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387章 情挑人妻
    
  李伟杰并没有留在竹内由惠家里过夜,这一个夜晚,注定是充满激情,充满刺激,充满的夜晚。《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天空之上星光点点,月弱星繁,而就在日本某豪华别墅之中,李伟杰却大摇大摆地走向了永野岩和山田佳子的房间,他的手上拿着一瓶红酒,脸上却尽是邪恶的表情:“这种偷情的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永野先生啊,今天晚上我就对不起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上你的老婆之后,肯定以后会给你留下一个儿子的,这可是你梦寐以求的。”

    想到等一下就能搞到山田佳子这等性感妖冶的美魔女,李伟杰心中便再也忍不住的沸腾起来,脚步不自觉的加快。

    刚一进屋,李伟杰就看见永野岩迎面走上前来,脸上一片喜色,道:“呵呵,李君,你怎么来了,快请坐……”

    李伟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并随手递上了自己手中的红酒,笑道:“这是我特意带来的一瓶极品红酒,特意来找永野先生你喝几杯的。”

    永野岩似乎并没有怀疑什么,微笑着道:“那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算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喝酒呢?”

    他看起了脸色有点儿红晕,明显是晚饭的时候就喝了不少,这时已经有些许醉意了。

    就在两人喝着美酒,瞎扯着的时候, 只见内间缓缓走出一道婀娜的身影。一袭轻盈的紫色套裙,苗条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神情里有一股从容优雅的气质,秀丽的脸庞带着甜甜的微笑,眼睛黑白分明,盈盈柳腰,挺拔的翘股,勾人心魄。丰满的遮掩在薄薄的衬衣里,好像不甘寂寞的要跳出来,让人看了总想撕下衬衣,能好好的玩弄一下。浑身散发着迷人的美丽,显的那么成熟和端庄。

    山田佳子对于李伟杰那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感到十分的羞涩,心里犹如翻起滔天巨浪。故意别开他那好象吃人的双眼,她没有想到李伟杰竟然真的敢来这里找她。山田佳子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李伟杰是真的来找丈夫喝酒的,三更半夜的,再说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谈的,除了男人间永恒的话题:女人。

    果然,只听李伟杰在说电视台举办了日本小姐选美,2013年环球小姐日本大赛的最终选举已召开并结束,最终来自京都的美女模特松尾幸实(25岁)获得了日本小姐的桂冠。

    “呵呵,原来是永野夫人来了。”李伟杰背着永野岩对着眼前的这一个穿着一身长裙的少妇打了一个眼色,脸上尽是轻佻暧昧,“永野先生真是幸福啊,永野夫人这么漂亮,美艳动人。”

    “李君,你可真有眼光,娶这么漂亮又能干的老婆真是我的福气……”永野岩好像有点儿头脑不清地笑道。

    “哎呀,天气真热啊,没有洗澡就来打扰永野先生永野夫人,真是唐突的很哪。”李伟杰仿佛在等什么似的,扯开自己的衬衣,露出健美的上身,不知道是刚才和竹内由惠的激情,肌肉发达的胸膛上面兀自还有汗珠滚滚。

    山田佳子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李伟杰那两块硕大的胸肌,有些脸红地娇羞道:“我去拿毛巾,你擦擦,满身的汗,我看了都替你难受……”

    “李君不必客气,这里虽是我的家,但你是我的朋友,大可以去浴室洗个澡无妨的。”永野岩倒是大度,舌头却已开始大了。

    “不用不用,我就用毛巾简单擦擦就够啦!”李伟杰笑吟吟地看着永野岩一眼,珠子越来越红。

    山田佳子却不待李伟杰推辞,转身进去拿了快毛巾出来递给李伟杰,道:“这是新的,拿去擦洗一下。”

    李伟杰接过毛巾,走到洗手间,直接拿盆接了盆水,山田佳子忙俯身把脸盆放到地上,抬头问道:“你没有旋转水阀门,只是接了凉水,会不会太凉了,要不要加点儿热水?”

    却不知道穿着性感的她,这个姿势是多么诱人。

    从李伟杰的高度看下去,刚好能从领口看到那两团白皙,被白色的胸罩遮住大半个,但还是能看出唯美的形状,中间是一条深深的,实在诱人之极。

    李伟杰只觉得一团欲火从升起,的物事也随之,把宽松的裤子顶起老大一坨,忙掩饰的说:“不用麻烦了,平时都是这么洗的,再说这么热的天,洗凉水刚好。”

    山田佳子其实早就发现李伟杰的目光所在,只是怕尴尬,没有马上起身而已,但没想到的是男人的物事就在自己眼前起了那种让人害羞的变化,更让她羞恼的是,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变化,反而隐隐有些期待似的。

    看着眼前那高高的耸起,作为少妇的山田佳子,暗暗的在心里和永野岩做了一番对比,发现李伟杰的那个……真的好大,不知道这样大的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想到这里,山田佳子觉得自己太荒唐太羞人了,不敢再想下去,低头故作镇定的说:“那你洗吧,我去做个果盘,帮你们你们醒酒。”

    “好,你去忙你的。”李伟杰也故作不知自己变化,平静的回道。

    刚才山田佳子娇媚的神情都看在眼里,心里有底的他决定再继续挑逗撩拨,这样的过程比最后吃到还要刺激过瘾。

    站在洗漱台前,突然看到洗衣机上搭着一条没洗的黑色,李伟杰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山田佳子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想着这包着她圆润的,他顿时兴奋不已,拿起放在鼻尖嗅了嗅,上面还粘有一些黄渍,忍不住舔了两口,味道真是啊!

    把放回去,随意擦洗了一番,李伟杰扔下毛巾,往厨房走去。

    山田佳子正在水池里冲洗着水果,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有些走神,娇美的脸上不时闪过一丝红晕,更添几分妩媚。

    当看到着上半身,还是耸立着一坨物事的李伟杰进来,神情有些不自然的道:“洗完了?”

    “佳子在家是不是经常做水果拼盘帮永野先生醒酒啊?”李伟杰笑一脸笑容,但是却没有称呼山田佳子为夫人,而是直呼其名,他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是啊!他几乎天天都有应酬,每天都是喝得烂醉如泥的回来。”山田佳子一脸幽怨,倒是没有反对李伟杰称呼她佳子,只要不在丈夫面前这样喊就行了。

    “那佳子你一个人在家不是太寂寞了。”李伟杰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像山田佳子这种过来人,怎么会听不出话里的那点儿挑逗味儿,羞恼的瞪了一眼满脸坏笑的李伟杰,娇嗔道:“结过婚的女人都是这么过着,我有什么好觉得寂寞的?你少来逗我……”说着,眼睛又不受控制的往男人飞快地瞥过。

    看到那还是高高的耸立着,山田佳子身体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麻痒,两腿不着痕迹的轻轻夹紧了些。

    “我什么时候逗佳子了?像佳子这么漂亮的大美女我怎么舍得逗你呢?”李伟杰继续坏笑着。

    “我有什么好的,都人老珠黄了。”山田佳子心里虽然受用,但面上还是装出平静的羞道。

    “都说了,你啊一点都不老,而且还很能干啊!”李伟杰故意在那个“干”字加重语气,让人听了,不想歪都难。

    当山田佳子的眼睛再次撇到那坨物事的时候,脑里不由浮现出“干”的羞人场景来,想着要是那能的话,会是怎样的美妙。

    为了阻止自己的幻想,忙端起洗好的水果走到橱台前,山田佳子说道:“李君,你喜欢吃什么水果?我给你多准备一些。”

    李伟杰看着山田佳子娇俏的臀部曲线和不自然的夹紧的双腿,嘴角向上翘了翘,起身走到其背后,应声道:“只要佳子做的我什么都爱吃,就看你洗了什么水果了。”

    山田佳子感觉到背后男人的气息,虽然没有接触到她的身体,可还是有些羞意涌上心头,娇笑着掩饰道:“哼,你就是嘴巴甜!”

    李伟杰看着面前山田佳子白皙修长的脖子,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的更加硬上三分,往前挪了一小步,几乎要贴上她才停住,笑道:“我嘴巴甜那也要看人啊!”

    “不和你说了,你等一下。”山田佳子感觉到敏感的蛋儿被一硬物轻轻顶了两下,不由轻叫了一声,忙不动声色的贴紧厨台,脸上已经是红晕满面。

    其实,本来也不至于那么敏感,只是这一会儿被挑拨的就开始情动,只是因为中午的时候被李伟杰一通挑逗,加上夫妻冷淡已经多时的久旷之身,就显的敏感了些。

    看到面前的少妇耳根都红了,再感觉到她只是往里面躲了躲,并没有出声呵斥自己,李伟杰更加大胆的又往前移动了一点,让硬挺的隔着薄薄的套裙布料顶在山田佳子丰满挺翘的蛋上,就那么顶着也不去动弹,嘴里却一语双关地说道:“真香,闻着就这么香了,吃起来肯定不差。”

    “哪里有什么香了?是水果又不是饭菜……嗯……”山田佳子感觉到那根硬物事又顶上来,面红耳赤地轻轻哼了一声,想转身离开,心里却又有一些不舍,只觉得腿有些发软,心跳急速加快,脑子里有些空白。

    看着有些情动的少妇,李伟杰更加大胆的贴了上去,轻轻挪动腰部,让硬挺的隔着布料在女人丰满挺翘的上磨蹭着,还不时的顶到沟里一点点的位置,让她能更深切的感受的火热。

    已经四十五岁的山田佳子,结婚二十年多了,但哪里有被除丈夫永野岩之外的男人这样亲密触碰过,再加上永野岩每天忙于交际应酬,身子早被掏空,导致她们夫妻冷淡疏远多时,心里没有一点渴望那是不可能。

    再怎么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像山田佳子这样的还能矜持地坚守着自己,而一些少妇,别说丈夫冷落一年半载了,疏远个把月,都不一定能耐得住那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