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深山捡个大美女
    “想开点。咱家胡子长这么帅,人又这么好,那女孩看不上你,只能说她有眼无珠。别灰心,过几天嫂子给你介绍个更好的,气死那小丫头。”说完,玉玲嫂也回去了。

    柴小胡一回屋,便倒在床上,可是脑子里仍然满满的,全是玉玲嫂沐浴的身影。他却没注意到,自己的鼻血又再次流了出来。

    鼻血一直到流到了嘴边,柴小胡才惊觉,赶紧爬起来找东西擦。

    擦完鼻血,柴小胡终于注意到胸口好像有东西在发光。低头一看,原来是那块紫玉。

    这紫玉以前可是从来不会发光的。柴小胡忍不住拿起紫玉,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一块形似骷髅的紫玉,虽然只有拇指头大小,但却栩栩如生,是他家的祖传之物。

    柴小胡看着紫玉,突然感觉脑中多了些东西,似乎是个口诀。柴小胡随口便念了出来。然后便看到紫玉里突然冒出一团紫气,向他猛冲过来。

    柴小胡吓了一跳,赶紧向后飞退。那紫气只是冲出了半米,便又马上退了回去。

    那紫气一冲便退,再看桌上,刚刚放着的两个鸡蛋已经不见了。

    柴小胡看到桌上的鸡蛋不见了,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不能随便念这口诀。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危险呢!

    第二天天气阴凉,柴小胡拿了个篮子带了些干粮和水,准备进山。看能不能采些覆盆子。

    呆在村里的这些日子,他实在是穷怕了。村里面没有工打,也没有生意可做。就只能种地。

    可是种地的收入实在太低了,一年下来除去吃用,几乎一个钱也存不下来。上个月他一个高中同学结婚,叫他他都没敢去。因为实在是掏不起红包。

    所以,柴小胡想到山里看看,看看能不能采摘些东西拿出去卖。

    据他所知,这种覆盆子在城里要卖二三十块一斤。

    这种东西在他们这里随处可见,不过村里面的,大多都被孩子们给弄坏了,所以他决定到山上看看。

    山上这种果子果然不少,柴小胡一路走一路采,不到中午,便已经采了一斤多。要是按这速度,柴小胡估计他一天大概能采三四斤的样子。拿去城里大概能卖一百块。

    别看只有一百块,对于现在的柴小胡,也已经不是小钱了。现在的他,一个月的零花钱有时候还不到一百块。

    要不是爷爷死前留下遗训,让他在村里守三年孝,他才不会受这个罪。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

    柴小胡一面采果子,一面抱怨着爷爷。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声响。

    柴小胡一惊,赶紧抽出柴刀。要知道,这儿可是大巴山山脉,沿绵数百里的大山里,什么猛兽都可能有。虽然这儿只是外围,但偶尔也会有狼、野猪之类的野兽。

    手里有了刀,柴小胡顿时胆壮了不少,开始继续往前走。

    柴小胡没走几步,便呆住了。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极美的年轻女孩。

    这个女孩的美丽等级,已经不能拿她跟普通人作对比,就算是那些偶像极的女星,跟她一对比,也立马便被虐成渣!

    可是,在这样的深山之中,又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年轻女子呢?而且还美的这么惊天动地。柴小胡马上便想到了一个词“狐狸精”。

    柴小胡的后背顿时就开始冒汗。

    但柴小胡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狐狸精”已经向他看过来了。

    柴小胡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柴刀。这同时,他也已经看清了“狐狸精”的样子。

    柴小胡一看清这个“狐狸精”的样子,顿时便惊的张大了嘴巴。“赵总!怎么是你?”

    柴小胡收起了柴刀。这个赵总是柴小胡在城里做保安时,认识的一家公司的老总。因为柴小胡帮过她几次小忙,所以认识。

    “小柴胡!怎么是你?”女孩脸上露出喜色,但说话的语气明显有气无力。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柴小胡走过去。“我家就在山下,我来采点果子。倒是你,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一个人跑山上来了。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万一遇着狼……”。

    柴小胡的话还没说完,赵盈雪已经晕倒了。

    柴小胡吓了一跳,赶紧一把将赵盈雪扶住。这一扶,柴小胡马上便发现赵盈雪的异常。

    现在已经是初夏,这会儿又是正午。虽然山里的温暖低一些,但也还是挺热的。可赵盈雪现在却浑身冰冷,冷的像铁一样。

    “赵总,你是不是病啦?发烧了是吧!你别慌,我马上就背你去医院。”柴小胡说着便要背赵盈雪下山。

    赵盈雪这时候慢慢睁开了眼,她轻轻推了推柴小胡。“别费力气了。我这病,没得治!”

    赵盈雪说完,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很累。“你走吧!能死在这么美的地方,我无遗憾了。”

    “说什么呢!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癌症都有许多治好的。你这小病算的了什么!”柴小胡说着,又要去背赵盈雪。

    “小病?”赵盈雪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们赵家千百年来,无人可以逃过的绝症,你居然说是小病!”

    “啊!”柴小胡愣了。他没想到赵盈雪得的居然是绝症。

    赵盈雪这时的脸色越来越白,身体也越来越冷。寒气从她身上传到柴小胡身上,柴小胡感觉自己已经快扶不住她了。

    这时候,柴小胡才真的相信,赵盈雪得的是绝症。因为他从没听说有什么病,可以让人的身体冷到这种程度。

    “你,放开我吧!要不然,你也会被我冻死的。”赵盈雪的声音更弱了。

    “我还能坚持。”柴小胡想用身子尽量给赵盈雪多些温暖,便把她往怀里搂了搂。

    赵盈雪有些感动,她想推开柴小胡,但是却没有力气。

    “傻瓜,快放开我。不然,你真的会被一起冻死的。”赵盈雪的声音低的已经快听不见了。

    “没事,我身体壮、热量多。说不定就把你这寒病捂好了呢!”这时候的柴小胡,说话也已经开始打颤了,但他仍然坚持着,反而把赵盈雪搂的更紧了。

    赵盈雪的身体更冷了,柴小胡感觉自己就像是抱着一块寒冰。但他还是没有放手。在城里打工时,赵盈雪也曾帮过他一次。虽然对赵盈雪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但柴小胡却一直记在心里。

    “你,放开我!”

    可能是柴小胡用身体传热有了点效果,赵盈雪又恢复了少许的力气。

    “不放。你看你现在不是好一点了吗?说明这办法有用。”柴小胡此时已经被冻的嘴唇发紫了,但他的双手仍然紧紧的搂着赵盈雪。

    “没用的,傻瓜!你真的会被冻死的!我这病,只有巫医能治。”赵盈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又晕了过去。

    “巫医?”柴小胡一惊。自己可不就是巫医吗!

    可是,是巫医又怎么样呢?他想再问赵盈雪,但是赵盈雪已经晕过去了。

    看到赵盈雪又晕过去,柴小胡只好自己想办法。

    他想到爷爷在世时曾说过,他们家的那块紫玉可以治病。还教了他一个,用血祭祀紫玉治病的方法。

    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个方法,但柴小胡却从来没有用过。因为这个方法耗血太利害,对身体伤害太大。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柴小胡把赵盈雪轻轻放下,从脖子上取下那块紫玉骷髅,用柴刀划破手指,然后将紫玉按在上面。

    紫玉一碰到柴小胡伤口的血,便像蚂蝗一样,不停的向伤口吸着血。柴小胡还是第一次用这个办法,见这紫玉像蚂蝗一样,不停的吸着他的血,柴小胡心里有些慌,但他还是忍住了。

    紫玉吸了柴小胡的血后,开始往外冒起紫气,然后在它的外围凝聚。

    很快,紫玉便被紫气全部吞噬了,再也看不到它原来的样子。

    但柴小胡并没有停手,直到紫玉好像吸饱了,变成了一颗紫色的珠子。柴小胡这才把伤指拿开,慢慢托起紫玉。

    紫玉却没有落在柴小胡手上,而是悬浮在他的掌心上方。

    赵盈雪静静的看着柴小胡做着这一切。她不知道柴小胡要干什么,但她能猜到,柴小胡一定是为了救她。当她看到柴小胡划破手指时,她想阻止,可是却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柴小胡将赵盈雪的嘴巴打开,将紫玉慢慢放进她的嘴里。

    紫玉一进嘴,赵盈雪立马便感觉到一股暧流,从她的嘴里传向全身。这股暖流强烈而不霸道,像雪后初阳,一点点的驱赶着她身体里的寒气。赵盈雪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赵盈雪感觉身体内的寒气完全被驱散了。她这才慢慢张开眼睛,然后小心的把紫玉吐在手上。

    此时的紫玉里,那团紫气已经消失干净,又变回了它的骷髅模样。柴小胡将它拿在手上,它也没有再悬浮起来。

    赵盈雪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柴小胡。“你……”

    “我就是巫医。”

    柴小胡将紫玉挂回脖子上,拿起那半篮果子,搀扶起赵盈雪。

    “走吧,下山再说。”

    此时,柴小胡的心里,其实也有许多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