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1911章 破处短片
    
  “这……这……这太不像话了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哪有女儿女婿合起来岳母的?”这话说着真过瘾,太了!其实李伟杰主要是怕她跟他开玩笑,毕竟刚认识一天,互相都不太了解。《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我已经和妈妈透露过这事了,她也没反对什麽……”李梦蝶的眼神有点乞求的意思。

    “快别开玩笑了,不让我说,你倒信口开河了。”看李梦蝶眼神,煞有介事,李伟杰决定投石问路,欲擒故纵,反正左右有不了损失。

    “真的,不知道为什麽,我对你真的是一见锺情,这辈子跟定你了,但又舍不掉妈妈,所以自作主张,想出这麽个办法。”李梦蝶越说越像真的。

    “怎麽叫一见锺情?”李伟杰需要时间分析她的话,所以随便问了一句。

    “你外表勉强算帅,可第一眼见到你就让我很想和你亲近。”

    回想起昨天见面时,李梦蝶那些暧昧的眼神和动作,还真符合她说的,可床上功夫如此娴熟的美女,很难说是不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再问问看。

    “你和你以前的男朋友说过这些话吗?”

    “没有,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你的意思是,昨天是你第一次?”

    “不是,第一次要流血的,这你都不知道?”李梦蝶奇怪地看着他,彷佛在看什麽外星球生物一样。

    李伟杰也算身经百战了,李梦蝶竟然认为他是白痴,真是耻辱啊!

    不对呀,他是李梦蝶第一个男人,她却不是第一次,难道?

    “那你的第一次是?”

    “第一次是……给了……妈妈……”

    果然,被他猜中了,果然是相依为命的母女共享了女儿的第一次。

    “你真的没和我开玩笑?”李伟杰想再最後确认一下。

    “真的没有……这样吧!给你看看这个。”说着,李梦蝶拿出手机,摆弄半天,递到他眼前,“这样信了吗?”

    李伟杰握着方向盘,还好,路况比较清静,瞥了一眼手机屏幕,天啊!

    他一脚刹车,停在路边,鸡动不已,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两个女人的,纠缠在一起,被压在身下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双腿分开,双手抓着女人的头发,拚命的往摁,虽然有点稚嫩,仍可以看出那就是李梦蝶,虽然呻吟声羞涩,胸部和臀部都没现在丰满,可五官还是那麽容易辨认。

    的女人把头从下向上反覆运动,撅起来,露着粉红的和对着镜头,手指在自己上激烈的揉搓,不一会儿,好像了,就躺到李梦蝶边上,用手撩拨着她的,李梦蝶一把搂住女人的脖子,两个女人热吻起来,不时可以看到纠缠的舌头和相粘的口水。

    这个时候,只听到李梦蝶说:“妈妈,来吧,我准备好了。”

    “我看还是不要了,你的第一次应该留给最爱的人,妈妈不能太自私啊!”

    “不嘛!妈妈,我最爱您了,我想和您一起快乐。”

    “好女儿,如果你有了男朋友,就会後悔的。”

    “不会的,我要让他和我一起给妈妈幸福。”

    “别说傻话,你不後悔?”

    “不後悔,我爱妈妈。”

    “好吧!会有点疼,忍一下就好。”

    “好,妈妈,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说着,两根漂亮的手指,轻轻拨开了的唇肉,中指试探着刺入那满是蜜水的。

    “啊……进来了……进来了……不疼……没关系……继续啊……”李梦蝶轻生呻吟着。

    身侧的女人坐起来,左手捏着李梦蝶的,右手慢慢地推进,她低头看向女儿的,一张俏丽的侧脸和现在李伟杰认识的没什麽两样,是她,楚菲雅,就是她,李梦蝶的妈妈。

    虽然头发和化妆不一样,身材没现在饱满,但那无与伦比的美丽轮廓李伟杰怎麽会认不出?

    只见楚菲雅稍一用力,伴随着李梦蝶“啊”的一声兴奋的呻吟,一股鲜红的血顺着和手指冒出来,紧接着一番温柔的,李梦蝶张大嘴用叫声激烈地回应。

    “我没骗你吧!第一次就是这样,做了很多次工作才让妈妈下了决心。”李梦蝶诚恳地说着,甚至眼眶开始湿润。

    “我信了,我信了。”李伟杰被身旁的女孩感动了,只是体贴妈妈,想安慰她,满足她,就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可总感觉逻辑有点不通。

    “没必要这样吧?就不能满足她的生理需求?”李伟杰醒过闷来了。

    “哼!”李梦蝶破啼为笑,“也是有点私心,想试试大人的感觉,还有点其他原因,慢慢给你讲。”

    “又卖关子!”李伟杰平复下心情,继续开车,“你的秘密怎麽那麽多呢?”

    “人都是有秘密的,你没有吗?”

    “我还好,没什麽秘密,等有了,第一个告诉你。”李伟杰说谎不打草稿,张嘴就来。

    “那就好,那我问你,加入我和妈妈,好不好?”

    “按道理说,如果我们可以结婚,你的妈妈就是我的,和你一起照顾她也是应该的,可这种方式……”李伟杰故作矜持,考验演技的时刻到了。

    “你还挺封建,白给个大美女让你干,还假惺惺地犹豫,妈妈那样的大美女你一辈子都遇不到,而且花样特别多,比我好不知道多少倍。”

    李伟杰翻翻白眼,怎麽感觉她像是在拉客?

    “我有你就够了,你在我心里最完美了。”

    “真看不出,你也算个正人君子,不愿意就算了。”

    再装,恐怕真错过机会了,李伟杰急忙露出色狼本来面目,嘿嘿笑道:“其实你说的也对,赡养老人是我们做儿女应尽的义务,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呸!大色狼,原形毕露了吧!我告诉你,在床上,可以欺负我,不可以欺负妈妈,知道吗?”李梦蝶倒是置个人生死与度外人,不过到时候发号施令的可就不是她了。

    “遵命!”快乐的鸟儿将要飞上云端,李伟杰心里那个美啊,他突然问道:“对了,刚才视频里,你妈妈好像身材很一般啊,挺瘦的,没有现在那麽前凸後翘啊,不会是人造的吧?”

    “这你就别问了,反正不是假的。”李梦蝶的小秘密无处不在,有待挖掘啊!

    李伟杰还想继续问,无奈,车已来到酒店门口,只得先放下那诸多问题,停好车,走了进去。

    李梦蝶一一接受了大家惊叹的目光,并以甜美害羞的微笑响应,紧接着大伙向李伟杰投来诧异,毕竟他其貌不扬(有点小帅,或者说李伟杰的帅,男人不怎麽看得出来),如今却被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带来赴宴,没有一个人不奇怪。

    席间,李伟杰喝得酣畅淋漓,李梦蝶照顾得无微不至,她的朋友寿星也很高兴。

    因为他和大家都聊的来,一团和气,所以在三个愿望中也为他们许下一个,当她大声地说出来时,李伟杰和李梦蝶对视一眼,心里在说:“愿望里,应该把楚菲雅也加上啊……”

    酒过三循,菜过五味,大家决定要去酒吧!

    李梦蝶请示过妈後,高高兴兴地一起去了。

    李伟杰没开车,因为香港可不比内地,被查了酒驾的话就算是有关系也不好弄。

    他可不想向高晓松学那首《铁窗泪》,而且是在香港监狱唱粤语版的。

    所以,坐出租车一路来到酒吧,在门口就可以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各色男女出双入对,真是“白腿贱欲迷人眼”,但尽是些庸脂俗粉,李伟杰不禁看了看身旁的李梦蝶,还是她配得上“出众”二字。

    一瓶瓶的洋酒、啤酒、饮料摆了满满一桌,舞池中央的高台上,片布遮体的女孩甩着发扭着腰,那颤动的马达臀的确让人想入非非,李伟杰正看得入神,李梦蝶凑过来照准他的大腿内侧一把拧了下去,那痛感传导速度比快不知多少倍,当时疼得差点流出泪来。

    “你干什麽啊?”李伟杰揉着腿皱着眉,委屈地抱怨着。

    “还好意思问我?你看什麽呢?”李梦蝶底气十足。

    “看表演啊,还能看什麽?”

    “你看你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死盯着人家,一脸色相。”

    “看看怎麽了?过过眼瘾也不行?你看如果用这招在床上,肯定爽死,嘿嘿……”

    李梦蝶越吃醋,李伟杰越说,有压力才有动力。

    “切……这有什麽?不就是电臀吗?早就不玩儿了。”李梦蝶的话轻蔑到了极点。

    李伟杰将信将疑,追问道:“别吹了,你会这个?”

    李梦蝶听他这麽说,急了,提高声音道:“你别小看人,哪天让你见识见识老娘的厉害!”

    “呵呵,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们再来一决高下怎麽样?”

    “去你的,又想干坏事!”说着,李梦蝶含羞带地依偎进他的怀里。

    李伟杰低头看下去,那深深的紧紧地夹着他的贪婪,彷佛看到了从里面出出入入,乐此不疲。

    拿起一瓶啤酒,李伟杰站起来,笑道:“寿星,再次祝你生日快乐,我干了,明天还有事,得走了,实在不好意思啊!”说着,一饮而尽。

    大家看着李梦蝶春情荡漾的眼神,心领神会,纷纷举杯。

    “那就不多留你了,路上小心,别累着啊!”众人最後几个字说得铿锵有力。

    李伟杰拉着李梦蝶,走出酒吧,招手打车。

    “去我家吧!”李伟杰倒不介意去酒店开房,但是他怕李梦蝶没有安全感。

    “没关系,去我家吧!妈妈不在家,去朋友家打麻将了。”

    “她明天不上班吗?这麽晚估计快回来了,要是撞见,多不好。”

    “没关系,她每次都打通宵,商场那边肯定已经安排好了,最早也要明天中午前回家,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那你不早说,早知道家里没人,早就开战了。”李伟杰搂着她,性致勃勃的地上了出租车。