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第五粒
    嘭!</p>

    尹烽坠落在雪山上,怒目圆睁,融尸之躯瞬间解体,分离成数具死尸,七零八落,那具皇尸也因尹烽神念种子的消融而没了动静,只听呜呜寒风过境,场面极其诡异。闪舞小说网www</p>

    “这是冰尸族的融尸功鉴,七阶功法。”何刺韵这几天也不是白混的,从尹儒一那她成功地打探到了很多关于冰帝山的消息,冰尸族的镇族功法自然也不例外,只听她侃侃而谈,讲述了这门功法的来历和冰尸族的兴起史。</p>

    苏贤点头,上前观摩了一会儿,却听何刺韵轻咦一声:“奇怪,怎么没有尹儒一?”</p>

    “尹烽融了所有被他杀死的人的尸躯,怎么不融尹儒一的,嫌他太弱?”何刺韵自顾自地嘟囔着。</p>

    闻声,苏贤目光冰冷地望向了仍被祖楼影提着的中年妖宗,后者惊惧地哆嗦着,见堂堂家主都被这帮人暗算致死,他哪敢再有耍滑头的侥幸心理,急忙解释道:“尹儒一真的被杀了啊!我听到尹家主融尸的!储物戒!你们看看储物戒,可能家主嫌尹儒一太弱把他的尸首放储物戒里了。”</p>

    料此人也不敢撒谎,苏贤摘下了尹烽的储物戒,抹除痕迹,神念一探,果然发现了一具横躺的尸体。</p>

    苏贤将尸体放置于雪地上,两道声音同时响起。</p>

    何刺韵惊呼:“尹儒一!”</p>

    中年妖宗狂喜:“就是他!”</p>

    “祖老,你先恢复,小心那位妖皇回来。蒙邈,去把神罡镜的碎片都捡回来。你看着这人。”苏贤安排道。</p>

    于是,祖楼影开始盘膝运转功法,一点点积累精神海,蒙邈闪身进行清扫,何刺韵听话地提着中年妖宗,三人各有分工,苏贤不再耽搁,闭目伸手,掌心覆于尹儒一的颅骨之上,神念探入,不出意料地寻觅到了一缕固执却又在缓缓消弭的神念本源,立马展开搜魂。</p>

    尹儒一的一缕神念本源与阴虚道人的完整神念不同,纪浮世帮苏贤搜到的是阴虚道人近乎完整的一生,但尹儒一的神念绝大部分已经溃散,这最后一缕本源中蕴藏的或许只是一幅画面,或者是一段雪泥鸿爪,记录着他这一生中最为执着的高光时刻。</p>

    接下来,一幅画面在苏贤的感知里徐徐展开。</p>

    ……</p>

    那是在一处辽阔的冰原之上,即冰尸族和冰鸟族之间的莽原缓冲区,四下无人,雪原上残破着数个窟窿,冰河飘浮,尹儒一正在被一个年轻人追杀。www</p>

    年轻人嘴角不羁地上扬,轻蔑道:“尹儒一,交出雪源果,我饶你一命!”</p>

    “休想!”面容青涩的尹儒一回应道。</p>

    “桀桀。看来你也不笨,此地离族内甚是遥远,我就算杀了你也没人知道。”年轻人阴笑道。</p>

    “尹儒诚,残害同族,你不得好死!”</p>

    “谁知道呢?”年轻人摇了摇头,一具冰尸夺空掠出,直取尹儒一的后心。</p>

    两人都只是刚刚踏入修炼之途的妖者,尹儒一仓促迎敌,同样一具冰尸从妖宫内闪出,只是一击高下立判,两人的冰尸品质差距甚远,年轻人出身嫡系,享有更丰厚的资源,这具冰尸已有二阶石矿的硬度,可尹儒一的冰尸就只有一阶石矿的硬度,战力高低极为明显。</p>

    二阶冰尸一掌击飞了尹儒一的冰尸,五指握拳,无情地轰在了尹儒一的胸口之上。</p>

    咚!</p>

    只听方圆百米内都响起一声战锤落下的巨响,又如一声古老幽远的心跳声,尹儒一被瞬间击退数十米,胸口凹陷,口中喷血,本该一拳丧命的他颓然倒地,垂死之际仿佛有回光返照,强撑着支起肘子,少年暴怒,厉吼一声,一团微弱的青光乍现,尹儒一的面部在刹那间枯老,状若树皮,布满沧桑诡谲的年轮。</p>

    唰唰唰!</p>

    年轻人与尹儒一两人之间,突兀竖起一圈圈年轮,象征年岁,细数之下,会发现一共有十六道绿色光圈,一圈围着一圈,呈现出年轮纹理,在年轻人惊疑的注视下,十六道光圈一层层凸出,十六个同心圆呈一直线飘浮着,似是形成一个轨道,轨道沟通着少年的尹儒一和那年轻人。</p>

    紧接着,全身都化身古老树皮年轮的尹儒一忍着剧痛,拍地而起,身影穿过一个个深绿色光圈,转眼间来到了年轻人的面前,年轻人似乎被施展定身术了般,根本不能躲闪,十六道光圈霎时如星光齐聚,汇成年轮,印在了年轻人的身上,无声无息之间,年轻人的身躯迅速苍老腐朽,艰难地睁着眼眸,诡异莫名。</p>

    最终,尹儒一一拳打在了年轻人的喉骨上,让其瞬间殒命。www</p>

    年轻人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p>

    半晌后,尹儒一躺在冰原上气喘吁吁,冷汗浸湿了绒衣,青光褪去,他也恢复了原貌,可他却是一脸茫然,回过神后难以置信地摸着自己的身体,打量全身,只见枯皮消失,连胸口那一道致命伤都被抹除,完好如初。</p>

    显然,尹儒一也不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p>

    ……</p>

    轰!</p>

    画面破碎,尹儒一的最后一缕本源也随之飘散。</p>

    搜魂完毕,苏贤神色震惊,锁眉站在原地,仔细回味着方才那一幕场景,一种无与伦比的熟悉感扑面而来,好像在苏贤的记忆里,自己也曾有过何其相似的一次遭遇。</p>

    “搜到什么了?是武皇遗蜕的藏匿地点吗?”何刺韵焦急问道。</p>

    苏贤深吸了一口气,再悠悠吐出,胸膛起伏,摇头道:“不是,他的最后一丝执念跟武皇遗蜕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换言之,他压根不在乎什么武皇遗蜕。”</p>

    闻言,何刺韵十分失望,果然还是和武皇遗蜕擦肩而过了,只是随口问道:“那他的执念是什么?”</p>

    “一场刻骨铭心的战斗。”苏贤下意识地答道。</p>

    何刺韵表示无法理解。</p>

    然而,苏贤呆呆地杵在原地,因为他终于想起那股淡淡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那不就是他和宁轻狂战斗时,垂天柱击中宁轻狂的那一幕嘛!</p>

    那时候,宁轻狂借垂天柱之力,爆发出了第四粒原始体质,炼妖古炉体!</p>

    所以,刚刚画面中那诡异的反击是尹儒一的原始体质在护主。</p>

    也就是说,尹儒一拥有原始体质?</p>

    苏贤只觉得脑中一团浆糊,十万年岁月才发现四粒,可见原始体质的珍稀程度,当然不外乎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原始体质湮灭在岁月长河中,可今天他居然意外发掘到就他所知的第五粒原始体质,难道何刺韵是他命中的福星?</p>

    不对,碰到原始体质算什么福气……</p>

    一个具备原始体质的天骄就这样死了?</p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