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皇商掷千金(八)
    Σ(?д?;)

    系统被夏天菱这句话吓到了。

    【宿主,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什么玩笑,我是真的这么打算的。”夏天菱拿起一把白玉雕花的梳子,梳理着秀发。

    “我能够同意拜堂,这就已经够了,至于洞房,我就不干了。”

    【所以你就这么扔给我了?!】

    这真是槽多无口。

    【不对!你怎么让我代替你?我只是个球啊!】

    “就算你只是一个球,也是一个拥有意识体的球,接管这具身体一段时间绰绰有余了。”

    【你就不能直接和亓官金说你不想洞房吗!】

    系统快要崩溃了。

    “不能。”

    夏天菱直接拒绝,毫不犹豫。

    系统:……

    【叮~您的系统已关机,有事请烧香。】

    “嗯?”

    夏天菱威胁式的捏了捏手中的金球,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

    系统还是一动不动的样子,在装死中。

    夏天菱眯起眼,手指抚摸着金球表面,原本暗淡的球体逐渐亮起,而且越来越亮。

    系统慌了。

    【叮!您的系统已重启,很荣幸为您服务!】

    系统都快哭了,夏天菱这女人一言不合就要烧了它的核心,它能不答应吗?

    婚房内夏天菱对系统的各种威逼而无利诱,婚房外却是鼓乐齐鸣,觥筹交错一片。

    亓官金逐桌敬酒,与宾客谈笑风生,整个宴厅充满欢声笑语。

    流光易逝,夜幕已深,杯酒言欢之间,腹中酒越来越多,身旁人却越来越少。

    直到最后一位宾客被扶出亓官府,家仆才上前低声唤着自家主子。

    亓官金半阖眼眸,似睡非睡,口中嘟哝着什么,看起来已醉得不轻了。

    家仆相互张望,不知如何是好。

    老夫人早已不管事,在婚宴的途中便离了席,而大小姐更是从头到尾未曾出现过,况且平日里在这个时辰她早已睡下,现如今无人作主,众仆一时不知所措。

    “不如去找夫人?”其中一仆提议道。

    当然,这说的夫人并不是老夫人高氏,而是夏天菱。

    因亓官金是亓官家中唯一的男丁,且现已当家作主,不好称呼为少爷,而老夫人又还健在,也不能称其为老爷,所以亓官家家仆统称亓官金为大爷。

    夏天菱现如今已嫁给亓官金,自然被他们称为夫人。

    听到那人提议,众家仆才恍然惊觉家中已有女主人,于是纷纷点头同意,派一人去找夏天菱。

    那人找到夏天菱时,她刚把那身华美的婚服褪下,换上了一身常服。

    夏天菱在接到消息后就匆匆赶到宴厅,才发现自己今晚要洞房的对象已仰倒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了。

    看到此景,夏天菱一脸无语。

    早知道亓官金会在新婚之夜喝醉酒,她刚刚就不用威胁系统了。

    上前查看了一番,夏天菱无奈一笑,挥手示意那些家仆扶起亓官金:“将他扶回房间里去。”

    那些人照做,将亓官金扶到了婚房,随后自有侍女上前给他擦拭身体,并将那一身新郎服更换成睡衣。

    这就是封建社会有钱人能享受到的权利。

    否则,你指望夏天菱会动手做这些事吗?

    等侍女将将亓官金收拾干净后,夏天菱便屏退了下人,翻身上了婚床。

    她俯身贴近亓官金,近的可以看见他那卷翘的睫毛,即使那睫毛的主人努力闭紧了眼,也掩饰不住那微微的颤动。

    亓官金能感到那温热的呼吸,就距离他的脖颈不远处,她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他的脸上,不由得,脸上泛起一阵热意。

    夏天菱轻笑一声:“你莫不是想每晚都喝醉过去?”

    亓官金呼吸一紧,却仍充耳不闻,紧闭双目,默不作声。

    你永远也别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夏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