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659章 刺激自慰
    
  当李伟杰向门外望去,道明寺尺寸明显比美作还粗大的,在金妍茜的小嘴里硬起来。《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金妍茜牵着那根,把道明寺带到了戴雪茵身边,戴雪茵反掌伸出小手,被金妍茜放到了手掌上。

    戴雪茵握住了它,慢慢的起来,转头又把美作的含在嘴里,耸动头部起来。

    西门还在吸啃着戴雪茵的丝袜小脚,口水已经把丝袜大面积的打湿了,五指丹蔻的脚趾头透出润润的血红色,在漫射的灯光下非常刺眼。

    戴雪茵吐出美作的,扭头又叼起道明寺的起来,道明寺舒爽的呼出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在血红的小嘴里被吞进吐出。

    轮流对两根,显然让戴雪茵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嘴角上的漾起的笑容一直挂着,随着她邪恶的秀靥左摆右晃,那笑容仿佛会动一般也跟随着飘来荡去,轻易就带动起一片飘飞的邪魅影,充斥了房间各处。

    她时而双手同时那两根,时而把那两根拉了靠在一起,丁香小舌饥渴的在两个上舔撩着,甚至她还把那两个得很粗暴的同时塞进嘴里,狂乱的咬着,吸着,那极尽力气张开的红盆血嘴,让李伟杰想到了恶魔的嘴巴,扭曲的灰白秀靥如魔似魅,不停的噬啃他的心,心中那异样的快感更强烈了,李伟杰沉溺其间,几乎无法自拔。

    “妍茜,去舔我的,那里痒死了!”戴雪茵吐出两人的间隙,大声说道。

    金妍茜来到戴雪茵身前,跪在戴雪茵的分开的大腿中间,轻轻拉开了那皮质紧身衣的拉链,一张浓毛密布,红黑烂肉卷缠的邪,邪恶非凡的暴露了出来。

    金妍茜呼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始舔撩起来,粉红色的小舌一遍一遍的舔在那呈现出腐肉般颜色的融烂上。

    她掰开了两片厚厚的,在微露的凸起上吮吸着,戴雪茵发出了一阵舒爽的轻吟,她还在左右不停的对着道明寺和美作的着,荡十足的艳邪表情爬满了光影氤氲的半张脸。

    突然,戴雪茵一脚把正在舔吸的西门踢了出去,把金妍茜的秀首扒开,两条黑丝腿挂在沙发扶手上,对西门命令道:“!”

    西门不敢怠慢,从地上爬起来,把弄硬了,提就上,了那糜烂邪恶的潮道里,开始暴起来。

    金妍茜躬身站在戴雪茵身旁,两眼很近的看着两人的结合处,不时用手去拨弄那上翻露而出的凸凸,还俯首舔撩了下去,强烈的刺激让戴雪茵“…………”

    的叫起来,两手还不忘记把面前的两根往嘴巴里送,上边檀口轮流玩两根,下面一条大卵插,一个女人还帮忙刺激,靠,真他妈的火爆!

    西门那活儿虎虎有声的戴雪茵的,雕花的西式沙发被他干得挪晃起来,沙发脚轻敲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

    金妍茜手指在上继续摸弄,却又埋首抓住戴雪茵一只白乳,送入嘴里不停的吮吸着,美作和道明寺眼睛精光四射,尽力的踮起脚尖把更靠近戴雪茵的檀口,让她更方便的放进嘴里。

    一群人就像一堆蠕动的肉虫子,在客厅的中央干得热火朝天,玩得火爆异常,流溢的粉色光影,让这的平添了几分迷离,影影绰绰的狂乱身影,更表现出非一般的糜烂疯狂。

    房子中间的男女都在为自己的忙碌着。

    突然,戴雪茵紧紧抓住了手中的两根,钩挂的黑丝小脚极力的向后绷去,呈现出一个强烈的反弓弧线,秀首极力引颈望向自己,呈现在她视界里的是,糜烂的一阵痉挛性的剧烈颤动。

    她小手攥得更紧了,处明显暴凸了上来,菇圆的浅紫深红,仿佛就要爆然脱体飞了出去一般。

    戴雪茵“啊“的一声长叫,立挺,西门的还深埋期间,那被抬弯了上来,几欲绷弹出外。

    戴雪茵来了一次极度兴奋的,那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后来她的两条黑丝腿都滑落了沙发扶手,撑张在地板上,绞缠的兀自不停的颤抖着,两手攥抓,以此为支点,上身几乎要挺直起来,紧咬的银牙几乎就要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靠,这老女人的性还真他妈惊天动地,摧枯拉朽!

    “呼……嚯……呼……嚯……”戴雪茵仰直的雪白粉颈抽动了几下,大口的抽吸了几口气,好一会才从那窒息欲死的中活了过来,“他妈的爽死我了……,……我他妈就是动物,不在中死去,就在中生存……”

    戴雪茵有些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仿佛不如此就无法排遣心中的,她站起来,一脚把西门踢翻在地,放开手里的两条,立马垮骑上了西门一柱冲天的上,俯身下去抱住了西门,抬动臀部有声的套插起来。

    她狠狠地捏住了西门的那张脸,一只手往上面狠狠的搧了他几个大耳光,嘴中骂道:“臭男人,臭男人,明星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老娘玩,我他妈的就玩你们,玩死你们……”

    耳光继续“”的搧着,西门被打头晕目眩,哀号连连,扭着头想躲,却怎么也躲不开,嘴脸被抽得几成猪头状。

    靠,被搧得可真惨,西门,哥向你表示哀悼!

    “过来,!”戴雪茵放弃搧打西门,扭头向身后众人喊道。

    “是!”金妍茜立马来到了戴雪茵不断套插的翘臀后,往手掌里吐了几口口水,伸手把那唾沫涂抹上了戴雪茵不断舒张的菊状上。

    美作已经跪身下来,勃直挺硬的就在旁边待命,金妍茜又吐了几口口水,把口水又抹上了美作的,然后一手抓住那,引导着往那插去。

    戴雪茵感觉到了身后有要,稍稍停止了套插,金妍茜按摩了一下那颜色暗黑挂着几根残肉的,松弛肛洞四周的肌肉,她握着美作的,对准,推着慢慢插进里,协助的抽拉两下,手指掰张两瓣翘臀,让更快的适应新进入的。

    戴雪茵配合的轻轻耸动,让的两个腔洞适应两根不同角度的,很快她就适应了,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美作也是个中老手,跟随着起来。

    不一会三人就建立了和谐的节奏,“扑哧,扑哧……”的声欢快的响彻整个大厅。

    三人狂乱的,让李伟杰看的血脉喷张,呼吸不畅,身下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了甩在一边,他的手握住了不断的着……

    李伟杰邪恶的看着,就像看a片一样,只是这真人的表演无疑更为刺激,现在他的性福只能靠自己的双手了。

    门外三人狠狠的着,李伟杰也狠狠的着,他真恨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加入到战团中。

    李伟杰的心中燃烧的是欲堑难填的熊熊烈火,几欲喷火的双眼,只有欲的光芒在散射。

    门外的性战又有了新的变化,道明寺被金妍茜推着来到了戴雪茵的身前,金妍茜握着道明寺的把它弄得又粗又大,戴雪茵正埋首和西门舌吻,狂乱的小舌正在西门的嘴里吞吐。

    西门的瘦脸上已经一片水光,那脸先前已被戴雪茵湿漉漉的舌头都舔湿了,西门和美作各司其职的狠狠戴雪茵的。

    戴雪茵身子又是一阵痉挛性的颤抖,她又来了一次,秀靥抬离了西门的脸,仰起来,以抵御强烈的刺激。

    当她引颈上仰的时候,看到了面前金妍茜手里的,她狂乱的长笑两声,不顾还未停止的抽搐,把那面前的含入了嘴里,娴熟的吞吸吐纳起来,道明寺配合的按着她的头部,,让自己的在那檀口里顺畅的进出。

    一瞬间,戴雪茵身体能插的腔洞都插满了,井井有条,那些忙碌而狂乱的进出着,一个标准的多p姿势呈现在李伟杰眼前,就这么的夺取了他原本烦乱的心。

    无论他愿不愿意,它就这样切入了他的心里,如同锋利的绞刀般把李伟杰先前的一切性观念绞成糜末,四处飞扬,就这么荡异常的在他心头肆虐,所有的声像脱离了他的本体。

    李伟杰仿佛掉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里,只有那肉条条的狂交人群伴随左右,他怎么掉,也掉不到底部,李伟杰慌乱的挣扎,怎么也抓不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手里的,带着急速升腾的邪恶不断的膨胀着,膨胀着,李伟杰从没有这样恨自己的,就是它,就是这丑陋的几两肉,带来了世间诸多的邪恶和丑陋,人世间所有的一切争抢,一切倾轧都与之有关,然而它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就这样和你不分不离,就这样带给你无穷欢愉,带给你永不息止的邪念,无论你怎样努力,怎样厌恶,它永远长挂你的,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天。

    李伟杰它,它,歇斯底里的它,弄它,弄死它,他还要拉过床前塌前的那双浅紫色的丝袜套住它,要勒死它,玩死它,要在丝滑的快感中死去,要在中寻找那一丝的光明,无论它是不是那样的微弱,然而那光还是黯淡了下去,最后消亡了,四围一片暗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