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211章 牛萌萌(四)
    
  李伟杰再次棒起牛萌萌一双雪白浑圆的修长美腿,用嘴紧紧含住她白玉般的脚趾,每一根都用舌头去舔,舔和湿吻,由下至上每雪白充满弹性而柔滑的冰肌玉肤都不放过。《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同时,他一手恣意放浪的抚摸,揉,捏和磨娑这双粉嫩浑圆线条优美的,由玉趾,足踝,小腿至大腿内侧,美腿上的薄汗散发着牛萌萌的特珠诱人香气是李伟杰爱闻的,所以他一面逐一用舌舔,用鼻去闻,用手去摸揉这双修长的每一小肌肤,显得非常仔细与疼惜。

    这样子亲吻和抚摸给牛萌萌滞来了一阵阵酸麻痒痒感觉,而且一下子遍及全身各处,尤其是那本来己湿透的花唇如今更是花蜜泛滥,微妙的生理变化令牛萌萌再次忘形浪啼娇呼:“嗯……唔……啊……”

    衣裙下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一览无遗,的薄纱透明裤已经被她的浸得湿透。

    牛萌萌贲起的花唇比一般女人要凸许多,果然是令人梦昧以求的绝色尤物。

    她透明薄纱裤内的漆黑如丛芳草,卷曲湿透的芳草上闪亮着的露珠,隐约看到乌黑丛中有一道粉红溪流,潺潺的由粉红的中缓缓渗出,柔滑细腻的大腿内侧已被大量的蜜汁弄得黏黏的.由的丝袜尽头可以清楚的看见嫩白细致的肌肤,更让李伟杰的大再度充血的是牛萌萌如细丝绳般的裤。

    一条细缎由牛萌萌嫩白的两股束过,向前包住了她贲起的花唇,由于裤过于窄小,清楚的看到牛萌萌浓黑芳草渗出了裤缘,她的芳草细黑而卷曲,极之充满性诱惑。

    这般美景李伟杰怎能忍得住便用他高挺的鼻子顶入了牛萌萌的裙子,鼻尖明显的感觉触碰到她股间的细白肌肤,嗅到了牛萌萌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哎呀……你干嘛……伟杰……不要……脏……放开我……”牛萌萌含糊中仍竭力企图挣扎。

    李伟杰不去理会她的娇啼反而分开她的雪白大腿,将头钻入她的短裙中,嘴唇不停的亲吻吸啜她细腻温热的肌肤。

    “你,你……放开我……你……”

    钻在牛萌萌贪婪嗅闻的李伟杰听到她压抑的叫声,他知道牛萌萌是怕惊动了别人,立时大腿的用力撑开她急欲夹紧的浑圆大腿,掀起她的黑丝绒短裙,拉开她紧包着花唇的裤前端。

    哇!她的芳草浓密而细致,长且卷曲,在拨开裤时,他的手指已经被她那嫩红花唇中流出的蜜汁沾湿了。

    “噢……不要……受不了……酸……”被紧压着的牛萌萌伸出雪白的玉臂用力推着李伟杰的头,又急欲拉下被掀起的黑绒短裙,一时手忙脚乱。

    李伟杰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闷着头往前一冲,用嘴拨开牛萌萌浓黑的芳草,张口含住了她早已湿润的花唇。

    “啊……你……哎呀……不……别亲哪里……”牛萌萌再使劲也推不动欲火冲脑的李伟杰,而这时大腿却被他两手强行分开,他的嘴紧吻着她湿滑的花唇,鼻中嗅到她似般的体香及蜜汁那令人发狂的芷兰芬芳。

    李伟杰伸手拨开了牛萌萌的花唇,凑上嘴贪婪的吸啜着她花房内流出来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牛萌萌的幽洞,立时感受到柔软的舌头被一层细嫩的粘膜包住。

    李伟杰挑动着舌尖似灵蛇般往她的幽洞中猛钻,又不断疯狂尽量花唇深处,抽出再顶入,有如大般进舌耕,来来回回不知多少遍,鼻间全被牛萌萌成熟诱人的体香环绕,耳中听到俏丽美女婉啭的呻吟声:“唔……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哦……唔……好羞人啊……”

    李伟杰有如步入仙境享受着美艳尤物牛萌萌香滑鲜嫩的甘甜美味,尽情抚摸牛萌萌那双雪白光滑如丝缎又充满弹性的长腿,她细嫩粉滑香甜的肌肤李伟杰抚摸得毫无保留,他手捧起那完美无瑕的玉足,仔细轻柔的抚摸了起来。

    牛萌萌紧绷的心情,在他巧妙的抚弄下,竟逐渐的松弛了下来,随之而起的,却是丝丝缕缕,若有似无的浪漫情怀。

    这般要命又高超的技巧把美人儿牛萌萌逗到春情大动,一股股热腻芳香的蜜汁由她内流了出来,顺着舌尖流入了他的口中,她的蜜汁大量的灌入了他的腹中,仿佛喝了春药似的,李伟杰的粗壮大变得更加硬挺粗壮勇不可当。

    这时的牛萌萌,已经变成无力的呻吟,全身软棉棉的瘫在沙发上,喃喃自语:“好羞人啊……你放开我……你好坏……你好坏……啊……”

    李伟杰看到牛萌萌那张美绝艳绝的瓜子脸侧到一边,如扇的睫毛上下颤动,那令人做梦的媚眼紧闭着,挺直的鼻端喷着热气,柔腻优美的口中呢喃呻吟着,俏美的侧脸如维纳斯般的无瑕。

    “放开我……啊……放开……啊哎……唔……”

    李伟杰解开衣裤悄悄手扶着些一柱擎天的大贴近她的,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已经无力的分张。

    李伟杰把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触碰到她细嫩的花唇,在花唇的颤抖中,大趁着她花房中流出的又滑又腻的蜜汁,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唇往里挺进,他已经感受到肿胀的大被一层柔嫩的紧蜜的包夹住,中似乎还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收缩吸吮着他大上的。

    李伟杰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他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触碰到她已经油滑湿润的花唇,的顺着那两片嫩红的花唇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莹浓稠的蜜汁由粉艳鲜红的中溢出。

    他的大就在这时趁着又滑又腻的蜜汁,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唇往里挺进,感觉上他那肿胀的大被一层柔嫩的紧密的包夹住。

    大概有生以来,内心深处的之弦从未被人挑起过,艳绝天人的牛萌萌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媚眼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他的脸上。

    李伟杰那颗本已悸动如鼓的心被她的之弦抽打得血脉贲张,充血盈满,胀成紫红色的大将她那阴埠贲起处的浓密黑丛中充满蜜汁的粉嫩花唇撑得油光水亮。

    少经人事的玉女幽径从未与男人的大如此亲蜜的接触,强烈的刺激使她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着他上的龙眼,敏感的棱线被她粉嫩的花唇轻咬扣夹,加上他的大腿紧压着她雪白如凝脂的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舒爽得令他汗毛孔齐张。

    李伟杰开始轻轻,大在她的玉女幽径口进出研磨着,的棱沟刮得她柔嫩的花唇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带出了一乳白色透明的香甜蜜汁,湿透了她内侧和蜷曲的芳草,阵阵女人体香扑鼻,把李伟杰的提升到高峰。

    牛萌萌她开始细巧的呻吟,如梦般的媚眼半睁半闭间水光晶莹。

    这时李伟杰感受到她玉女花唇不到一寸的大突然被她花房的紧缩包夹,被她深处流出的一股热流浸得暖呼呼柔腻腻的,使得他俩的交接处更加湿滑,他将臀部轻顶,大又深入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已经被一层箍住爽死了。

    如此佳人,李伟杰心想一定要好好的享用,挑逗到牛萌萌要求自己小方显出高手能干的天赋,因此李伟杰并不急于突入她的幽径。

    他双手捧起那双完美无瑕的玉足,一阵阵特有的处子幽香扑鼻而至,令李伟杰的大涨,他一面用嘴含着每根白玉般纤纤玉趾又舔又舔,另一方面仔细轻柔的抚摸了起来。

    牛萌萌紧绷的心情,在他巧妙的抚弄下,竟然满脸绯红羞不可仰,因为从来无人如此彻底吻她玉趾。随之而起的是丝丝缕缕,若有似无的浪漫情怀和浑身发烫的欲火铺天盖地掩向她。

    李伟杰将牛萌萌的玉足,抵在胸膛上缓缓的磨蹭,像是告诉这位美艳尤物,你的美腿堪称世间极品,搔在牛萌萌柔嫩的脚底,痒兮兮、麻酥酥地;被染红了俏脸的美艳靓女羞赧的闭上双眼。

    李伟杰一手握着牛萌萌雪白诱人的玉足,一手顺着她圆滑的小腿,缓缓游移至她丰盈柔嫩的大腿,同时,他紫红色的大并未停止进攻,牛萌萌的娇嫩花唇。

    藉着她春情泛滥蜜汁涌出越多之际大又顺利艰辛地滑进深入几分,牛萌萌又是一阵娇啼:“啊……唔……”香喷喷美臀不停的抖动迎合他的入侵。

    李伟杰知道牛萌萌已逐渐随自己的挑逗起舞,他来回继续抚摸和湿吻牛萌萌美腿的香肤,又迳自向前或后,当抚至臀腿交界那块隆起的多肉地带,他改抚为捏,大力的搓揉了起来。

    牛萌萌肌肤滑腻绵软,柔中带轫,李伟杰越摸越入迷,动作也愈益细致,牛萌萌正所谓从未入花丛,如此享受舒服之下,竟有不知身在何处之感。

    从美女群中磨练出的爱抚技巧,既实用又煽情,牛萌萌虽然理智尚未全失,但身体自然的反应,却益发的敏锐高亢。

    此时李伟杰将她的右脚,架上了肩膀,手掌一伸,盖住了她娇嫩的花唇。温热的手掌,有如热火融冰一般,牛萌萌幽密的溪谷,立时泛起了阵阵的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