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424章 雏菊肛交
    
  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悔恨,裕田青黛的两行珠泪止不住的流下来。《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选择和这个可怕的男人作对,也许是她一生犯下的最大错误。

    因为以前和李伟杰相处的时候,裕田青黛就十分清楚的感觉到李伟杰的可怕。

    但成功攻占的李伟杰,哪里还管裕田青黛的心事,再说他的火热一旦进入,就感到里面的层层将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那里面好似有无数的婴儿小嘴在吸吮,让他无处不感到爽快。

    狂性大发,李伟杰毫无怜惜的开始猛冲起来。

    可怜裕田青黛初破的嫩户,哪里经受得起这般的非人折磨,幼嫩的玉户火辣辣的疼痛欲裂,有如无数把的利矛在刺入自己的,又好似刀子在慢慢刮着自己柔嫩的股间。

    这种裂体之痛是她出生以来,从没有经受过的。

    李伟杰一口气弄了五六百下,直弄得裕田青黛的粉质玉户里面的绽开,层层褶皱外翻,不住飞溅的春水中都夹着淡淡的粉色。

    苦不堪言的裕田青黛咬牙硬挺,她决心不在李伟杰的面前显示自己的软弱。

    见到自己的粗大火柱狂攻之下,裕田青黛居然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有偶尔从鼻子传出短促的呻吟,李伟杰不禁有些佩服裕田青黛的忍受力,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想看到倔强的裕田青黛向自己痛哭求饶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你的忍受力很强,不过你的身体也是很敏感的。”李伟杰俯子,嘴巴靠近裕田青黛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让我好好教你怎么做一个女人吧!”

    说罢,他猛的向前全速冲刺,粗大的火柱顿时尽根进入了幼嫩的玉户,火热的顶端直抵幽深尽处的内宫花房。

    敏感的内宫花房在李伟杰之前的狂野冲刺之下,早已变得柔软,这时便本能的开门纳客,花蕊绽开,温柔的吸吮起冲进来的火热。

    初破的处子之身,从未有之体验,哪里经得起如此苦痛,裕田青黛只觉如利刃剜心,身受酷刑,剧痛无比。

    可是偏偏她又无法晕过去,正如李伟杰说的,练过影族秘法的女子,尤其像她这样一个高级女忍者,精神方面的忍受力极为惊人,而且在李伟杰真气的控制下,她的也变得强韧非常。

    珠泪狂涌,裕田青黛终于哭叫起来。

    她的哭叫,让李伟杰更加的意气风发,他的冲击也更加的狂野。

    裕田青黛感觉到自己的好像是坏掉一般,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用木桩打入她的体内。

    声嘶力竭的哭叫,在几近麻木的剧痛之中,又有些异样的感觉不断升起来。一边是无边的剧痛,一边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怪异感觉,甚至可以说,她的身体好像开始熟悉和喜欢这样的怪异感觉。

    这样的体验和觉悟,让裕田青黛几乎要发疯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裕田青黛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身后这个可怕的男人所具有的惊人体力和野性,让她的脑子也慢慢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听到身下的美丽女忍者终于开始出声,李伟杰更是得意万分,冲击的力度和速度也愈发提高,真个是虎虎生风,狂进猛出。

    这几下手段施展开来,即便是妇荡娃,也只有在床上投降的份,何况是刚刚的清纯女忍者。

    只片刻的功夫,裕田青黛便开始娇喊连连,婉转呻吟,说不清她到底是苦是痛是痒是麻是酥是辣。

    初开的玉户内春潮狂涌,随着玉柱的进出发出了阵阵的唧唧声,火热的玉柱上满是湿滑粘合的春水,在又紧又窄的处子幽深之内翻江倒海,被那里火热腻滑的玉壁紧紧裹住,又吸又吮,感觉就似上天一般。

    低头看到那雪白丰隆的双丘之间,黝黑粗壮的火热在进进出出,嫣红玉润、粉嘟嘟诱人的花唇由于巨物的而被迫无奈地张开,艰难地包含迎合着那粗大无比的火热玉柱,李伟杰的心大快,动作也更加生猛,更加激烈。

    一千多抽之后,李伟杰感觉到身下的娇躯在轻轻的颤抖,之中的也在不停的收绞,那种紧箍缠绕的力度,是他前所未遇的,即便是他的心神也似乎要被吸啜过去。

    “当真是下贱的影族女人,连你的都好像是具有自己的生命,要把我的宝贝吃掉呢!”

    一边在裕田青黛的耳边轻轻的说着,李伟杰的双手紧紧箍住她不堪一握的柳腰,猛的将自己的玉柱完全撞进了蜜液溢流的玉户。

    还没有等裕田青黛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得一股火热的感觉在自己的体内深处狂野的涌现,在她的里开来,让她的和大腿都不由自主的震动起来。

    “啊……这是……”

    想不到自己的身体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裕田青黛感到自己再也无法洗清了。

    从小所受到的贞洁教育,让她的心中充满了罪恶感,难道说自己的身体果真是像李伟杰所说的那么下贱和污秽不洁吗?

    一边是强烈的罪恶感,一边却是无尽的快感,裕田青黛觉得自己的和灵魂一分为二,而且内心深处那种沉沦的呐喊声也变得越来越大,渐渐占据了她的身心。

    “都已经湿成这样了,还有脸扮纯情……”李伟杰恶毒的嘲讽着,更粗暴的起。

    这女人的体质可真敏感,还没两下,夹在大腿根间的和股沟就已经又粘又滑,上甚至连李伟杰的上都湿漉漉的沾满了蜜汁。

    裕田青黛强忍屈辱,闭目不答,美丽的在对方肆虐下激烈,和撞击,不断发出“啪吱”的水响,新鲜的汁水潺潺涌出,不仅溅湿了胯股间的耻毛和肌肤,还沿着股沟流到了雪白的大腿上,但是李伟杰却突然伸手掰开雪白的双臀,开始进攻另一个战略要地。

    “好事成双,这里的也一起给我吧……”手指从前面的花园里抽出,闪耀着蜜汁的光泽,逼向含苞欲放的娇小菊花。

    “啊……住手……不要碰那里……不……主,住手……”裕田青黛终于忍不住哭叫起来,一抖一抖的在椅子上蠕动,屈起来的修长小腿因用力,使得两只脚掌也伸直了,脚趾尖到小腿呈现出性感的弧度,看上去更是说不出的靡。

    可是不管她如何使劲、缩紧臀肌,都无济于事,强横的手指还是一点点深入了进来,在里肆意的挖弄。

    “哇,好紧的!”李伟杰惊叹着,自言自语道:“现在情况不允许,没有润滑油,只好就这样强行塞进去了……”

    说着抽回手指,双手扣住裕田青黛的香肩,李伟杰突然怒吼了一声,坚挺的火热离开了痉挛不止的花径。

    在裕田青黛不舍的呻吟和娇哼声中,火热的玉柱抵在了花径上方的菊花,正在发生轻轻抽搐的花轮感受到异物的力量和热度,紧张的僵硬起来。

    裕田青黛吓的魂飞天外,不停的哭嚎怒骂,丰满的歇斯底里般躲闪着、扭动着,想要避开入侵者,但是所有的动作,只不过使她自己显得更加凄惨而已。

    “放松一点嘛,你这样只会更痛……放松……”李伟杰泛起报复的快意,毫不怜香惜玉的挥军直入,在一阵残忍的推挤后,终于把坚硬的插进了裕田青黛的。

    火热的分身尖端传来撑开的感觉,那种极度的快意,比上次占有了她的身还要强烈,令男人的心里充满了征服的愉悦。

    而裕田青黛却痛的几乎昏倒,她在粗大物体撑开粘膜、进入时就开始嘶声惨叫,就像是一根铁棍一样,剧烈的痛楚如龙卷风般席卷了全身。

    她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用尽全身力气想将对方甩出去,但是却适得其反,粗长的武器反而更加深入了她的,直到尽根而没。

    “太爽了……实在是……太爽了!”李伟杰纵情享受着绝妙的紧凑感,紧紧抱住裕田青黛的臀部,像个活塞一样,疯狂蹂躏着她的。

    “看你还……敢不敢来杀我?嗯……快说,敢不敢?”随着狂暴的吼声,男人犹如神气的大将军驱策着骏马,随心所欲的发泄着自己的兽欲。

    到后来还用手掌拍打着那白皙迷人的翘臀,发出“啪”的声音,又用指甲揪起一小块肉,狠狠的掐拧。

    裕田青黛痛的惨叫连连,两瓣臀肉也下意识的痉挛抽紧,使那根深深菊的粗长武器被夹的十分舒畅,换来的是更加起劲的拍打和蹂躏,然后又是菊更加的紧缩。

    她几乎试了所有方法想要减缓对方愈来愈快速的,恐惧和羞耻完全击跨了她,但是粗暴的征伐却完全没有停止,娇嫩的在邪的下像是着了火一样。而男人却丝毫也不知疲倦,仿佛能永远持续下去似的,那竭尽全力的样子简直像是在复仇。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裕田青黛哭的嗓子都哑了,心里千万次的祈求自己能昏过去减轻痛楚,可是感官却偏偏变得更加灵敏,忠实的将的撕裂感、的涨满感和被侵占的巨大痛楚感,全都一点不剩的反馈了回来。

    “贱货!你也会问为什么了?难道你就不知道认错?”劈头盖脸的辱骂声在耳边响起,菊的更加疯狂了,几乎要把整个都给刺穿。

    “我错了……错了!求求你,强,求你饶了我……”非人的凌虐令裕田青黛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原本就不太坚强的意志全面崩溃,痛哭着投降了。

    “不准你叫我的名字!叫我主人!”

    “是,是……主人,我知道自己错了……啊啊,好痛……主人,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的都要裂开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