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回春
    外面的积雪终于满满融化,阳光洒在窗框,有了暖意。

    这将近五个月的冬季使楚挽卿快闷死,整天除了吃吃吃,睡睡睡,就是嘿嘿嘿。

    没错,当楚挽卿病好之后,罗格和修伦就先后得了手,然后她就过上了晚上睡不了,白天睡懒觉的颓废生活。

    因为是冬日,三个雄性白日无事,晚上也精力充足,何况是三天轮上自己那么一晚,每每来上一次,都有把楚挽卿的身体掏空的趋势。

    春天到了,一定要他们多干点活才行。不然把精力全耗费在自己身上,这哪里能顶得住啊。

    “卿卿,你看,小蛇孵化了。”修伦看到草窝里的蛋已经碎成一片一片,上面游着小指粗细,脚长大小的七条小黑蛇。

    “真哒。”楚挽卿过去,果然看到了小黑蛇互相缠在一起的蠢样子。

    小蛇们闻到了母亲的味道,纷纷将头朝着楚挽卿的方向,伸了长长的蛇信子。

    “修伦,他们是不是认识我?“楚挽卿看着自己生下的小蛇,心里除了喜爱就没有别的,轻轻拿手点了点其中--只的头,得了这个荣幸的小蛇那头蹭了蹭楚挽卿的手指,惹得楚挽卿看他们的神情更加慈爱了。

    “修伦,他们吃什么啊。“楚挽卿兴奋地很,抓着修伦的手问道。

    “斐尔吃什么他们就能吃什么吧?”修伦给小蛇们清理了蛋壳,将上面的粘液也清理干净。

    “密欧,给我煮碗肉,要切得小小一块。”

    “好。”

    斐尔醒来的时候,掀开门帘,就看到楚挽卿一脸幸福地喂着小蛇。

    楚挽卿将肉伸到哪,那些小蛇的头就转向那,又蠢又萌,楚挽卿喜欢极了。

    “卿卿。”斐尔刚醒,声音还沙哑。

    楚挽卿转过头去,看果然是斐尔,“你醒啦?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呐,咱们的小蛇也是今天才孵化出来。”

    楚挽卿只看了斐尔一眼,便转过头去,继续喂小蛇。

    天知道斐尔多想变作一条大蛇,也让楚挽卿这么喂上一喂。

    “刚睡醒,有些饿了。”斐尔似不经意说道。

    “腊肉还没吃完,都在帐篷里呢。”谁料,楚挽卿头也不回地说道,继续喂着她可爱的蛇宝宝们。

    “你不要抢啦,刚刚不是吃到了吗。”

    “呀,不要咬住筷子,乖哦。”

    “你吃一个,怎么总是抢不到,小笨蛋。”

    斐尔看着这一幅母慈子孝的画面,不禁握紧了拳。

    卿卿,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密欧看了,好笑地拍了拍斐尔的肩膀,“兄弟,吃肉,这边有煮好的。”

    悲尔面无表情心中却无比凄凉。

    拿起肉就是一顿暴风吸入。

    密欧看了,知道这是气狠了,不由得有些同情。

    自己应该不会吃自己崽崽的气吧?应该吧?

    密欧挠了挠头,表示自己还是一只小老虎,不太懂当爹的想法。

    “斐尔,”正吃得起劲的斐尔听到楚挽卿叫他,立刻停止了动作,竖起耳朵听她的话。

    “你小时候也这么可爱吗?”

    我小时候,也,这么可爱吗?

    斐尔一向冰冷冷的脸.上有些崩裂。

    自己可一向是条高冷的蛇,哪里会像他们那么蠢。

    当然,楚挽卿只是变着法地夸一下自己的小蛇,根本不想听斐尔的答案,斐尔正在组织语言回答楚挽卿的问题,就听楚挽卿又说道:“斐尔,给他们起个名字叭。”

    斐尔顿了一下,道:“我分不清。”

    楚挽卿一愣,看着七条一模一样的蛇,好像……她也分不清啊。

    ”那我们也要起个名字啊。”楚挽卿摸摸鼻子,说道。

    “不用,等他们长大了自己起。“

    自己起?!这爹也太渣了吧?

    “你的名字也是自己起的?”楚挽卿叉腰道。

    “嗯。”

    楚挽卿顿时没了脾气。看来他们做蛇的,是祖传的渣。

    没事,接下来就让她制定一下奶爸养成计划吧!

    楚挽卿干劲十足,一旁的斐尔还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今天我和卿卿睡。”斐尔放下碗,说道。

    “放屁,今天该轮到我了。”罗格跳脚。

    可是等了两天才轮到他,不能让,绝对不能让。

    “别争了,今天我想和小蛇们一起睡,好不好呀。“楚挽卿一颗慈母心,不知如何安放。

    “不行!”

    “不行。”

    楚挽卿叉腰,觉得气气。

    不行就不行,还一起说。

    “今晚我照顾他们吧,卿卿你不要担心。”昨晚刚刚吃饱的修伦出来做了个好人,让楚挽卿心中对修伦的好感更上一层。

    “好呐,修伦最好了。”说完献上一吻,看得其他三只眼都直了。

    呸,心机鸟。

    斐尔刚醒过来,自然是想楚挽卿想的紧,奈何楚挽卿一心扑在刚刚孵化的小蛇身上,没分出多得精力给他。

    斐尔又不是密欧那种能死皮赖脸硬蹭上去的,因此这一天,斐尔整条蛇附近的气压都很低。

    到了晚上,修伦把盛着小蛇的草窝带走,作为父亲的斐尔才终于在楚挽卿眼里有了一席之地。

    斐尔半兽的形态,用蛇尾缠着楚挽卿的左脚踝,紧紧拥着楚挽卿,不时用蛇信子触碰一下她的嘴唇。

    看着满目神情的斐尔,楚挽卿主动拿唇碰了碰他的脸颊。

    “卿卿都不想我。”斐尔--向说话没有语调,这句说的犹为像陈述语句。

    “想了,怎么不想。“楚挽卿反抱住斐尔,蹭了蹭斐尔的胸膛。

    斐尔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说道:“今日你眼里都是他们,哪里有我。”楚挽卿这才发觉斐尔吃了醋,不可置信。

    你口中的“他们”是你亲儿子啊大兄弟,这又不是我和隔壁老王生的。

    “他们不是你的蛋吗,我对他们好,你不开心吗。”楚挽卿撇撇嘴,责怪道。

    “不开心,卿卿对我好就够了。”斐尔实话实说,可把楚挽卿气了个半死。

    “你怎么这样,他们是你的孩子!”楚挽卿气地锤了斐尔一下,倒是用了五成力。

    楚挽卿的力气在斐尔眼里不值一提,顺着楚挽卿的力,拿起她的手亲了亲。

    “你看,今天他们也没来找我不是吗。”渣爹斐尔将锅轻松地甩到了蛇儿子的身上,并且他们的傻妈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也是,我明天会教育他们的。”楚挽卿摸了摸斐尔的脸,倒是没有再责怪他。

    “那我们....睡吧。”斐尔的眼睛黯了黯,算一算,自己已经大半年没有和卿卿“睡”上一“睡”了。

    楚挽卿自是明白他的意思,半推半拒地也就成就了一夜春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