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总裁不破产(十二)
    在夏天菱的认知里,这个随时,真的包括了任何时间,而天禄,确实是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欢迎夏天菱来找他的。

    但,你要知道,不是谁在任何的时间里都是适合与别人见面的,人们总要有点私人时间,而关于这点,夏天菱并不是很懂。

    有一次,夏天菱在深夜的时候去找了天禄。

    当时的夏天菱并没有敲门的习惯——你不能指望一个从小无人管教,放养长大的孩子,会无师自通的学会敲门。

    而那时的天禄还没强大到能时刻感应周围环境的变化。

    所以,当天禄还在浴池里泡着时,他看到夏天菱出现在他面前,是一脸懵逼的。

    当他反应过来开始惊慌失措的找衣服蔽体时,夏天菱却是一脸冷漠,无动于衷。

    或许对她而言,“男女有别”和“害羞”这两个词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夏天菱在那时看着天禄也没什么感觉,更别说是萧井陌了。

    毕竟,人再美,也美不过妖精不是么?

    萧井陌把自己的脸埋起来,内心十分沮丧,对自己,也对夏天菱。

    要知道他的长相还算是数一数二的,即使他抠门的性格是总所周知的,但也是有不少女人前仆后继想勾搭他的。

    唯有夏天菱是不同的,她不在乎自己的长相,不在乎自己的钱,但她却愿意留在他的身边,想到这,萧井陌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或许,是因为她太害羞了,为强装镇定而摆出一副平常的办公脸?也可能,是她实在是在纯洁了,不清楚他到底在干什么?又或者,是因为她性冷淡……

    萧井陌黑着脸,默默把最后一个可怕的想法给甩出脑海中。

    又或许,是因为她缺乏安全感?

    萧井陌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个想法,随即,马上开始被他的脑洞补全。

    菱缺乏安全感,因为她的年纪可是比他要大三岁,女人的时间总是那么宝贵又那么易逝,现在已经年近三十的夏天菱,一定非常恐慌。

    年纪差距,身份差距,孩子,未来,一切的一切,都可能让她没有安全感,而身为她的男友,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没有去安抚她,没有给她承诺,没有给她安全感,自己真是太渣了!

    自己早该想到的!

    萧井陌在脑海里恨恨地想到。

    但现在发现,也不算晚。

    他在脑海里胡思乱想了一大堆,并坚定地认为这是对的,且根据他的脑洞而采取了一系列骚操作,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习惯了就好。

    萧井陌这个鸵鸟,重新把头悄咪咪探了出来,偷偷瞄了一眼夏天菱,夏天菱依旧处在刚刚莫名其妙中。

    萧鸵鸟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将头完全从洞里伸了出来。

    他身体前倾,抓住夏天菱的双肩,额头贴着额头,双目对视,用自己所有的感情,用自己最大的温柔,对夏天菱说出这句话。

    “菱,我喜欢你。”

    夏天菱怔怔着看着眼前这个人,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深刻的“认识”他,他是萧井陌,但他又是天禄。

    他的脸和她就差一两厘米的距离,她可以很清楚看到他浓密的睫毛,感受到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听到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但她不懂。

    她看不懂他眼里那盛满得快要溢出的是什么东西,听不懂他声音里饱含着的那浓烈的又是什么,她甚至没有感受到,他的心,此刻正在为她而跳动着。

    她不懂,不懂这被人类称作感情的东西。

    萧井陌和夏天菱很近很近,近的可以让萧井陌非常清楚的看到夏天菱那张在他说出那样的话后,也没有丝毫变化的脸,可以看到她眼中的迷茫。

    萧井陌此刻如此深刻地认识到一件事,他错了。

    他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他和夏天菱的关系,并不是他一直以为的那样,他一直都沉醉在自己的幻想当中。

    他喜欢,甚至爱上了夏天菱,这个认识两个月,实际上只相处了一个月的女人。

    可她,并不爱他。

    或者说,她不懂得爱。

    所以说,这一切他自以为是的爱情,都是他的单相思喽?呵。

    萧井陌松开了他抓住夏天菱双肩的手,站了起来。

    “……现在太晚了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