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422章 裕田青黛
    
  对方只觉手臂一麻,手里一轻,刀就被李伟杰夺去,那人不愧是职业杀手,也不惊慌,反手抽出一把匕首继续凶猛地向李伟杰攻击。《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赤手空拳对方都不是对手,何况现在有刀在手,李伟杰心中大定,且战且退,守的无懈可击,或挑或劈,总在险若毫厘中化解四人狂风扫落叶般的攻势,不过他并没有还击,一则李伟杰对他们这种诡异凌厉的刀法心存好奇,所以暗中留心观察,二则他感觉道巷弄里还隐伏着一个黑影,气息轻灵连绵不绝,是个比这四人还厉害的高手。

    李伟杰一边同四人激斗,一面留心观察此人的动静,然而不论他们这里激斗如何激烈,不论他如何故露破绽,此人依然一动不动,最令他奇怪的是一直到现在为止,李伟杰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杀气。

    又等了一会儿,李伟杰已经基本弄清了四人的刀法精髓所在,眼见四人刀法渐慢,气势以衰,他不再等待,迟则有变,双目一瞪,厉芒电射,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般腰肢一挺,全身散发出不可一世的威猛气势,一声狂喝,手中刀挟着劲烈风声狂劈向对方。

    刀光如同闪电般在空中交错纠缠,人影乍分乍合,血光激射,四道黑影分四个方向倒飞出去,重重跌在地上,根本来不及发出声音,双目瞪出眼眶怒凸,狰狞恐怖之极,喉咙上一道深深刀痕,鲜血如泉涌出,四人如同割断脖子垂死挣扎的公鸡般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寂然不动。

    李伟杰把刀抗在肩上,面对前方黑暗冷笑道:“你还不出来吗?”

    黑暗中慢慢走出一个同样黑色劲装的黑巾蒙面人,身材矮小,不过从凸凹有致的身材可以断定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发育很成熟的女人,弯刀背在身后,空着双手,走到离李伟杰三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李伟杰一看便认出是上次在东京行刺藤唐静的那个影族的女侏儒杀手,原来是他们,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李伟杰怒火开始升起,手握长刀斜斜上举蓄势待发,对于胆敢威胁到他及身边的人的安全的人,李伟杰一向毫不留情。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那个女杀手在李伟杰凌厉的杀气的胁迫下竟然不为所动,连一丝一毫惧怕也没有,而且身上竟然没有半点抵抗的意思。

    这小女人在搞什么,李伟杰心中不解,她的发育已是完全成熟,长长的黑发高高的盘在头上,粉面桃腮,一双大眼如深潭秋水,胸前的双丸丰挺饱满,腰肢细细的,肌肤更是生得柔嫩白晰,光泽如玉,看着这个特别出色的小美人儿似乎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你不是来杀我的吗?小女人!”李伟杰冷冷地问。

    裕田青黛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同伴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不替他们报仇?你还站在哪里干什么?”李伟杰的口气越来越严厉,向前跨了一大步,气势如狂潮般汹涌向着女杀手压去。

    在他的气势重重压迫下,裕田青黛秀发无风飘动,在空中乱舞,衣物波纹毕现,嘴角也隐隐渗出一丝血迹,身形站立不稳不由向后退了一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她咬着牙顽强忍耐着李伟杰的似能摧毁一切的气势,依旧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不是和他们一道来杀我的吗?为什么不动手?不要以为你不动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对待威胁我生命的人我会以十倍返还的。”李伟杰又向前跨了一大步,几乎快要贴近裕田青黛的身体,刀锋就悬在她的头顶做势欲劈。

    猛然间,李伟杰觉得体内真气突然汹涌澎湃起来,似乎有些不受他的控制,在体内四处激荡,身体被真气涨的似乎要爆裂似的,处如同有团火在体内燃烧。

    李伟杰心里也异常烦躁起来,暗道不好,体内真气竟然在这个时候紊乱起来,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

    李伟杰试图尽力控制真气运行,但已经晚了,体内真气已经完全失控,一股暴戾之气从心中涌起冲昏了他的头脑。

    李伟杰陷入暴走状态,脸上的肌肉不停抽动,眼珠也变成血红色,死死盯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发泄,我要发泄……”

    李伟杰眼中邪光闪动,面目狰狞,丢掉手中的长刀,张开双手,一步一步紧逼向裕田青黛……

    当裕田青黛从李伟杰强大的气势中挣脱出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他那张可怕的笑容。

    其实李伟杰也算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笑容对于异性来说,无疑是具有相当的可看性,但在被吓坏了的裕田青黛看来,眼前这样的笑容,简直就是一只恶狼在对爪下的羊羔露出森森的牙齿,令人不觉心生寒意。

    “你……你想要干什么……”裕田青黛虽然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静,但是她的身体却忍不住轻轻发颤。

    面对裕田青黛的话,李伟杰却是冷冷的一笑,道:“你们接二连三的来杀我,你说我想干什么?”

    说到后来,李伟杰已经是声色俱厉,双眸之中闪动着令人心寒胆颤的光芒。

    他的一只大手猛的向前,一把将裕田青黛从地上提起来。

    “你,你放开我……要干什么?”本能的大叫起来,裕田青黛发现自己在李伟杰的手下,就像是毫无抵抗力的婴儿,心中的巨大恐慌让她的脸色不由得发白。

    “你说我想干什么?”李伟杰朝裕田青黛露出了雪白整洁的牙齿,一种莫名的寒气顿时从裕田青黛的心中升起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手脚本能的乱打乱踢,但打在李伟杰的身上,就像是打在钢铁之上,反震过来的力量让她的手脚生疼。

    “该死的小女人,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说话的时候,李伟杰伸手去摸了一把裕田青黛的脸蛋,腻滑如脂的感觉顿时从他的手指头一直传到心里。

    “你,你不能这样……”裕田青黛挣扎着,转过头,刚刚骂了半声,只见李伟杰的脸色一变,猛的伸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往下一拉。

    “哗啦”一声,布料破裂的响声。

    裕田青黛身上的衣服顿时被撕开,拉到了娇美迷人的香肩下面,雪白娇嫩的肌肤和大半个冰清玉洁的酥胸柔峰暴露在李伟杰的眼前。

    “和上次你刺杀我的帐,今天我们一起算,我要连本带利一起算回来。” 在裕田青黛羞耻的惊叫声中,李伟杰伸出双手毫不客气的在她的柔美娇躯上肆意揉捏起来。

    裕田青黛大骇,挣扎着想躲避,但在力量上却绝对弱势,李伟杰的一只手便将她控制得死死的,可怜的裕田青黛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魔手在自己的上探索摩挲。

    “恶贼……”裕田青黛的骂声还没有出口,顿觉得全身一震,接着无力的瘫倒在地。

    用真气制住了裕田青黛,李伟杰便恶狠狠的抓住幼嫩双峰,用力之下,让她不禁吃疼的叫起来,眼中的清泪也泛了起来。

    将她上身剩余的衣服全数撕掉,洁白的裹胸根本无法将少女发育停当的酥胸嫩峰完全遮挡,暴露出来的冰肌玉肤柔嫩滑腻,仿佛一点就会渗出水来。

    尽管裕田青黛看样子还是小女孩,但是说实话,她某些地方真的不小了,配合她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李伟杰不由得看呆了,双眼之中的异样光彩,让裕田青黛的芳心一阵发颤。

    “贼,你不得好死!”美丽的裕田青黛的凄厉尖叫,非但没有增加她的气势,反而更加体现出她的无助和软弱。

    现在的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羊羔,而她的挣扎和珠泪反而激发了李伟杰心中的心魔。

    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李伟杰慢慢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洁白无瑕的裹胸。

    细细的系带,如何能够保护得住裕田青黛的神圣。

    在裕田青黛的悲叫声中,李伟杰笑着稍稍用力往外一扯。

    向后一抛,洁白的布料从空中悠悠坠落,有如被风雨无情吹落的花朵。雪白耀眼的肌肤,让李伟杰的双眼爆出了一阵异常的光芒。

    被紧紧束缚的双峰快乐的舒展,浑然不顾自己的主人是如此的悲痛。

    看着这样一个半裸的上空美女暴露在自己的眼前,李伟杰的欲火大炽,他的双手稳定的抓住那酥胸上雪白娇艳的娇蕊,一阵狠命的搓揉扭捏,去慢慢感受那里的清香,那里的粉嫩,那里的柔腻。

    倔强的裕田青黛决定不在李伟杰的面前流露出她的软弱,咬紧牙根,强忍心中极度的羞愤,但从来没有被人触摸过的圣洁,被如此毫无怜惜之情的抓捏,那种异样的刺痛和感觉还是让她忍不住从琼鼻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你想杀了我吗?” 用力拉提了一下雪峰上的樱桃,李伟杰松开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洁白无暇的两团,呈现出道道鲜红的指印,樱红如豆的嫩蕾,也变得殷红如血珠,挺立于雪玉双峰的顶上。

    “你不得好死!”裕田青黛羞愤万分,大声的叫骂着。

    “那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不得好死吧!”李伟杰狞笑着,突然拿起了一边地上不知是谁的长刀:“这是你们忍者的忍刀吧?真的是非常锋利啊!”

    一边说着,李伟杰一边用锋利的刀尖在裕田青黛的雪白上比划着。

    刀尖上面不知道沾的是谁的鲜血,随着李伟杰的动作,一滴一滴缓缓滴在雪白如玉的柔峰嫩峦之上,红白相映,有一种说不出的绮丽。

    冰冷的质感,让娇嫩嫩的上寒毛直立,锐利的剑锋,在雪白的上留下了道道的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