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校霸别受伤(十四)
    但在暗地里,齐默并没有意识到到苏笑笑所遭受的一切。

    齐默并没有完全护住苏笑笑。

    在原剧情中,苏笑笑和齐默是直到高三才爆出恋情。

    那时,苏笑笑已经用自己的善良开朗,与周围人打成了一片。

    在女主光环下,苏笑笑成为了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里的好女孩,朋友心里的好闺蜜。

    人人都发自内心的认为苏笑笑是个好女孩,对苏笑笑报以善意。

    所以在恋情曝光后,周围人也都普遍以支持的态度对待他们,鼓励他们。

    而那些不支持的人呢?在明面上,有齐默护着,在暗地里,有萧琪琪看着,所以苏笑笑一直被保护的很好。

    从未像现在这样举步维艰过。

    他们把苏笑笑当成了珍宝,捧着怕碎了,含着怕化了。

    他们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生怕她遭遇到一点点的意外,一直保护着她到考上了大学,剧情结束。

    所有人都护着苏笑笑,所有人都有好的结局。

    除了夏沫沫。

    那些人在发现自己对苏笑笑做不了什么后,就把愤怒转移到了夏沫沫身上。

    毕竟夏沫沫身上可是有“苏笑笑的闺蜜”这个标签的,而且本身就处在底层,胆小懦弱,任人欺凌。

    这么好的人选,不欺负她要找谁去?

    弱小便是原罪。

    原本只停留在言语和态度上的冷暴力,逐渐演变成一场暴行,来自暴徒们的狂欢,夏沫沫的处境日发艰难。

    日益加重的校园欺凌,让夏沫沫越来越绝望,周围都是黑暗,她看不到阳光。

    而且在施暴者的威胁下,生性懦弱的她还不敢把真相说出口。

    夏沫沫曾想找苏笑笑求助,但自卑又胆小的她根本说不出口。

    她一方面担心自己给苏笑笑添麻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说了,却没有得到救助,反而被那群魔鬼知道了,导致自己坠入深渊。

    而苏笑笑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她的男友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夏沫沫的不对。

    或许她注意到了,但不以为然。

    为什么?很显然,在她心里,齐默的事更重要。

    在又一次被欺凌后,夏沫沫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去找了苏笑笑,但却被萧琪琪带人拦了下来。

    “今天是笑笑的生日,齐默在给笑笑准备生日惊喜,不准你去打扰笑笑!”她一脸严厉的对夏沫沫说道,眼中充满了不屑。

    夏沫沫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泥泞的衣服,还有在手臂上,腿上刺眼的淤青,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谁都没看见,当夏沫沫转身后的那一刹那,她的眼中,只剩下了浓郁的黑色,深不见底。

    放学了,太阳也要下班了,不再照耀这世间。

    人群从教学楼里喷涌而出,向四周散开。

    唯有夏沫沫逆着人流,向前走着。

    她走上了学校的天台,在黄昏时。

    金色的阳光撒在她身上,这是在它临走之前,最后一次抚摸她的脸庞,暖暖的。

    太阳终将逝去,夜幕随之降临。

    夏沫沫站在天台上,风起,吹卷了她的衣裳,她那身影,显得越发单薄。

    她的眼里,倒映着太阳的影子,那炙热的光,她看着太阳一步步沉入大地,消失在夜幕中,她眼中的光,也随之熄灭了。

    在黑漆漆的夜里,伴随着即将入冬时,那刺骨的寒风,夏沫沫心中默默估算着时间。

    半响,她唱起了生日快乐歌,给苏笑笑。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有些暗哑的歌声,在空荡荡的天台上回响。

    歌声的主人声音有些嘶哑,嘴唇已经干裂。

    她站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从黄昏到现在,滴水未进,粒米未食。

    她在等待着。

    等什么?她不知道。

    午夜的钟声响起,十二点了,新的一天,同时,也意味着,苏笑笑生日已经过了。

    夏沫沫终于迈动了她的腿。

    因为长时间的站立不动,加上处在寒风吹拂的低温下,她的腿已经冻僵了,以至于当她迈开腿时,还因此还踉跄了一下。

    她站在缓了缓,重新又迈出了一步。

    她一步又一步的向着前方,她的目标走去。

    但那不是通往楼下的楼梯门,而是天台的围栏。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