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619章 小夏小春
    
  晚上十点一到,李伟杰迫不及待地从床上弹起,前往休息室。《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在这之前,李伟杰已经交代过静茹帮他把风,不能让除了双胞胎以外的任何人到休息室来。

    静茹这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李伟杰答应她下回还要带她出去“遛狗”才肯帮他。

    反正也没损失,李伟杰便随口答应了她。

    在休息室门口就看到门下透出灯光,想必她们已经到了,便开了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这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跪在门旁,一副很有诚意想要反省的样子,也不知哪里学来的,让李伟杰哭笑不得。

    她们身上还穿着平常上班穿的护士服和肉色亮面丝袜,是李伟杰喜欢的样子。

    两姐妹一见李伟杰进来都像庙里的阿公阿骂拜菩萨一样,用很标准的姿势瞌下头去。

    不用这样吧!李伟杰心想,但嘴里却不听使唤地冒出一句:“平身!”

    她们一听都笑了,抬起头来边看李伟杰边笑,但两只脚却还是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喂喂,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啊,这样会折寿的。我只是来跟你们聊聊天的,没有想要责怪你们,不要这样子。”

    她们转头看了看彼此,才互相搀扶着起来,跟李伟杰一起到沙发上坐下。

    “我想你们也都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们来,我相信你们会这样做一定有什么理由。时间有限,快说来听听吧!”李伟杰诚恳地看着她们说。

    于是她们两个开始一搭一唱地娓娓道来,原来双胞胎姐妹从小就是孤儿,从她们还没董事之前不知为什么就被丢在孤儿院。

    孤儿院的院长是个慈祥的中年妇女,对待每个院童都疼爱有加,即使孤儿院再怎么没经费,她也会想办法去募款,让每个孩子都能吃饱穿暖。

    她的老公姓朱,朋友叫他老朱,院里的小朋友都叫他朱叔叔,表面上是个斯文人,在孤儿院里做一些文书的杂务,同时负责指导小朋友各种功课上的问题,在外人的眼中也是个充满爱心的人士,但实际上却跟她的外号一样,是个猪狗不如的禽兽。

    他经常利用指导小朋友的时候对那些涉世未深的小朋友施暴、性侵,事后告诉这些小朋友说这是在敎她们关于身体的构造,是院里安排的课程,也会给她们一些零用钱,半哄半骗地要她们不准说出去。

    小朋友哪懂得这么多,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而且又有钱拿,这件事情竟也能依职隐瞒下去,未曾曝光。

    对于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她通常只要求她们脱光衣服,然后看着光溜溜的幼小,在这些小孩身上。

    有些比较听话的小朋友,她也会要求她们帮她、,逼她们把浓稠的吃下肚子去。

    当小女孩长大、发育完全了,老朱的便不只如此而已了。

    她除了要求这些女孩帮她之外,更会编出各种理由,让这些女孩乖乖被她,夺去宝贵的之身。

    有些女孩在学校听过这类的事,她无法顺利哄骗时便会用硬的,以暴力的手段这些女孩之后拍下裸照,威胁她们不能说出去。

    说来也奇怪,他干这档勾当也维持了十几年,竟未被人检举,任由她逍遥法外。

    被他凌辱过的女孩已有三四十个,甚至连院童长大离开孤儿院之后,他也都还会用照片威胁,约这些女孩出来重温旧梦一番。

    理所当然的,以双胞胎的这种姿色,自然也成为她下手的对象。

    她们被性侵的手段是属于前者。

    当老朱提出要用她们的幼小时她们才国小四年级,根本也还不懂这方面的事情,老朱非常顺利地就同时侵犯了她们两姐妹。

    她们起先还不知自己被欺负,虽然起先有点痛,但后来却感觉意外地舒服,竟然有点爱上那种滋味。

    她们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到院子里、仓库里,以及所有孤儿院里隐密的地方,脱光了衣服,互相爱抚对方的身体达到,也会拿冰箱里的茄子、小黄瓜等长条型物品帮对方。

    当她们发现老朱比较闲的时候,竟然还会主动要求老朱跟她们。

    老朱哪可能拒绝这样的要求,两团娇小、幼嫩的肉乖顺地趴在他面前,技巧笨拙,但很努力的吸舔着他硬挺的,让他大涨,每每都插得她们叫不断,比起她们自己爱抚不知爽上多少倍。

    只可惜老朱的天生就是细长型的,虽然可以顶得很深,但总觉得里有种说不出的不满足感。

    再者,老朱的体力其实不太行,射得也快,通常两姐妹才正要她就泄了,搞得两姐妹最后还是得互相手动满足对方。

    也许因为老朱对她们也觉得亏欠,也不知是性侵所带来的亏欠,还是无法满足她们造成的亏欠,每次跟她们做完都会丢个两三千块给她们,有时心情好还会给到七八千,让她们生活总是过的比其他院童优渥,也可以常常买自己喜欢的衣服来打扮自己。

    长久下来她们也因此练就了比一般同龄女孩更为高超的技巧,以及讨好男人的方式。

    后来两姐妹读了护校,开始到医院实习之后离开了孤儿院,自己租房子住,但实习的薪水仍不太够她们花用,同时她们也已经沉迷于用身体赚钱这件事,所以工作之余便找了几位医师下手,设法勾引她们。

    这些跟她们易的医生一方面手上多的是钱,可以提供她们很高的费用;一方面会顾虑自己的地位,不会轻易说出这件事;另一方面大部分医生体力都不算太好,两三下就了事,所以对两姐妹来说这可以算是个很棒的打工选择。

    当然这些医师并不会在乎付了多少钱,必须要干多久才能值回票价。

    相反地,跟两姐妹的交易只是为了纾解压力,为苦闷的生活带来一点乐趣和刺激。

    几乎每个医生都会有不同的癖好,例如知名外科圣手陈医师她喜欢看两姐妹穿各种不同的衣服蹲在地上;陈医师会自己帮她们准备各种衣服,有时是cosplay女学生、ol等制服,有时是一般路上国中女学生穿的便服——小热裤加膝上黑丝袜,虽然每次都要换装有点麻烦,但好处是这些衣服穿过一次之后她们就可以自己带回家;小儿科的林医师会要她们穿上幼稚园的制服(当然是订作的)跟她,弥补她平常看到这么多可爱的小女孩却不能染指的恋童癖;连李伟杰的主治医师杨医师也跟她们有一腿,她喜欢两姐妹穿各种不同的丝袜、网袜跟她,有时甚至不用,只要用脚帮她就能轻易让她,是个十足的恋足狂,两姐妹柔嫩、雪白的小脚正好是她的最爱。

    其他还有十几个医院里的医师也都是她们的客户,癖好也很多,族繁不及备举。

    李伟杰心想她讲的这些癖好他好像几乎都包了,简直是这些色鬼的综合体,一方面感到有点汗颜,另一方面想到她们似乎全都能配合,不禁跃跃欲试,不知不觉下半身已经充满活力,一根巨大铁棒直朝天花板挺翘起来,虽是隔了一条四角,但这两个双胞胎小妹妹根本不可能不发现这个异变,当场看傻了眼,脸色发红。

    李伟杰想她们脸红应该不是因为害羞,毕竟已经看过这么多男人的傢伙了。

    依据李伟杰的经验判断,这两个小娃肯定是春心荡漾,想试试他跨下巨蟒的威力。

    既是如此,李伟杰也不拐弯抹角,一下便把拉到小腿脱了下来,这下他那绝世神兵的威力才真正展现出来,二十公分有余的粗大这时已充饱血液,直对着她们,紫红色的一抖一抖地,似乎随时要喷。

    双胞胎看得又惊又喜,虽然是坐在沙发上,但两双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肉腿却不安分地动来动去,不断一夹一放,显示出她们已经春心荡漾了。

    李伟杰伸手去拉了其中一个的小手,使劲将她拉进他怀里。

    这对双胞胎真是不得了,皮肤保养得又滑又嫩,肉肉的小白手可爱极了,想到这双手抓住他的画面就快令李伟杰无法招架。

    她就这样乖乖躺在李伟杰胸膛上,水汪汪的凤眼直盯着他的脸瞧,擦了唇蜜的粉嫩嘴唇水亮且富有弹性。

    李伟杰本想一口吻下去,但还是先问了一句:“你们叫什么名字?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在他怀里的这一个回答:“我……我是妹妹叫小夏,我姐姐叫小春……嗯……”

    李伟杰心想不对,昨天她们跟陈医师搞的时候姐姐明明自称是“小铃”的,于是便问了她们,才知道原来那是陈医师女儿的名字。

    陈医师心理有点变态,想染指自己女儿很久了,但又无法实现,所以要双胞胎都自称是小铃,实现她长久以来的心愿。

    小夏回答的过程中,李伟杰已经解开她胸口的扣子,一支手伸进她蓝色的胸罩里,一把抓住她一只小乳揉了起来。

    “嗯……嗯……喔……哥……大哥哥……好……嗯……好……舒服好……刺激喔……小夏……小夏都都湿了啦……喔……”

    这时李伟杰传来柔软的触感,一看原来是小夏的小肉掌反手抓住了它,慢慢地上下着。

    他感觉舒服,也不阻止她,直接吻上她的小嘴。

    小夏闭上眼睛,享受李伟杰舌头在她口中肆虐,以及上爱抚的强烈刺激。

    这个情况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小夏的身体就开始扭动起来,似乎是已经受不了刺激,想尝尝他的厉害了。

    李伟杰将嘴唇移开,小夏的双眼也随之睁了开来,用渴望怜惜的眼神看着他。

    “想要……”小夏可爱的小嘴微张,娇媚地说出这两个字。

    “要什么?”李伟杰故意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