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小姨子想占便宜
    第790章 小姨子想占便宜

    柴小胡只好跟着秦玉瑶往前走。

    秦玉瑶领着柴小胡到了一个空房间。

    推开门,柴小胡便看到屋子正中间放着一张琴。

    这张琴看起来除了年代久远,似乎并没有任何特别。上面不仅没有任何的纹饰,甚至连造型都是那样的笨拙。

    柴小胡走到这张琴前,却不敢伸手去碰它。因为它的样子看上去实在太老了,柴小胡担心自己一碰,它就会散掉。

    “秦姐你说的不会是这张琴吧!”

    “你试试。”秦玉瑶说着,给柴小胡搬来一把椅子。

    柴小胡在椅子上坐下来,却有些不放心。他先伸手轻轻试了试。

    果然琴弦异常坚硬。

    柴小胡运起灵气,又试了试,琴弦响了一声。

    秦玉瑶一看,柴小胡果然是修行者,大喜。赶紧拿出一本曲谱递给他。

    “试试这首曲子。”

    柴小胡看了一眼,曲名叫《清心咒》。

    柴小胡先看了一遍曲子。

    这首曲谱也是用古曲法写的,曲子的弹奏难度较高。但对于柴小胡现在的琴技,已经不存在难度了。

    柴小胡照着曲谱,运起灵气,开始弹起来。

    那琴音古朴苍雄,如有实质。

    客厅里的秦老太太听到琴声,激动的跑进来,一下子跪在了柴小胡面前。

    这下子,可把柴小胡吓的不轻。

    柴小胡赶紧把老太太扶起来。

    “秦大师,您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给我行这么大的礼,我可受不起。”

    秦老太太听到柴小胡这样说,才站了起来。

    “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不是我有这种病,而是我一位师兄有这种病!”

    “五十年前,我师兄受琴音所伤。自此之后便一直处于疯癫状态。我遍寻天下,好简易才找到这个治病的偏方。可惜我已经功力尽失,无法弹的起这张琴。”

    柴小胡听老太太说到五十年前,她师兄受琴所伤,突然想到一件事。

    “大师您的师兄叫什么名字?”

    “花不言。”秦老太太没有隐瞒。

    “那您是不是还有一个师弟叫花不遇!”柴小胡急急问。

    “你怎么知道?”

    柴小胡笑了。他还真没想到,秦老太太居然就是花不遇口中的那个师姐。

    “我和花不遇老爷子是忘年交。”

    说完,柴小胡便将自己在巴城与花不遇相遇的事情讲了一遍。

    秦老太太激动的握住了柴小胡的手,“想不到闹了半天,咱们还是一家人啊!”

    “早知道这样,我直接告诉你这事就行了,哪用的着这么费劲的试探,还要装病!”

    秦老太太说着,笑了起来。

    秦老太太问了些花不遇的近况,听说了花果中毒,花不遇回山门的事,秦老太太一拍手。

    “这可真是巧了。”

    说完,秦老太太匆匆进书房,拿出一个檀木盒子,送到柴小胡面前。

    “这是什么?”柴小胡看着面前的檀木盒子问。

    “打开看看。”

    柴小胡打开盒子,见里面放着一个黑黑的豆子,便伸手拿了出来。

    “呀,这黑豆长的挺漂亮的嘛!”

    秦老太太气的伸手给了柴小胡一巴掌。

    “什么黑豆?”

    “这可是我三十年前,在欧洲表演时,无意中得到的一件古物!

    据卖家说,这是他祖上当年,在圆明圆的一件古物中得到的。”

    “妈,这到底是什么呀?我怎么从来也没见你提起过它。”<

    br />

    秦老太太看秦玉瑶一眼,“这就是小柴刚刚说的,唯一可以治好她师姐奇毒的水底牡丹。”

    “秦大师,你说的是真的吗?”柴小胡脸色一喜。

    自从在严鸿章那儿得知,水底牡丹可解花果的毒,这些日子里,柴小胡在网人、托人,多渠道并进,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来负责这事。

    可这么多天来,却没找到一点水底牡丹的线索。柴小胡原以为没希望了,没想到今天这么轻易的就得到了。

    秦老太太听到柴小胡还叫她秦大师,没好气的白柴小胡一眼,“怎么还叫我大师,你应该叫我奶奶!”

    “对,姐夫。你是应该叫奶奶。”沈冬霜马上举双手赞同。

    “姐夫,我叫老太太老师,你叫奶奶。以后咱们可就不是一个辈份了,你要叫我阿姨,知道吗!”

    柴小胡将凑热闹的沈冬霜小脑袋一把推开,“滚蛋!”

    柴小胡可不会上沈冬霜这个当。

    “阿姨,您说这个黑豆就是水底牡丹?”

    老太太点头,“当时卖它的人,跟我说那个盛它的玉盒上,是有刻着这几个字。可惜我没见到那个玉盒。”

    “好吧!那我就来试试。”

    柴小胡说着,走到客厅的鱼缸前,将那颗黑豆一样的种子丢进鱼缸里。

    “你干嘛?这东西可是我妈花五千多万买回来的。它只怕是这世上最后一颗了!”

    秦玉瑶见柴小胡突然把种子丢进鱼缸里,不由的大急。

    “它不是水底牡丹嘛!我看看它放进水里,会不会发芽啊!”柴小胡一面说,一面将鱼缸里的鱼捞出来,将那些水草也通通拔掉。

    秦玉瑶呵了一声,“你想什么呢?这颗种子至少也已经有二千多年了,你让它现在发芽?

    我看你是脑子坏了吧!

    两千多年的死人,就算身体没有腐烂,你能让他重生吗?”

    柴小胡也不解释,却掏出一个瓶子,装了点水,然后对着瓶子默念了几句话,再将水重新倒进鱼缸里。

    这样子一连做了几次,秦玉瑶正想说柴小胡故弄玄虚,却见鱼缸里的那颗种子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秦玉瑶看的呆了。

    水底的种子很快便开出一颗牡丹。然后又很快的凋谢了。

    柴小胡等花凋谢了,这才把手伸进去,将花采下来。

    将手里的花搓了几下,柴小胡便得到了一把种子。

    柴小胡将种子送到秦玉瑶面前,“你看!这里怎么着也有四五十颗了吧!我要是再放几颗进去,过一会儿就能得到几百颗了。

    我这算不算是挽救了一种绝种生物?”

    秦玉瑶直接看呆了。

    得到了水底牡丹后,柴小胡赶紧往村里赶。秦老太太和秦玉瑶也跟着柴小胡一起回了柴村。

    高碧娴起初看到柴小胡回来,还很高兴,但当她看到跟在后面的秦玉瑶时,顿时便噘起了嘴巴。因为秦玉瑶的美貌和气质,并不在她之下。

    高碧娴顿时便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

    柴小胡这时候也没功夫跟高碧娴多做解释,领着秦老太太和秦玉瑶便到了花果的房间。

    此时房间里的花果,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没有丝毫的异常。

    秦老太太给花果做了一遍检查,点点头。

    “确实是无生毒。”

    “你快去把那个花用水煎煮了。记住,放三碗水,煎成半碗。一定要用砂锅,不可用铁锅。”

    柴小胡答应着,忙去煎药。

    花果喝了这碗药后,果然慢慢张开了眼睛。

    醒来后的花果,第一眼便看到了柴小胡。

    “师姐,你醒啦!”

    柴小胡见花果终于醒过来了,大喜。

    花果却一下子坐了起来,伸手就给柴小胡一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