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门外的听众
    第785章 门外的听众

    沈冬霜这才注意到,刘校长果然站在外面。

    沈冬霜立马不说话了。

    严霜这时候又奚落起沈冬霜,“你们沈家不是有钱嘛!有能耐你也弄张玉宫坊的邀请函给我们看看啊!”

    沈冬霜没出声。她也没想到,这个玉宫坊居然连进都这么难进。她担心自己说出有邀请函,大家又会奚落她。

    严霜这时候却并不打算放过沈冬霜。

    “这有些人啊,总是有几个臭钱,便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还想进玉宫坊。”

    秦玉瑶这时候走了过来。

    “小霜,你怎么还不进去?”

    “我……”沈冬霜刚想说话,见大家都看着她,便又把话咽了回去。

    她实在不想让大家觉得,她是在故意装逼。

    “你不会把邀请函弄掉了吧!”

    “要是真掉了,那还真有点麻烦。要不我打个电话,让老太太出来接你吧!”

    沈冬霜一见秦玉瑶掏电话,赶紧拦住她。

    “没,没丢!”

    秦玉瑶见沈冬霜的邀请函没丢,便拉着她的手,看旁边的柴小胡一眼,“时间快到了,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众人看着秦玉瑶拉着沈冬霜和柴小胡进了玉宫坊,全都呆了!

    “你们听到刚刚瑶姐说什么了吗?”

    “她问小霜是不是把邀请函弄丢了!”一个女生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去的沈冬霜,机械的答道。感觉还完全没有在震惊中清醒过来。

    “小霜怎么会有邀请函的?连刘校长都拿不到邀请函,她怎么会有?”

    大家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而严霜感觉自己现在快要被妒火烧死了。沈冬霜那家伙居然可以进玉宫坊,而她却只能站在外面听。更可气的是,这家伙居然有邀请函!

    思来想去,严霜觉得,这一定是秦玉瑶帮她弄的。毕竟秦玉瑶的老妈是玉宫坊的坊长,要弄个邀请函,还是很容易的。

    严霜认为,沈冬霜所以会得到秦玉瑶的青睐,完全是因为上次她给秦玉瑶做了一次搭档。

    而那次的机会,严霜认为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

    这样一想,严霜心里更加嫉妒的要死。

    “不行,我不能让这个女人这么轻易的踩在我的头上。我一定要让她好看!”严霜在心里狂喊。

    沈冬霜进了玉宫坊以后,便看到了尚依云和她老爸。玉宫坊的大厅里有两排坐椅,这父女俩却是一人坐一边。

    秦玉瑶将他们带进来后,便进去里面了,让他们在这儿等。

    看到沈冬霜进来,尚依云向沈冬霜招了招手。沈冬霜忙拉着柴小胡的手坐了过去。

    “小云你怎么不跟你爸坐一起?”沈冬霜小声问。

    尚依云一脸羡慕的往她老爸坐的地方看了一眼,“那儿是有邀请函的人坐的地方!我还没那个资格。”

    沈冬霜听尚依云这样说,扭头看了一眼,果然那边坐的四个人,都有点眼熟,好像都行内的名家。

    看到一会儿要跟自己同台竞技的,居然是这四个人,沈冬霜一下子慌了起来。

    柴小胡见沈冬霜紧张,忙轻轻握住她的手。悄声说了一句,“重在参与,别太在意得失!”

    沈冬霜听了柴小胡这句话,心态好了许多。想想也是,自己不过才二十岁,而那四位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了,而且都是成名已久。

    自己能有机会与他们同台竞技,这本身已经是她莫大的荣幸了,她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为了缓解沈冬霜的紧张,柴小胡主动和尚依云聊起了天,以便分散沈冬霜的注意力。

    “以尚教授的实力,今天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吧!”

    尚依云却轻轻摇头,“那可未必!我听说,这次还有一位秦大师的关门弟子参加。

    秦大师可是已经至少有二十年没收过徒弟啦!

    现在居然又收了这个新弟子,可见这人一定非同一般。我爸说,这次最有可能入选的人,应该就是她。

    不知道这位是个什么样的天才,居然被秦大师收为关门弟子!真想早点看到她啊!”

    尚依云说着,感叹起来。

    柴小胡看了沈冬霜一眼,却见原本已经不怎么紧张的沈冬霜又紧张起来。

    “我看不一定吧!你爸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嘛!”柴小胡说。

    “还是那句话,重在参与。成败得失,还是看淡一点的好!”尚依云说着,看向她老爸。

    柴小胡看沈冬霜一眼,连连点头。

    “你看你同学说的多好,成败得失,其实有时候真的没那么重要!”

    沈冬霜被柴小胡这话一点醒,深吸了几口气,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时候,台上由秦老太太领头的几个评委已经走上了台。

    秦老太太作为坊长,简单的说了几句开场白,便开始比赛了。

    第一个报到的,便是尚鸿文。

    尚鸿文深吸口气,抱着他的琴上场了。

    虽然尚鸿文上过无数次的台,但这儿毕竟是玉宫坊,是所有音乐人的圣地。台上坐着的这些人,都是他们这些音乐人仰慕的泰山北斗。

    在这些前辈大能面前表演,尚鸿文自然也是压力山大。

    秦老太太也看出了尚鸿文的紧张,向他轻轻摆了摆手,“小尚,你不用紧张,就把你平常最拿手的曲子弹一遍就行!

    其实,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来听曲的!我知道你的水平很不错,只要你放开来弹,也还是很有机会的。”

    尚鸿文听了秦老太太的鼓励,顿时恢复了信心,于是慢慢坐下来平复心情,开始弹起来。

    尚鸿文弹的是一首《高山流水》。

    不得不说,尚鸿文发挥的很好。

    柴小胡经过这些天的熏陶,他对琴曲也已经有了相当深的了解。尚鸿文的这首曲子,他虽然弹的很好,但是这首曲子本身却有缺陷。

    柴小胡暗暗摇头。看来,尚鸿文只怕危险了。

    果然,尚鸿文弹完了,一个带眼镜的老头站起来开始给点评。

    “小尚你的琴技确实已经达到了顶尖,可惜你选的这首曲子不太好。虽然这首曲子是广为流传的高山流水,但它应该是后人借名编写的。

    无论是节奏与意境,它都与传说中的那首名曲相去甚远。”

    “谢谢叶老师。”尚鸿文说完,躬身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