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615章 调教静茹
    
  “当然啰,她们在医院可是很出名的……”

    “出名?怎样出名啊?”李伟杰疑惑。《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这……我不太方便讲耶……”

    “妈的,不要支支吾吾的,要讲赶快讲!”李伟杰对静茹的犹豫有点不耐烦,很想赶快知道答案。

    “这……你等等……今天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或许你可以亲眼看看,我说或许喔!”静茹回答得前言不搭后语,乱七八糟的,搞不懂在说什么,不过至少有听到关键字,反正晚上跟着她就知道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晚上你来叫我吧,我要睡觉了。”说完也没讲再见李伟杰就直接挂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跟静茹讲电话让李伟杰一股无名火在肚子里闷着烧,多讲一句都嫌多,这事情算是告一个段落,终于可以补眠了。

    中午淑玲准备了一大锅鸡汤让李伟杰补补身子,里面放足了各种药材,虽然味道杂了点,但也不算难喝,重要的是里头的心意。

    李伟杰喝不完,要她们两个也一起喝,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午餐时光。

    吃完午餐,李伟杰一直睡到晚上,也不知道几点钟。

    李伟杰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情境很像他住进医院的第一天晚上。

    李伟杰梦到琪惠脱了个精光,脱了他的裤子,跪在他两腿之间,一边用她的手压住那对柔软、白嫩的大,夹住他的,一边将小嘴吸在他的上,无论是她雪白丰满的,还是她既娇媚、又纯洁的动作、表情和气质,都带给李伟杰很大的刺激。

    李伟杰的在琪惠嘴里,有时被她灵巧的舌头来回挑逗着,有时又被整片舌头温柔地包覆,说不出的舒服。

    忽然间,琪惠用舌尖抵住,并且快速地震动,这种技巧李伟杰从来没尝试过,就像是有一股强力电流从她舌尖直射进,一时让他无法抵抗,不由自主地轻叫了一声,同时这也让李伟杰从梦中醒来。

    李伟杰花了几秒钟才迷迷糊糊地弄明白刚才是一场梦,但传来的感觉却是如此地真实,于是很自然地揉了揉眼睛,睁开眼往看去,竟然真的有个女人正做着跟梦中一模一样的动作,但那不是琪惠,竟是静茹。

    也对,琪惠现在生病在家,孩子都不知道要给谁带了,怎么可能会是她?李伟杰敲了敲还昏昏沉沉的脑袋设法让自己赶快清醒,在他的静茹见李伟杰醒来立刻加强嘴上的动作,在他上舔啊舔的,并用双手快速着李伟杰的大。

    静茹这时还穿着护士服,跟昨天不同的是她把长裤换成了短裙,并且穿了白色半透明的丝袜,鞋子已经脱掉放在地上。

    她已经是比昨天性感多了,但李伟杰还是展现威言怒斥她:“谁说你可以穿衣服了?以后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穿,除了丝袜之外都给我脱掉!”

    静茹的样子像是一点也没有被李伟杰威吓到,一边继续吸着,一边熟练地脱起衣服,十分听话,表情一点也看不出不情愿。

    静茹很快就把脱完衣服丢在一边,嘴上动作从没停过。

    虽然被静茹吸得很爽,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这女人予取予求,下意识地伸手推开她的头,扭腰将抽离静茹的魔嘴。

    失去了之后静茹才终于露出可怜的表情,像是小朋友被抢走棒棒糖一样,瞪大眼睛直看着他。

    “我有说你可以吃吗?变态女人!”李伟杰骂道,不过其实静茹的确弄得他很爽,心里有点舍不得她停止。

    “可是……人家都脱了……”静茹一脸无辜地说。

    “你是狗!一只贱!你有看过狗穿衣服的吗?还想跟我邀功是吧?”

    “可是……可是……人家好想要……大……下面都……湿了……”静茹说着说着突然对李伟杰张开双腿,左右手各伸出一只手指头撑开她那肥嫩大腿间的,外偏黑的肥厚外、橘红色的肉都沾满了,在月光照射下闪着亮光。

    李伟杰不禁吞了口口水,不可否认她这样还蛮诱人地,但他心想这正是决定自己跟她之间关系的重要时刻。

    如果说现在静茹稍微扭扭,李伟杰就忍不住爬上去的话,那他不就跟静茹那些炮友没什么两样,充其量只是她的泄欲工具之一罢了,弄个不好的话她可能还觉得自己不过就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完全骑到他头上来了。

    但相反地,如果李伟杰面对静茹的挑逗还能保持镇定,将场面控制好的话,他跟她的主客关系肯定又完全不同了,于是李伟杰强忍住冲动,旋又冷静下来骂道:“谁……谁管你湿不湿,想要就要听我的话,弄得我心情好自然会赏给你,下次你再给我自己来就打死你!”

    “好啊……打我……拜托……虐待我好吗?……我……我好想要……”

    “干!李伟杰骂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形?他心中的一团火像被浇了油、灌了氧气一样,顿时熊熊燃起,右脚不受控制地往静茹胸部踢去。

    “你……你变态啊!”不可否认李伟杰也乱了分寸。

    这脚踹得不轻,所幸正好踹在静茹胸前那两块巨大而柔软的肉上,刚好起了很棒的避震效果,总算没被他踹飞。

    静茹身体向后微倾,接着立刻抓住李伟杰的脚,张嘴含住他的脚趾,舌头在李伟杰指缝间舔来舔去,嘴里还不时“嗯嗯啊啊”地着。

    这时李伟杰心里明白了,这女人是天生的变态、被虐狂,别人对她越粗暴她就越爽,怪不得他之前好声好气想勾引她,却都被一巴掌打回来,原来是用错了方法。

    好!既然你是个老变态,想找罪受,老子就跟你玩玩!要比变态,老子生来还没碰过敌手呢!

    “够了!别舔了。你不是说带我去哪吗?还不走?!”

    “还……还不到时候……要晚……晚一点……”静茹说着还是不放过李伟杰的脚,继续来回舔着,甚至慢慢往他小腿、大腿移动。

    “妈的,你给我坐好,好好跟我说要带我去看什么。”李伟杰一怒之下又是一脚踢在静茹脸上将她踢开,但这次他已经尽量踢的轻点。

    静茹听了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上床边,乖乖道:“就是……几个月前我值夜班,巡房的时候走到同样值班的林医师办公室外面,听到里面有声音,就偷偷打开门偷看,结果……发现你说的双胞胎正在……在跟林医师乱搞。后来连着好几天也都是这样。这个月刚好又是林医师值班,所以我猜想同一个时间点过去应该可以看到精采的也不一定……”

    “你说……那对双胞胎?……怎么会?”李伟杰对这事感到有点惊讶。

    “真的!我亲眼看到的!其实你也别惊讶,这两个小娃跟很多医生都有一腿,医院里几乎人人都知道,只是都不说破而已。”

    李伟杰心里不免有些受到打击,虽然他对这两个小女生几乎完全不了解,但她们清纯可爱的外表很对自己胃口,想不到私底下却是如此乱。

    虽然有点失望,但也另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同时心里更开始期待看到静茹所叙述的场面。

    “好吧!那就去看看。现在反正时间还早,你陪我出去走走吧!”静茹点点头表示同意,拿起旁边的衣服就要往身上穿,又被李伟杰怒斥了一声,“你在干麻?谁说你可以穿衣服的,我说过你是,就给我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去!”

    静茹脸色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照李伟杰说的把衣服放回床上,接着下了床,像只狗一样用双手双脚爬在地上。

    李伟杰看静茹听话照做了,满意地点点头,再补上一句:“把一只丝袜脱下来。”

    静茹也照做了,李伟杰接过她脱下的那条白色大腿丝袜,将丝袜一端绑在静茹脖子上,他自己抓着另一端,像牵小狗一样牵着她。

    “走吧!现在我要溜狗,你这快带路!”李伟杰发现静茹竟然全身抖了一下,温热的液体从她里流了出来,流得满腿都是,应该是了。

    他心想这女人果然是被虐待才有快感哪!这下知道怎么对付她了,李伟杰趁静茹未退之前又从抽屉里拿了摄影机,想说待会如果真的看到双胞胎,可得把她们的精采表演都记录下来才行。

    静茹的这次持续了半分钟左右,李伟杰看她久久都不行动,粗暴地用脚踹了静茹的一下,她才终于一边发抖一边向前爬动,爬着的同时又有大量的液体从她地汩汩地流出,经过大腿直流到地上,不知是不是又了一次。

    走出他床边后,这时李伟杰眼光突然扫到手上拿着的摄影机,心里又浮现一个虐她的好主意。

    “等等,停在这里。”李伟杰轻声对她说道。

    这时他们两个正位在房间的正中央,静茹听李伟杰这么一说抬起头来看了看他。

    “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先在这边自慰给我看。”

    “现……现在?在这里?”静茹小声地向他确认。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太危险了啦……会……会被发现……”静茹今晚首次露出有点为难的娇羞表情。

    “靠!你不是要我虐待你吗?现在怎么又怕了?”

    说话的同时,李伟杰留意到静茹的手正慢慢移向,身体也微微地发抖着,他合理地猜测她应该是又了一次。

    “你这贱货,不会又了吧?”李伟杰直接开口问她。

    静茹没有回答,只是紧咬住嘴唇,全身剧烈颤抖了几秒,接着轻轻地点了点头代替回答。

    “爽够了吧?可以开始了吧?”

    静茹又点了头,坐在地上,张开她那双肥嫩的白腿,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在上轻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