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383章 闺房再战
    
  这种缓抽慢送的技术对此时的竹内由惠而言虽然仍感到些许疼痛,但比起方才李伟杰暴入的威猛之势所带来的破瓜之痛已经减少了许多。《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过了好一会儿,竹内由惠早已经不感觉痛了,代之而起的是一股酥麻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正在强烈的增长中,也因此洋溢,更利于李伟杰抽动。

    竹内由惠被李伟杰这一阵缓抽慢得全身难过,全身肌肤微微泛红出汗,娇喘吁吁,尤其是难当,不自禁的摇起,耸动蛇腰,迎合李伟杰的攻势。

    此时的竹内由惠可说是欲火全面点燃,春情荡漾,双目媚眼如丝,仿佛能放电,洒出一重又一重的欲网情丝将李伟杰牢牢套住。

    竹内由惠抱住李伟杰的一双玉臂也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他的臀上两股,用力将李伟杰的往自己的身体上压,同时胸口急速起伏,双目眼波流转,媚态娇人,再加上那蠕动缠上他身子的雪玉,以及竹内由惠等不及的咬着李伟杰的耳朵,在他耳边吐着热气道:“李君,干……干我,我,我……我……我要你……福山雅治不……不要我了……我要你干……我……尽情地……我……啊……快啊……我求你了……啊……求你……快给人家吧……”

    李伟杰得到了攻击命令,心中大喜,他已经忍了许久,早就涨得紫红发痛,若非顾虑竹内由惠新苞初开,不得强渡关山,他早就快马驰骋,大杀一阵了。

    此时耳中听得竹内由惠首肯,当下再不客气,上身挺起,分开她那诱人之极,雪白的发出暖玉嫩光的美腿。

    看见自己的粗红没入竹内由惠那鲜红的中,仿佛一张小嘴含着一根粗长的红甘蔗,李伟杰忍不住双手由两腰外侧伸到她的臀肉下,手掌紧贴竹内由惠那肥嫩柔腻的,用力,如帮浦般急速抖动,如矿工采炭,一下比一下深,一次比一次急,有时干入抽出之际还会带得飞起,滋滋动人的水声,加上竹内由惠哎呀娇吟的声,眼中看着自己湿润光泽的鲜红在她的中进进出出,如此视觉听觉与触觉的三重享受如层层大浪涌来,几欲要将李伟杰淹没。

    而竹内由惠此时则早已抛去了矜持,不顾羞耻,忘了自己被,连扭,壁内的肌肉紧紧将云岳的包住,夹得没有一丝空隙,那种密实的感觉令李伟杰通体舒畅,再加上她有时旋圆甩动,那种旋扭的快感比起其他女人又是另一番滋味。

    李伟杰知道竹内由惠欲情爆发,可以大杀一阵了,他不再惜力,抖动如狂,“噗滋噗滋”的水声连响,“”的相击声打听来清脆悦耳,更有种振奋的作用,竹内由惠则狂吟道:“好……好哥哥……再……再快……快一点……你……你打……打到我……我……我的花……心了,我……我好……美……啊啊啊啊……哥……快……重……重一点……我……好……好舒服啊,就……就这样……我……啊……我要……飞……飞上天……天了……没……没想到……这么……这么快活……哥……你早强……我就好了,人家愿意被你……啊……奸污……啊……好爽……再快一点……啊……再猛些……人家算了……”

    李伟杰一边狠干竹内由惠,一边双手已经转移阵地在她那鼓涨高耸的上恣意摸揉,享受那掌握肥美的温润触感。

    竹内由惠胸前两个鼓起的在李伟杰技巧性的捏揉下,弄得她难以自持,螓首左右摇摆,秀发飞散,脸上汗珠滚滚而下,脸上春情浓冽的化不开,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闭未闭,秋波流动,如烈火燎原,眼儿媚,脸儿俏,烈火红唇鲜艳欲滴,令人忍不住要上前采摘。

    竹内由惠玉体陈于李伟杰蠕动迎合,红唇开合间声不断,娇息喘喘,跳动着胸前弹力十足的双球,冰肌玉骨的细嫩皮肤如要滴出水来,闪出一阵又一阵的雪泽柔光,那么的光滑白晰,晶莹剔透。

    竹内由惠这时又叫了道:“哥……轻……轻些……我……啊啊……哥……你……你好……强……我……我快不……不行了……我……”

    李伟杰则喘息笑道道:“怎么样,爽吧?由惠,撑下去,我们还没完啊……”

    竹内由惠的摇得像波浪般起伏,剧烈无比,偶而也会脱离,还可见到那内藏的鲜红肉瓣可爱地向李伟杰的闪着光。

    猛然之间,李伟杰抖然将竹内由惠的扛在肩上,暂时退出。

    竹内由惠正值,突然间失去了止痒停的烫热,那种难熬滋味说有多难熬就有多难熬。不禁蛇腰狂扭,连摇,顾不得矜持,伸手就抓向李伟杰的往自己的里头塞,脸色已经红的好像苹果。

    李伟杰微微一笑,知道竹内由惠已经进入情况,再也不害羞了,当下也不在客气,人如百战沙场的长征勇士,猛如狮虎地向竹内由惠做一连串毫无保留的连环进击,如风,“噗滋噗滋”的水声不绝,偶尔还来个回马枪,在她热烫的紧密内轻旋厮磨,藉肉棱轻刮竹内由惠的壁,弄得竹内由惠全身发痒,肌肉紧缩。

    如此一来,两人的磨擦力大擦,李伟杰每次干入都感到被竹内由惠的紧紧包围困住,又热又烫,柔嫩弹力兼具,忍不住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竹内由惠则越叫越凶,喘息着呓语道:“哥……哥……我……我……快……我……里面…… 就……就是这……这样……”

    陡然浪声倏高,只听竹内由惠喘着道:“啊啊……哥……啊啊啊……哥……你……你好…… 会干……干,我……我……我……快……快……上天……原……原来……交……这……这么……快乐……”

    李伟杰一边着让尽情地深入竹内由惠的中,一边也喘息道:“由惠,你……你现在见识到之美了吧?以……以后你……你还愿不愿意给我?”

    竹内由惠胸口起伏快喘道:“我……我现在……已……已经是你的人……人了,你……你要怎……怎么干……就……就怎么……干……其实……人家……很……很……愿意被你的,人家早……早……看出你想我,还是让……让……你进屋……我现在……啊……被你……一点……嗯……不……啊……后悔……”

    虽然知道床上的话是不能相信的,但是李伟杰听到竹内由惠说出如此浪的话,还是忍不住一阵肉紧。

    话犹未完,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欲浪如怒潮卷来,竹内由惠再也撑不住,尖叫一声,四肢锁紧李伟杰身躯,内阵阵剧烈痉挛,李伟杰知道又到了,忙用顶住,突然一道热滚烫辣的由她深处猛喷而出,他“唔”的一声,受此冲激,液一烫,全身骨头仿佛酥了,震动,急忙深吸一口气,硬生生的将逼了回去。

    “好险,差点就被你逼的了。”李伟杰嘿嘿笑道:“今晚可不能草草结束。”

    听了李伟杰这话,竹内由惠真是又羞又急,羞的是自己被他还露出这样的态,李伟杰一定会笑话自己,急的是自己被干的连连丢精,早已十分满足,而李伟杰还没,自己的已经被插的又点红肿了,不能再承受的摧残,怎么办呢?

    李伟杰自然不管那么多,一把横抱起这个全身已软棉棉的象小羊羔一样的大美女,放肆的问道:“你的房间在哪里?”

    “你……”没想到李伟杰竟然还要在自己的闺房中继续奸自己,竹内由惠真是又羞又急。

    “算了,反正人都是他的了。”竹内由惠一咬嘴唇,用手想里屋一指,含羞说道:“就是那间。”

    李伟杰疾步走进房间,一下就将全身一丝不挂的竹内由惠扔在充满弹性的席梦丝床上,感觉清纯佳人的闺床似乎有一股迷人的幽香。

    此时的竹内由惠雪白的加上一身香汗,连秀发都被汗水打湿了,更增性感。

    李伟杰心想应该趁热打铁,两只大手一下抓住美女的白嫩小腿,向上一推向左右一分,顿时强行分成120度,美妙的一下就暴露在他面前,看着被自己插的红通通的美丽和早被美女打湿的浓密乌黑的,李伟杰大叫一声,一下就插了进去,直抵竹内由惠。

    这次李伟杰采用“快马射箭”式,以闪电般的速度进进出出,“噗嗤……噗嗤……”一时间房间里声大起,不断顶触,而李伟杰又大又黑的囊却在“…………”的拍击竹内由惠白嫩的丰臀。

    一会儿绞着竹内由惠粉红的很深很深,一会儿又将翻出很长很长。

    竹内由惠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原来有点涨痛的又被干的瘙痒难耐,连连,把床单都淋的湿了一大遍,丰臀竟然疯狂的向上挺迎接的撞击。

    李伟杰臀部加劲,充血后更呈火热,双目欲焰大炽,速度加快,力抵,竹内由惠的圆臀与李伟杰的因而不时碰撞,发出“……”的之声,其间还挟有“噗滋噗滋……”的水声,这样一直插了两三百下,把她干的言浪语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