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随意诬陷
    第1090章 随意诬陷

    “谢哥,你不愧是我们的队长啊!”陈清马上第一个拍起马屁。

    其他人也马上纷纷拍起谢宇的马屁。

    谢宇脸上露出得意,看了一眼旁边的周家馨。

    周家馨毕竟是谢宇的未婚妻,虽然他心里认为,周家馨和柴小胡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既然现在柴小胡已经死了,谢宇还是很希望能得到周家馨的认可。他还不想失掉周家这个大靠山。

    周家馨听到谢宇打了这么多猎物,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说了句,“表现不错!”

    虽然只是四个字,但谢宇已经很开心了。因为他知道,周家馨一向是很少夸人。从小到大,谢宇就没看到周家馨夸过几次人。

    能得到周家馨的夸奖,谢宇顿时感觉心里满满的得意。

    这时候,姜小琪问了一句。

    “姐夫,东西呢?”

    “啊,在后面。叶木那小子背着呢!”

    谢宇装作随口说道。

    众人于是一起伸长了脖子向谢宇的身后看去。

    可是,谢宇的身后是一片草地,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姐夫,那小子怎么不见人啊?”姜小琪又问。

    “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吧!我刚刚去追头野狼,他说要去山涧里把猎物处理一下,顺便洗干净。”

    谢宇继续说谎。

    众人于是便伸长了脖子,盼着柴小胡早点回来。结果这一盼便是两小时。

    眼看着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柴小胡却还没回来。

    众人等不下去了。

    “这小子到底干嘛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苏姐,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快点回来。”姜小琪向管菡韵说道。

    管菡韵见天色都这么晚了,柴小胡还不回来,也很担心。于是便拿出手机拨打柴小胡的电话。

    但是这一打才知道,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信号。

    管菡韵只好放下电话。

    “这小子不会是一个人带着猎物,去别处偷吃了吧!”

    陈清突然开口道。

    众人一听陈清这话,立马纷纷点头。

    “我看八成是了。要不然,他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处理几只兔子,用的着这么久吗?

    又不用拔毛,不过是开个膛,把内脏掏出来丢掉,再洗一下就可以了,最多半小时就搞定了吧!”

    有人立马表示赞同。

    众人也都纷纷点头,认定柴小胡肯定是偷了谢宇的猎物,吃独食去了。

    “不是的,小叶不是这样的人。”管菡韵赶紧为柴小胡分辩。

    陈清将嘴里嚼了一半的压缩饼干吐到地上,重重哼了一声。

    “不是这样的人?他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说不定是想把这些猎物藏起来,一会儿自己带出去卖呢!

    野鹿全身都是宝,一头少说也能卖几万块吧!

    就他那穷鬼模样,有这么好赚钱的机会,他会放过吗?”

    “不是的,小叶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管菡韵见陈清还要诬陷柴小胡,马上继续大声反驳道。

    “他如果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为什么下午你那十万块的支票,他不要?为什么谢正给他的三百万支票,他也不要?”

    “那是,那是他故意做给你看的。这你都想不明白吗?跟你们苏家的家产比,这几百万又算的了什么!

    他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但现在这事可不同。

    他虽然拿了这些猎物,可按正常思维,我们一定不会怀疑他会贪没这些东西。

    这就等于是白拿。

    对他这种穷鬼,这样白得几万块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众人听了陈清这段分析,纷纷点头。

    “陈少说的有道理!”

    “叶木这小子真的是过分,自己打不到猎物,还要占谢哥的猎物。害的我们都没的吃!”

    “要是一会儿他敢回来,我非揍他一顿不可!”

    姜小琪对柴小胡最是不忿。

    话刚说到这儿,众人便看到一个人影,从远处的树林里慢慢走了出来,手里似乎还提着东西。

    待他走近了,大家才看清,正是柴小胡。

    看到是柴小胡,谢宇第一次吃惊了。

    刚刚在那个水潭里,柴小胡在水下可是憋了好几十分钟都没上来呀!而且,那个水潭里还有条那么利害的毒蛇,他怎么会没死呢?

    谢宇越想越奇怪。

    谢宇觉得奇怪,其他人可丝毫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们看到柴小胡的手里,正提着三只野兔,两只野鸡。

    其实,这些是柴小胡出了水潭后,担心谢宇没打到东西,去对面的山头上打的。柴小胡在水潭底下,远远的只听到一声枪响,便知道谢宇应该没打到什么东西。

    于是,出了水潭后,柴小胡便没有马上回去。

    虽然没有猎枪,可柴小胡的空间里有一把别人送他的复合弓。

    虽然这把弓,其实是用在竞技场上的那种,打猎并不好用。但是对于柴小胡这样的紫阶高手,他就是拿块石头,也能打猎。

    然而现在,这些人一见柴小胡手里提的野兔数量,正好和谢宇说的相同,便认定这些猎物都是谢宇打的。

    野鸡的数量虽然不对,但大家也只当是柴小胡搞丢了,或是他偷吃掉了。

    于是,姜小琪第一个冲过来,一把夺过柴小胡手里的猎物。

    柴小胡打的这些猎物,本就是为大家准备的,所以虽然看到姜小琪从他手里把猎物夺走了,柴小胡也没跟她计较。

    只是,姜小琪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让柴小胡心里有点不舒服。

    不过,柴小胡还是忍了。他不想为了这点小事,跟他们闹。

    姜小琪夺下猎物,见兔子没有开膛,野鸡也一点没处理,便回头瞪了一眼柴小胡。

    “你可真行!两三个小时,这些东西还一点都没处理。你是光顾着自己的嘴巴了吧!”

    柴小胡其实为了打这些东西,到现在还顾的上吃一点东西、喝一口水。他也是担心现在这么晚了,大家又爬了好几个小时的山路,一定都饿了,便急急的赶回来。

    让柴小胡没想到的是,他好心好意的给他们打来猎物,姜小琪却一副理所应当的态度,还抱怨他没有把猎物处理好。

    这让柴小胡心里也有开始气了。

    这时,旁边的管菡韵抓住了柴小胡的手,柔声问,“小叶,你没事吧?”

    柴小胡听到管菡韵这句关心的话,气马上就消了大半。

    “没事。”

    柴小胡轻轻拍了一下管菡韵的手背。

    陈清这时候走了过来。

    “他不过是跟在谢哥后面跑跑脚、提提东西,能有什么事!”

    虽然陈清这话里满满的都是鄙视,但柴小胡看在管菡韵的面子上,他也不打算和陈清计较,便拉着管菡韵,准备去一旁做晚餐。

    陈清却拦住了柴小胡。

    “小子,鹿呢?”

    柴小胡诧异的看向陈清,“什么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