,要不是我硬挺着,刚才咱俩都完蛋了好吧,那家伙再弱,也不会比你这个小魔女差。”

    “所以叫你不要插手了嘛。”

    “丢着不管可不是我的性格。”

    “老好人,要改一改了,每一次都这样……”

    “也不差嘛,我这人,天生就是当救世主的材料。”

    回到地上,已经是夜晚了,谜一样的时差,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

    莉莉、白玲姐妹、奥莉薇娅、秋,都没有离开,应该是在等他,见他出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怎么,这么担心我吗?”似是有意地带上了调笑的表情,“超感动哦!”

    “哇,埃克斯先生果然好厉害!”秋这个废柴女倒是元气满满,“咕噜”肚子的悲鸣,让她尴尬不已,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奥莉薇娅,“会长,那个,我们出去庆祝吧……”

    “这个时间,已经不能离校了。”奥莉薇娅绝了她的念想。

    “可埃克斯先生是老师吧……有特权的对吧……一定可以的对吧……”那股执著用在战斗上就好了。

    “拜托了,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无奈地耸了耸肩,张口说道,“那就走吧!我请客!”埃克斯这个老好人的光环是去不掉了。

    “万岁!”其实团队中有个这样的成员,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