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北地攻略 因果,恍然如梦(18)
    “老师,我们会成功吗?”

    “你指哪方面。”

    “这一切。”莉莉丝形容的很随便,“一切的一切,现在乃至未来……”

    埃克斯沉默片刻后,并没给出确切的答复。不是他没想通,天天重复说一句话莉莉丝不烦他都烦了啊!

    都成了日常了!要说多少遍她才能听进去啊!

    “老师?你怎么了?”埃克斯的沉默让莉莉丝更加没底了,“说话啊,老师。”

    “你这个问题已经问了很多很多遍了不是吗,我也回答了你很多遍了吧,每次都一模一样你还没听腻呢,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怎么的。”埃克斯的话中多了几分抱怨的语气。

    “可我还是有些不安。”软弱状态下的莉莉丝,就像变了个人。

    “变强就好了,超过我,你自然就什么都不怕了。”当然埃克斯本人对此嗤之以鼻,他还不至于被莉莉丝超过去,那种事在他身上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老师那么强,我怎么可能比得过嘛。”

    咦,不对,这跟撒娇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画风变得好奇怪啊!

    “说实话,你是对于主动做出选择而感到不安吧,第一次,都这样,前路迷茫,走着走着,你就懒得认路了,没人例外。”埃克斯猜得到她的内心想的是些什么,相处这么久了,莉莉丝这样不懂得掩饰的人,是很容易被看穿的,“习惯就好了,既然反抗了,就不要犹犹豫豫的,这可不像你,莉莉丝。”

    “不,不是,我才不是……”莉莉丝极力辩驳着,“我是说……我是想说……”

    “不承认算了。”对埃克斯来说这没意义,也无所谓,“你自己有数就好,你的路,总要自己走的。”

    “都说了不是了。”莉莉丝有些生气,老师怎么了,老师就可以这样任性吗,总是自说自话还妄加揣测别人的心思,实在是不招人喜欢!

    她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各种意义上的不喜欢!简直讨厌死了!哼,就会欺负人,想得到她的原谅绝不可能!

    理解成叛逆期也不错吧,女人的心思谁知道呢。

    埃克斯并不知道无意的举动,错过了多少重要的话题,招来了多少对方的恶感,反正不痛不痒,关他屁事。

    “莉莉丝大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杰瑞急急忙忙的跑来,说实话,有他在的地方,就没发生过好事,厄运缠身都没他这么让人头疼的。简直就是会移动的大灾害啊!

    承认吧,你绝对是厄运女神的私生子!等等,这世界有这样的女神吗?

    “你又怎么了!一天到晚都不好!你能带回点好消息吗!兽人都被打得还不了手了,告诉我,还有谁能让你大喊不好!神灵、魔鬼,还是说别的什么!难不成还能是山贼把你劫了吗!”莉莉丝实在是忍不住了,如果老师只是让她不开心,那这个男人简直让她无法直视,太辣眼睛了!

    就冲着他这张臭嘴,还没交手先输一半!有对比就会有伤害,她现在反倒觉得老师这人真的挺不错的。

    嗯,决定了,再原谅他一次,就这一次!

    “啊,莉莉丝大人,你都知道了啊!”杰瑞挠了挠头,脸上多了几分红晕,这种事他也不好意思的啊,土匪被山贼给放倒了,黑吃黑好说不好听。

    好丢人啊!

    “我知道什么……不是……难道说,你真被山贼给劫了啊!”

    “是这样,我去拉拢他们,然后这群家伙不识好歹把我的人给扣下了,我这不是找您来求个……”杰瑞解释着,不过他还是悄悄地在观察莉莉丝的反应,察言观色,是生存下去的必备技能啊,莉莉丝毕竟才是老大,不开心了,杀个人,哇不敢想下去。

    “打住,打住,忘了之前怎么安排的吗,去找卢森去,以你们的关系,他能不帮你?”丢人是丢人,可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并不想多掺和下面的小冲突,再说她也不想进行无谓的战斗啊,积蓄精力不好吗,此时用懒来形容她,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可……”杰瑞吞吞吐吐,就是投靠时都没这么扭捏的,“我不好意思……”

    “什么玩意?”莉莉丝没听懂,是我脑子不好用了,还是对方说的话太奇怪了。

    杰瑞也感觉到了不妥,这么说太敷衍了,一个不好意思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知道这借口糊弄不过去,杰瑞一咬牙,索性找了个更加冠冕堂皇的。

    “拜托了莉莉丝大人,您看卢森要坐镇前线,统御全局,如果因为这种事而分心,不是称了兽人的心意……”杰瑞这次说的确实在理。

    但是有理由又有什么用?别人可不一定都吃这套!

    “拒绝他!”埃克斯果断地开了口,这事透着不寻常,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事出反常必有妖’,“哪有大佬亲自处理这种事情的,亏他还当过几天山大王呢,这道理都不懂。”

    “我拒绝!”有埃克斯怂恿,莉莉丝肯定是和他站一边的,都原谅了,有什么好矫情的呢。女人啊,真的是猜不透啊。

    “不是,莉莉丝大人,您要不要再……”

    “没得商量!”莉莉丝十分的强硬。

    “啊,好吧,莉莉丝大人,实话跟你说吧。”杰瑞似乎是放弃了,自暴自弃的模样溢于言表,“对方和卢森……有点个人……那方面的纠葛……而且我也是……对吧……就是那个……不小心……就那么一不小心……”

    沦陷了呗。只有男人才了解男人,埃克斯此时十分的了解杰瑞,把他彻底看透了,又是一个爱情的傀儡啊,不对,他更像是奴隶……

    行吧,没有描述下去的必要了,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埃克斯顿时感觉无聊,看杰瑞那副样子,他虽然感同身受,但是依旧很想笑,至于这么卑微吗?

    三角恋,嗯,我说怎么不想找卢森呢!想来是吃醋了啊!

    “什么啊?”莉莉丝还是很疑惑,他说的怎么就那么难懂呢?

    “老师,到底什么情况啊!”莉莉丝趁着杰瑞陷入自己的“世界”自我欺骗自我陶醉后,暗中传话给自己的老师,寻求答案。

    “恋爱吧,这种智力下降的幅度,除了恋爱,也确实没别的解释了,这你懂了吧。”

    “有什么用啊?”莉莉丝好奇道。

    “什么有什么用?”埃克斯被问懵了,她不是没这方面的常识,埃克斯确认过,可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呢?

    “不能问吗?”

    作为提问方的莉莉丝也很懵。

    “拜托了,莉莉丝大人,这是我一生的请求!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杰瑞走到这一步,很正常,卑微嘛。

    “小子,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作为我的一条狗,竟然开始强迫起主人来了!”莉莉丝故作凶狠,“不过我也不是不能帮你。”

    莉莉丝只是升起了几分玩闹的心思,并没有真的想要杰瑞去做什么,他那本事能干什么,被女人折腾的死去活来的,还有什么能力可言嘛。

    莉莉丝对他的评价已经是负数了。

    可话说道这了,不能吞回去吧……

    到底提个什么要求好呢?

    “大人,我知道自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但是我这里有一条情报,足够……”杰瑞还没说完,当即闭上了嘴。不对,那东西不能交出去,会引火烧身的,“当我们没说……”

    “情报?”埃克斯反应比莉莉丝大多了,“问他哪方面的!”

    “什么情报!”莉莉丝并不觉得这个能有多大价值,“很有价值吗?别想唬我啊!”

    “这个……我……”杰瑞悔的肠子都青了,真是的,我是傻了吗?那东西交出去,下半辈子就是有莉莉丝罩着,也要遭到无止境的追杀啊,玩的太大了,他扛不起了。

    埃克斯一把抢过控制权,换上了莉莉丝的声音,开口道。

    “你的事情我管了,情报给我说清楚!”

    死就死吧,知道躲不过,说出去也好。

    “边境领主同兽人有密切往来,而我手中,有他们通敌的证据,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想您……”杰瑞慢吞吞地说着,生怕让别人听见一样。80

    “通敌?”埃克斯感觉事情开始不对头了,他派出去同领主联络的人还没传回音信呢,不会是凶多吉少了吧。

    如果两方真有往来,那这场包围,最后是谁围死谁可不好说了!真是神来一笔,打翻了现有的局面,莉莉丝这乌鸦嘴的预言,不会也中了吧……

    “大人,王国势力盘根错节,我劝您,别……”

    “我有数,你的情报,很有价值,甚至救了你一名!”埃克斯说着魔力激荡了一下,在他的手中,凝聚出了一道浅浅的符文,“别说我不帮你,看这个,见到人家后把它捏碎,短时间内,你的力量会暴涨的很夸张,自己征服她吧,请我去,你也是瞎了心!”

    “力量……暴涨……真的吗……”

    “卢森那样的,你能打他十个!你这次连小弟都不用带的,相信我。”

    “谢谢莉莉丝大人!谢谢……”

    “行了行了,快滚吧,我还有事。”

    领主勾结兽人,这事可不是说说就完了,借刀杀人的刀,变成了悬在自己头上的刀,这被砍死算谁的?

    大好局势,又开始扑朔迷离了。

    这年头想顺利赢一次,就那么难吗?花式套中套!

    另一边……

    里洛夫和他的二百名精锐蓄势待发,在兽人冲势减弱后,适时地插入了战场之中,箭矢为什么可怕,因为够快、够狠、够突然,而他们现在就是离弦之箭,无论是速度还是冲击力,都有异于寻常之辈的夸张水准。

    兽人,更难受了!雪上加霜都不足以形容了!

    高端战力的注入,给了本就混乱的兽人巨大打击,基层指挥上的漏洞让它们满是破绽。

    这还要归功于独眼兽人,没它,哪有那么轻松的。

    “哈哈哈!真是太爽了!”里洛夫嚣张的样子,让兽人的嘴都快气歪了。

    “吼!”

    “吼!”

    “你们瞧,这群怪物发火了!”里洛夫使劲的火上浇油,“都还有力气吧,给这群家伙再放放血。”

    “冲啊!”

    “宰了他们!”

    后方,卢森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要的就是这种气势,像刀子一般的气势。

    一波波的白给后,兽人终于有了对策,数名打扮乖张的兽人军官顶在第一线。有了它们的加入,倒是换里洛夫吃不消了,他们的位置不允许他们任意施为,而且周围尽是虎视眈眈的兽人残兵。

    “该死,你们都悠着点,你们死了,卢森非得拆了我!”里洛夫警告着众人,不过效果貌似不怎好,“不要急着上!躲开啊!”

    在伤了两人后,众人终于知道怕了。里洛夫皱了皱眉,这群家伙不行啊,这么楞,刚才没看出来啊!

    倒也不是他眼光不好,这二百人无论是士气还是气势都太过头,刚则易折,用来形容他们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重整阵型,别慌!别学老子,你们有我这么耐打吗!”一边指导着,一边挥舞着巨斧挡住兽人们的“偷袭”,“它们学聪明了,咱们不能当傻子!”

    兽人终究是阵型受限,短时间的有来有回后,逐渐有了后撤的倾向,死的多了,它们架不住了。

    不知道另一边战场情况如何,但是这边退了,那边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死了几个了!快给我说说!”

    “里洛夫大人,你说的是哪边……”

    “废话,老子问的肯定是自己这边。”他可是答应了卢瑟的,死多了,不好交代。

    “伤了十四个,死了三个,不算太多。”

    “啥!一共十七个!”

    “不不不,有七八个只是小伤。”手下连忙改口,生怕里洛夫一口把他吞下去。

    “小伤!”里洛夫吼道,突然意识到对方话中含义,霎时间松了口气,“小伤还好。”

    “断臂断腿,应该能接上,不严重!”

    “能就好!等等,啥玩意!胳膊腿丢了?”

    “好了,里洛夫,可以了,我很满意。”卢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旁边,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已经比我预期的好很多了,没指望你拿捏的太精准。”

    “你不怪我?”

    “傻瓜,我怪你干嘛。”卢瑟那表情,让人一阵恶寒。

    “你别这样,我不习惯,咦,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声音?哪有声音?”

    “那边,是那边传来的!”

    里洛夫指着沟壑的方向,一副慌张的模样。

    “你冷静点,我……”

    大地的颤抖越来越激烈,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